返回第一零四五章 终章  谍海猎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管用什么方法,联系中统也好,或是联系你在重庆的关系也好,只要能联系到马春风……我要亲自和马春风通电……”
  
  岩井英一的语气阴寒至极。
  
  行动失败了,甚至不知道,方不为是不是已经死了?
  
  但没看到方不为的尸体,就等于是失败了……
  
  岩井英一很想发火,很想找个什么和方不为有关的东西,发泄一下。
  
  但理智给诉他:做为合格的政客,狂怒是最无能的表现。
  
  方不为的尸体虽然不在了,但李安东的还在……
  
  他与板垣,影佐紧急商议之后,一致决定,拿李东安的尸体做文章。
  
  联络马春风的用意,当然是想质问军统:竟然敢派方不为,来刺杀板垣和影佐阁下?
  
  普通人无法理解,明明打的要死要活,谁还管你这个?
  
  但政客的世界比较复杂:仗确实在打,惨烈程度比脑浆子打出来差不了多少,但不妨碍委员长和日方首要人物之间的联系……
  
  意思就是,该要的面子,还是要要一下的,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一下的……
  
  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暴露,袁殊松了一口气,又建议岩井:“与其通过他,还不如通过李士群,李士群和中统一直有联系……”
  
  然后,马春风就知道,方不为出事了……
  
  除了岩井的责问,还有吕开山通过下线发来的一份密电。
  
  到了这个份上,吕开山哪里还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方不为找到他,让他帮忙找个替身的经过……以及还有之前,方不为来杀他,他不得不把真实身份告诉方不为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
  
  方不为死了?
  
  接到电报后,马春风足足愣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
  
  然后,整个军统本部都能听到马春风砸东西的声音。
  
  “我通电你个姥姥……到底是谁干的?”马春风狂吼。
  
  齐振江缩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马春风是出了名的心机深沉,何时有过如此失态的时候?
  
  也进一步表明,方不为在他心中的份量。
  
  是,他是想过,如果方不为不听话,不回重庆,要不要把他的身份捅给日本人。
  
  但目的无非还是想让方不为回来。
  
  又有谁敢说,他马春风不是抱着恨铁不成刚的心态?
  
  但现在,人竟然死了?
  
  方不为要是这么容易被杀死,早都死了一千遍了。
  
  这中间肯定有问题。
  
  马春风知道,他现在没办法冷静,也就没办法进一步的推理。
  
  但必须要替方不为报仇……就算找不到真凶,也必须要收点利息……如果都不做,马春风觉的自己会疯掉……
  
  “给天津发电报,把胡山藏身的地方告诉王天木,让他集合所有的力量,杀了这个人……”马春风阴森森的说道。
  
  “啊?”齐振江愣了一下,“王区长就在北平,不过身边没那么多的人手……”
  
  “他怎么还在北平……”刚说了半句,马春风猛的一愣。
  
  几天前,王天木刚刚问过方不为的下落,几天后,方不为就出事了?
  
  还是自己亲口告诉王天木,方不为自称在南京的消息的……
  
  王天木?
  
  所有的血都好像冲向了脑子,马春风的眼睛瞬间赤红。
  
  如果王天木叛变了,不会这么快被日本人放出来,那这几天里,他发给自己的密电怎么解释?
  
  马春风狠狠的咬了咬牙:“王区长,或是北平方面,有没有汇报过,年节以后,北平的秘密电台转移过位置?”
  
  “没有!”齐振江摇了摇头。
  
  “那就好!”马春风点了点头,“换备用频段,秘密联系天津的马副站长,让他带几个电讯人员,秘密去北平……不要露面,只要查实,看王天木发来总部的密电,是不是通过北平的电台发来的就行……等马副站长到了后,你再以我的名义,给王天木发份电报……”
  
  齐振江悚然一惊。
  
  局座难道不是在说:王区长叛变了,方不为就是他出卖的?
  
  天真的塌了?
  
  “是!”齐振江颤声应道。
  
  当天夜里,马汉三这里就有了结果:一整晚,北平电台都没往外发过电波。
  
  但诡异的是,马春风却收到了王天木的回电?
  
  一切都明白了……
  
  马春风又气又恨,差点晕过去。
  
  报仇的事要缓一缓了,当务之急,是要让华北方面的所有人员和电台,紧急转移……
  
  王天木,胡山……
  
  马春风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这两个名字。
  
  他在心里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将这两个碎尸万段……
  
  两个月后,胡山被枪杀于北平街头,凶手未知。
  
  又不到半个月,骗过日本人,成功逃脱的王天木,刚碾转偷跑到香港,就被王兴恒带人堵到了码头。
  
  是陈伍出卖的他。
  
  任凭王天木如何哭求,王兴恒没一丝心软,一刀毙命后,沉了香江……
  
  仇虽然报了,但方不为依然杳无音讯。
  
  所有人都以为,他早死了,说不定就在哪一段的江底……
  
  ……
  
  方不为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既然是梦境,当然是很完美的。
  
  虽然伤好像还没好利索,自己依然躺在病床上,但陈心然带着方常志,天天都陪着他。
  
  除了老婆和孩子,肖在明,陈江竟在也在?
  
  更诡异的是,还有于秋水和安知容?
  
  真奇怪,这三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和谐,没吵架,更没打架?
  
  果然是在做梦……
  
  “爸爸……爸爸……”方常志又开始了每日一次的认爹仪式,当然,是他妈教他这么做的。
  
  孩子毕竟是孩子,更何况,在他的脑海里,就根本没有这个爹的任何印像,所以喊了两声就没耐心了。
  
  然后,又换成了陈心然,之后是于秋水,最后是安知容……
  
  “怎么回事,你前两天还不是说,他马上就会醒么?”于秋水焦燥的问道。
  
  这是怪起自己来了?
  
  陈心然又气又笑。
  
  是,没错,她确实说过,但七年前那一次,确实是这样的啊:方不为动了动指头,然后就醒了……虽然失忆了!
  
  这一次,她甚至做好了方不为再失忆一次的准备,但等了三天,方不为只是光动指头,人却一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
  
  不过谁都知道,这是要醒的征兆,而且肯定不会太久……
  
  知道方不为会醒,不会一直这样睡下去,所有人心里一松,也终于有时间,更或是不得不考虑一些问题了……
  
  “怎么,不装了?”陈心然冷笑道。
  
  “我装什么了?”于秋水眉毛一挑。
  
  “恭敬有加啊……”陈心然啧啧两声,“好好想想,三个多月前,你刚见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呢?”
  
  “简直莫明其妙?”于秋水脸色红了红,“是你说他马上就会醒的……”
  
  这是借口吧?
  
  对,一定是这样的……
  
  早就听说了,于家大小姐不是省油的灯……
  
  两个人你来我往,含少射影,夹枪带棒……不过都表现的很理智,至多也就是讽刺一下,过份的话一概没有提及。
  
  安知容眨巴着大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陈心然告诉她:不会一直这么和平下去的。
  
  哪以后怎么办?
  
  两个吵的不亦乐呼,剩下的一个看的愁眉苦脸,谁都没发现,床上的方不为睁开了眼睛。
  
  谁说梦里都是美好的?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瞅了瞅三个女人,又看了看咬着手指头,靠在床边看戏的方常志。
  
  还是儿子好……
  
  好像察觉到方不为在看他,方常志下意识的看了过来,也不知是方不为的目光看惯了敌人,太过锐利,吓到了方常志,方常志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好巧不巧,碰到了方不为的腿。
  
  一股扎心般的痛感袭来……
  
  方不为的眼睛猛的往外一突:这特么,不是在做梦?
  
  他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虽然很乏力,但手脚都能活动的感觉,清淅的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
  
  老子竟然没死?
  
  方不为一把掀开了被子:身上光溜溜的,没着寸缕,一个又一个枪眼,像是水果蛋糕上的那些果丁,一个挨一个,密密麻麻……但该有的零件全在……
  
  因为用力过猛,导致伤口扯动,一股痛感再次袭来。
  
  方不为差点落下了眼泪:我竟然没死,这也根本不是在做梦?
  
  三个女人早忘了争吵,直愣愣的看着他。
  
  于秋水的反应最快,猛的扑了过来,还没挨到方不为,就被陈心然一把抓住了后脖劲:“你想压死他?”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于秋水慌乱的解释着,眼睛里的泪水狂涌而出。
  
  “醒了,真醒了……”安知容喜泣而泣,手足无措的看着方不为。
  
  “总算了醒了……”陈心然抹了一把眼泪,咬牙切齿的看着方不为,“如果你真死了,我就带着她们去投江……”
  
  “疯了?儿子怎么办?”方不为瞪眼骂道。
  
  “你还知道有儿子?”刚擦干的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
  
  还是陈心然最镇定,也最有主见,第一时间叫来了大夫,又给家里打了电话。
  
  没半个小时,肖在明和陈江联袂而来。
  
  方不为总算知道怎么回事了。
  
  投江的第二江,他才浮出水面,那时候,他都被冲到马鞍山了。
  
  也是他运气好,把他救起来的,是伪装成粮贩,给皖东游击队送粮的船。
  
  起先不知道他是谁,但却被那一身的枪眼吓了一跳:这样都没死,这是什么样的怪物?
  
  但一看枪口和子弹,就知道这是被日本人的枪打的,想着即便不是自己人,也至少是敢和日本人干仗的人,于情于理,都不能见死不救。
  
  他就这样被带到了山上,但山上的大夫根本束手无策,说是没办法救,也不知道怎么救。
  
  这不死不活的,连饭都喂不进去,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也不知是哪一个,率先喊了一句,说你们看,这像不像国民英雄方不为,其它人才反应了过来。
  
  当年,南京政府的宣传铺天盖地,江南一地,特别是从南京到上海这一带,鲜少有人没见过方不为的宣传画……
  
  一个人说像无所谓,但十个,二十个都说像呢?
  
  先不说是不是,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都没死?
  
  其于这一点,都值得向上汇报……
  
  游击队长拍板,连夜把他送到了皖南边区……
  
  边区领导又汇报给了延安。
  
  十天后,李泽田来了……
  
  有袁殊在,他自然很清楚,十多天以前,南京发生过什么事,也知道,这就是方不为……
  
  但他明白,这样的伤,根本没人能治,不管大夫有多厉害。
  
  但方不为却能硬挺着不死,真是奇迹。
  
  震憾之余,他向上级请示,上级指示,尽快想办法联系方不为的家人……
  
  其它的联系不上,但多次给边区运送物资和武器的陈江,还是有办法联系上的。
  
  就这样,他被送到了陈江手里,陈江也根本不敢带他去上海:伤成这样还能活着,简直是世界奇迹……消息迟早会泄露到日本人那里去的。
  
  陈江和肖在明商量了一下,想着既然能挺过一个月,再挺四五天,应该没问题,最后一咬牙,让于二君派了一艘船,把他带到了香港……
  
  现在,离他投江那天,已经过去了快四个月……
  
  没人能想通,他是怎样活下来的?
  
  但方不为知道。
  
  因为系统消失了……
  
  没有一丝痕迹:界面不在了,电波声也听不到了,伤口恢复的速度发大水复了常态……甚至连强化过的身体,都恢复到了最初……就好像,从来都没有系统这么一回事……
  
  这就是自己能活下来的代价。
  
  方不为很失落:从此后,自己就会彻地变成一个普通人,无法飞天遁地,飞来飞去,更不可能手撕坦克炸飞机……
  
  但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有什么东西,能比得过多活一次?
  
  如果有,那也只能是再多活一次,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重庆知不知道我还活着?”
  
  “怎么,你还想回去?”肖在明眼睛猛的一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好好算一算,你这是第几次了?人不可能一辈子一直走运……你为什么就不想想我们,想想她们,想想常志?”
  
  肖在明的手,在每位的身上都指了一下,没有错过任何一个人。
  
  没有一个例外,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担心他会怎么选择?
  
  回去?
  
  方不为失笑般的摇了摇头。
  
  回去做什么?
  
  被马春风逼着交投名状么?
  
  就算是那边,如果问起来,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自己怎么解释?
  
  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根本无法解释的事情……
  
  没人会相信自己的,只会把自己当成怪物,当成异类,时刻提防他,警惕他……
  
  想报国,想拯救民族,方法多的是,没必要非要回去送死……
  
  “不回去了!”方不为坚定的摇了摇头。
  
  肖在明和陈江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三个女人的眼睛里,再一次的浮出了泪花……
  
  方不为定了定神,又问起了自己的病情。
  
  “这次恢复的比较慢,虽然四个月了,但骨判断并未完全弥合……医生断定,可能还要卧床三到四个月……”肖在和又说道。
  
  方不为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这才是正常人的恢复速度。
  
  “等你好了,咱们就回南洋吧,全部都去……”于秋水看了看方不为,又看了看其它人。
  
  “不,回美国!”方不为摇了摇头。
  
  于秋水的脸色一黯,但听到方不为的下一句,又喜笑颜开:“你也去,还有二爷,你爸你妈,都去……”
  
  方不为满脑子都是“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二战的序幕”之类的念头,根本没意识到,他这么说,会不会被别人误会。
  
  陈心然的脸色猛的就不好看了,话都到了嘴边,被陈江给瞪了回去。
  
  要闹也不能选在这个时候……
  
  肖在明只是呵呵一声。
  
  种的什么因,就要有收什么果的心理准备。
  
  他只有一个要求:只要方不为不回国,什么都好说,别说三房,三十房都行……
  
  所以,这件事,他谁都不帮,哪怕陈心然是他侄女……
  
  ……
  
  十月底,太平山顶已黄了一半,也说明,冬天马上就要来临了。
  
  维多利亚港一如继往的热闹,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码头边站着许多人,都在等马上开往美国的客轮,但最引人瞩目的,是那三位漂亮的太太。
  
  但奇怪的是,她们全都围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刺耳的汽笛声响彻港口,警卫放下了舱板,开始检票。
  
  陈心然正要推动轮椅,方不为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等一等!”
  
  陈心然不明所以,停了下来,顺着方不为的目光看去,一个穿着西装,四十出头的精瘦男子,正朝着这边走来。
  
  王兴恒?
  
  陈心然的瞳孔一缩,手下意识的就伸向了包里。
  
  “别紧张,应该是来送行的……”方不为轻声笑道。
  
  确实是王兴恒,方不为之前就看到了,也能猜到他的来意。
  
  走到方不为面前,王兴恒一脸郑重的摘下帽子,先向方不为鞠了个躬。
  
  “我还没死呢?”方不为哭笑不得。
  
  王兴恒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他掀开大衣,拿出了一样东西。
  
  是个长盒,一米有余。
  
  “余龙先生托我送给你的……他让我转告你,只要你愿意,随时都能回来……现在不要开,没人的时候再看……”王兴恒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什么东西,拐杖?
  
  上次他来香港劝自己的时候,怎么不当面给自己?
  
  这是追上来打脸来了吧?
  
  方不为心里腹诽着,又随口应了一句:“算了,不回来了,你转告他,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看他……”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方不为心里想道。
  
  “为什么要走呢?实在想不通啊……”王兴恒又叹了一口气。
  
  “你不懂!”方不为摇了摇头。
  
  留下来做什么,自己人杀自己人么?
  
  够够的了……
  
  知道方不为心意已定,连委座和局座都劝不回来,更何况他了。
  
  王兴恒又叹了一口气,戴上了帽子:“那你保重!”
  
  “你也是!”方不为笑了笑,朝着王兴恒的背影挥了挥手……
  
  马春风托王兴恒送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方不为一直在猜。
  
  肯定不会是拐杖,既便想嘲笑自己,也肯定是当着自己面笑。
  
  一直到了房间里,方不为才打开了盒子。
  
  看到东西的一刹那,他眼皮一跳。
  
  一把剑,套着皮鞘。
  
  他拿了起来,把剑抽出了一半,剑身映着寒光,刺的方不为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怎么有点眼熟?
  
  正想着,陈心然又从盒子里拿出另一样东西。
  
  是个纸卷,摊开后,上面写着五个大字:宝剑赠英雄!
  
  方不为心头狂跳。
  
  这个字迹,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哪是什么马春风送的,没猜错的话,这剑应该是委员长送的。
  
  但这字呢,又是怎么来的?
  
  为么这两样东西,会混到一起?
  
  简直超出了方不为的想像。
  
  方不为猛的把剑合进剑鞘,把那张大字也塞了进去,然后盖好了盒子。
  
  “什么东西?”陈心然惊讶的问道。
  
  他很少会从方不为脸上看到此时这种郑重的表情。
  
  “九龙剑!”方不为叹了一口气。
  
  陈心然张大了嘴。
  
  皇室御宝?
  
  “字呢?”她又问道。
  
  方不为眨巴了眨巴眼睛,沉吟了许久才说了三个字:“不能说!”
  
  陈心然气的想吐血。
  
  看她有暴走的架势,方不为拍了拍她的手:“反正你记住,这两样,比家里藏的那一堆加起来都贵重……嗯,到时候就传给儿子……”
  
  不知道为什么,陈心然的脸突然就变了。
  
  她冷笑了一声,直勾勾的看着方不为:“是一起传呢,还是分开传?”
  
  这女人什么脑回路?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你说了算!”
  
  “好!”陈心然一声冷哼,“好,等你伤彻底好了之后,咱们慢慢掰扯……”
  
  方不为一个头有两个大: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是三个和尚没水喝……
  
  陈心然还想说什么,恰好汽笛一响,脚下一震。
  
  船要开了……
  
  不知为什么,方不为的心里突然一痛:要走了?
  
  他呆呆的看着窗外,想起了这七年以来的日日夜夜,脑海中像是走马灯一样,萌生出一副副画面,想起了一个个面孔……
  
  上海,南京,南洋,美国……敌人,战友,亲人,知已……
  
  可能是察觉到了方不为的心境,即便汽笛停了,船开稳了,陈心然也没出声。
  
  原来我这七年,是如此的精彩?
  
  许久之后,方不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在心里念道:放心,我还会回来的……
  
  全书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