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零四二章 一步到位  谍海猎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阴了快一个月,天终于放晴了。
  
  月亮很亮,但方不为的心情却不是很美丽。
  
  月黑风高的夜晚,才是他最喜欢的。
  
  怕夜长梦多,他准备今晚就动手。
  
  好像故意在配合他一样,李安东今晚没去人多眼杂的大青楼,也没去龙蛇混杂的牌坊胡同,而是来了莫愁湖……
  
  还有比这更适合毁尸灭迹的好去处么?
  
  方不为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在大部分的男人心里,南京最吸引他们的是什么?
  
  不是多少朝古都,多么浓厚的文化和历史底蕴,也不是烟雾迷朦,细雨江南的胜景。
  
  是秦淮河,是秦淮河上的那一只只画坊。
  
  而其中,又以莫愁糊最胜。
  
  跟土鳖差不多的李安东,当然也是很向往的,恰好今天又讹了一大笔钱,正好开开洋荤……
  
  一直折腾到快两点,等这个王八蛋才消停下来,打起了呼噜,方不为才从莫愁湖的密林中钻了出来。
  
  虽然很刺耳,但方不为一直都在监听李安东,知道他身边的状况。
  
  画坊有两层,李安东睡在二楼,怀里有两个女人。
  
  他的那两个手下,就睡在他左右隔壁的两间房,当然,也有女人。
  
  不过在各自回房之前,李安东和两个手下,还有正在陪他们的四个女人,都喝了不少酒……
  
  方不为估计,这会都应该睡熟了,只要自己动作轻一点,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在脑子里构思了一下如何动手之后,方不为轻轻的下了水。
  
  十几分钟后,他声息的摸进了李安东的房间。
  
  白花花的三具身体,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张大床上,李安东睡在中间,脸有些肿,还贴着几张膏药。
  
  方不为竟生出了几分佩服。
  
  也不知道这王八蛋上辈子有多缺,都成这样了,该干嘛昭样干嘛……
  
  李安东呼噜打的正响,另外两个女人也睡的很沉,但方不为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拿出一个玻璃瓶,拔掉塞子,轻轻的放在了床头。
  
  方不为的计划是今晚就一步到位,杀人抛尸,冒名顶替全部完成。
  
  而即便喝的再醉,刀子捅到身上的时候,人还是会发出惨叫。
  
  睡在隔壁的手下也不是死人,肯定要来查看一眼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把李安东彻底的迷晕,然后悄无声息的解决掉……
  
  过了快二十分钟,察觉床上的三个人,呼吸频率明显与之前不同,方不为知道,药效发挥了。
  
  他先是把李安东剥了个精光,又拿出一捆绳子,把人绑到了身上,然后侧耳听了听,确定外面没什么动静后,才轻手轻脚的翻出了窗户。
  
  接下来很简单,捅死也罢,溺死也罢,然后直接把尸体沉到湖里,然后再上来,假冒成李安东……
  
  过程很顺利,李安东哼都没哼一声,就去见了阎王。
  
  方不为志得意满的潜回了房间,睡到了两个女人的中间。
  
  不过他穿了李安东的衣服,没敢光身子。
  
  有些东西是不一样的,更何况,刚刚还用过……万一被看出差异来呢?
  
  想了想,没觉的哪里出纰漏,他心安理得的闭上了眼睛,决定睡一会,补补精神……
  
  方不为根本不知道,睡在隔壁的那个保镖,正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努力的在猜:司令到底在干什么?
  
  一周前,李安东照例去喝酒,但没带他,他一个人呆在客栈里,无聊的都快发疯了。
  
  突然有一个男人来敲门,说是和他一样,都是住在这家客栈的代表的随从,也同样无聊,想请他喝一杯。
  
  目不识丁的土匪而已,哪有那么多弯弯绕,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去的是隔壁一家酒楼,进了门之后他才发现,好像上当了。
  
  好几个人……
  
  但等对方说明了来意,他又高兴了起来:对方给了他两根小黄鱼,只让他做一件事:只要李安东带他出去,就盯好李安东,记住发生在他身边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
  
  但必须要隐密,不能让李安东发现,也不能做任任何多余的事情,发现任何异常,都不能擅自异动。
  
  还着重提到一点,就算有人在暗杀李安东,恰巧被他看到,他也不能声张。
  
  至于其它人发现是其它人的事情,他随大流,表现出该表现出的样子就行了……
  
  如果有了发现,只要有价值,至少还能得到一根小黄鱼。
  
  恰好,今天轮到他服侍司令,还真看到了诡异的事情……
  
  因为心里惦记着小黄鱼,保镖就没怎么敢喝酒,甚至怀里搂着女人的时候,一只耳朵听的都是隔壁的动静,所以他睡的极轻。
  
  而他也不是被吵醒的,而是被吓醒的。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他闻到一股浓重且刺鼻的酒味,跟他十几岁时的一天夜里,杀了他父亲,又准备欺负他母亲,最后被他一刀砍到脖子里,鲜血狂喷的那个贼嘴里喷出的气味一模一样……
  
  正是闻到了这个味道,梦到了这段过往,他才被吓醒了。
  
  醒了后,虽然辩清是在做梦,但那股略有些刺鼻的味道还在。
  
  保镖有些疑惑:刚上船的时候,司令还嚷嚷着要喝烧酒,但船老板说,只有黄酒和清酒……司令最后和几个兄弟,喝的也是黄酒。
  
  但这烧酒味是哪来的?
  
  正猜疑着,隔壁突然发出了点动静,悉悉索索的,就跟老鼠在跑一样……
  
  保镖猛的坚起了耳朵。
  
  直到那个声音出了窗户,好像从船上爬了下去,保镖才光着脚下了床,掀开窗帘的一角瞅了一眼。
  
  当时的方不为,刚刚下到水里。
  
  司令好像把什么人背下了船……
  
  至于下船之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司令是一个人回来的,被他背下去的是谁,去哪了,保镖一概没看清,也没听到……
  
  这应该就是异常吧?
  
  嗯,天亮后,就找个机会报给那些人。
  
  只是一根小黄鱼啊……发财了!
  
  保镖兴奋的呲着牙……
  
  第二天,日头刚冒出来,保镖就来敲门了。
  
  倒不是因为他急着去领赏,而是按照规定,每天九点,李安东都要找负责他们这一组的日本人去报备。
  
  虽然很麻烦,但拿人的手短,就算李安东再不情愿,也必须得去。
  
  不然李安东天天又吃又喝又嫖的,钱是从哪来的?
  
  就像发工资一样,每个来参会的代表,定期都能从日本人那里领到一笔钱……
  
  先醒的是两个女人,看门都快被敲散架了,其中一个才推了推方不为。
  
  “老板,老板?”
  
  “真他娘的操淡……”方不为模仿着李安东的性格和腔调,骂了一句,不情不愿的翻起身来,又朝门外喊了一声:“知道了……”
  
  其中一个女人殷勤的来帮他穿衣服,却被方不为一把推开:“老子自己来……”
  
  李安东就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