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三九五章 受刑  谍海猎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案影响太坏,再加又是蒋孝先负责查办的,最后直接捅到了委员长那里,委员长批复的是就地枪决,其中就包括王天木。
  
  因为人虽然不是王天木杀的,却是他授意手下动的手。
  
  要不是马春风多方奔走,最后更是求到委员长那里,当场下跪哭求,王天木七年前就被枪毙了。
  
  委员长起先不答应,但马春风就是缠着不放,后面更是拿出长跪不起的架势,才把王天木给保了下来。
  
  “马春风为了手下的兄弟,敢要挟领袖”的典故,就是这么来的……
  
  死刑改成了无期徒刑,后来经马春风一番运作,王天木坐了两年牢就出来了。
  
  出来后没多久,全面抗战就开始了,王天木不降反升,成了军统华北特区的区长……
  
  哦,对,像是被诅咒了一样,谁干谁倒霉的六任天津站站长中,他是第三任。
  
  第四任就是试毒时毒死自己的王子襄,第五任是上任没多久,因粗心大意,导致整个华北军统差点全军覆灭的陈公树,为此被叛了八年刑,不过只坐了一年多牢,又被马春风启用了。
  
  第六任差点就是方不为了。
  
  谷振龙没同意,马春风又弄成了李无病,李无病坚决不干,愤恨之下,偷偷叛变,最后被方不为查了出来,落了个畏罪自杀……
  
  第七任还是王天木,也不知道他除了天津站站长,还是北平站站长,更是华北区区长的原因,这个魔咒终于被打破了……
  
  可惜自己运气不好,又暗恨方不为不得好死……咬了好一会的牙,王天木不得不考虑,自己现在的处朝着。
  
  什么皮毛贩子,什么替韩绍约打听消息?
  
  统统站不住脚。
  
  交不交待是一回事,能不能活下命来,又是另一回事。
  
  但王天木感觉很奇怪。
  
  认出他来也有个把小时了,日本人一点审讯他的意思都没有?
  
  总不可能把他抓来,是为了和他拉家常吧?
  
  扯**蛋?
  
  难道挂在墙上的那些刑具都是玩具?
  
  日本人不把自个玩出十八个花样来,他都敢不姓王……
  
  哦,对,本来就不姓王。
  
  反正日本人的行为越反常,王天木就越紧张。
  
  对,就是紧张。
  
  干特务这一行,都快十五年了,经王天木的手审过的犯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被他弄死至少有一半。
  
  日本人会怎么对付他,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他,王天木一清二楚。
  
  自己能不能撑过这皮肉之苦?
  
  更重要的是,怎么活下来?
  
  他也从来都没想过,也没有准备过,有一天会做烈士……
  
  去他娘的吧,老子还没活够呢……
  
  心里正转着这些念头,审讯室的门响了一下,王天木抬头一看,一个个子不高,带着眼睛,穿着一身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王天木下意识的愣了愣。
  
  怎么说呢?
  
  书卷气、彬彬有礼、绅士……
  
  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这些词汇便从脑子里迸了出来,好像这种人物,就不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一样。
  
  干了多少年特务了,见多了衣冠禽兽,王天木自然知道这都是表相,是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
  
  也不看看那几个日本特务现在是什么态度?
  
  头都快要低到裤裆里去了……
  
  一看这就是个大人物。
  
  王天木又瞅了瞅自己对面的警察局长。
  
  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看来是也不认识这个人。
  
  岩井看了看坐在审讯椅上的王天木:身体后仰,后背紧紧的靠着椅背,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两腿向外叉开……
  
  把这当成他的办公室了?
  
  其实王天木一直是这样的习惯,岩井却误以为王天木的挑畔。
  
  真是一点觉悟都没有啊……
  
  岩井英一眉头一皱,冷冷的看着旁边的特务头目:“为什么不用刑?”
  
  “啊?”特务头目愣了一下。
  
  他接到的命令,只是抓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什么抓人,人抓回来后怎么审……
  
  那让他怎么用刑?
  
  但他不是蠢货,瞬间就明白了,岩井英一所说的用刑,就是字面的意思。
  
  打就对了……
  
  他手一招,几个大汉鱼贯而入。
  
  看到这个架势,王天木脑子一懵:特么的,问都不问一下就上手?
  
  “等一等,等……”第二句等一等都没说出口,一个日本特务重重的一拳砸到了他的小腹上。
  
  肝部传来一阵巨痛,剩下的几个字当即被砸成了闷哼声,王天木腰猛的往下一弯,一张脸痛成了猪肝色。
  
  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机会,一个特务顺手把一块破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没其它意思,只是怕他的叫声太难听,惊挠到岩井阁下。
  
  剩下的几个特务抓手的抓手,抬脚的抬脚,没用一分钟,就把他吊到了铁链上,摆成了“大”字型。
  
  都是老手,怎么上刑,上哪种刑,根本不用他教。
  
  虽然不知道岩井英一为什么一句话都不问,一上来就用刑,但特务头目一眼就能看出:阁下不高兴。
  
  还能不知道怎么办?
  
  所以一上来就是重刑。
  
  什么老虎凳,辣椒水,全都靠边站,先让你尝尝十指连心的滋味。
  
  没几分钟,王天木的所有指头缝里,全部钉上了铁签。
  
  嘴被塞着,王天木根本叫不出声来,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但一个身经百战的大汉,身体竟然抖的跟筛糠一样,身上更是像被水浇过,连锃光蹭亮的光头上,都往外冒着细密的汗珠,可见王天木被疼成了什么样。
  
  疼,不是一般的疼……
  
  王天木不知审了多少犯人,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这些刑罚会被用在自己的身上?
  
  他已经半百之数了,前半生虽然惊险,但栽的最大的跟头,也就是七年前在北平的那一次了。
  
  但有军经商站长这个身份,再加上马春风和蒋孝先的关系,即便被在牢里关了一个月,他也没受过刑……
  
  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罪?
  
  小鬼子,我干你先人……还有方不为!
  
  要不是方不为杀了川岛,自己怎么可能来北平,怎么可能被日本人抓进来?
  
  方不为,我干你祖宗十八代……
  
  王天木在心里狂吼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