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我是传奇 大结局  穿越清朝当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ps:明天是本书后记,本书的感受都会在里面体现。
  
      西元1952年,关绪清80岁,距他禅位于大皇子溥寅已有二十年。
  
      这一天早晨,紫禁城皇宫内的太和殿前,陈列着皇帝的卤簿,伞盖、麾氅、幡幢、节钺、弓矢、刀、戟、殳、枪、扇、炉、瓶、盂、杌、椅、星拂、御杖、棕荐、静鞭、旗瓜、吾杖……俱是全的!丹墀内摆放着黄盖、云盘,殿东设置着诏案,丹陛中设置着黄案。午门外,备着龙亭、香亭。天安门楼雉口中摆放着也为实用、也为装饰的朵云、金凤,其东筑有宣诏台。王公百官们各自全副朝服打扮,集合在午门。
  
      关续清来到太和殿,慢慢地走到宝座前,端端正正地落了座,他的心情其实很激动,可是,他尽量克制着,绝对不让自己显现出一点急促的样子来!
  
      他接受了王公大臣们的朝拜,他的样子显得前所未有的严肃、前所未有的威风!可是,七十多年前,前清朝廷为他举行“亲政”典礼的情景却一幕又一幕地、不停地闪跃在他的眼前、他的心底……那时,他才四岁!那时的所有记忆中,他留下了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他坐在这同一个宝座上接受王公大臣们的朝拜时的感觉:他只觉得心中空空的、整个人茫茫然就像悬坠在险崖与深渊之间的黑色夜空中一般……此时,他已经80岁了!他已经亲政76年了!这个时候,坐在这里,望着黑压压的大臣们,只觉得心如止水,再也没有当初热血澎拜的感觉。
  
      朝拜结束之后,后任文化部长胡适捧着那道已经在乾清门用宝讫的《中华共和国约法》,送到太和殿的檐下,将此诏书陈列在丹陛中所设置的黄案之上。王公大臣们朝着此诏书行礼完毕之后,将此诏书捧至丹墀内,搁在其中所摆放着的云盘之中,并用黄盖覆于其上。
  
      胡适捧着盛有《中华共和国约法》的云盘打头先行,自中路出太和门,其他文武官员跟随在他们两人之后,缓缓而行。他们这一群人来到午门外之后,胡适将云盘放入龙亭之内。然后,八个太监将龙亭抬起、一直送到天安门外桥南,与此同时,胡适还有其他文武官员也一起随着龙亭而行。胡适将云盘从龙亭中取出,放置在高台黄案之上。
  
      按照一般的颁诏仪的规定,驾不御殿,也就是说皇帝本人不必亲自登上天安门楼,亲自聆听宣诏官朗诵诏书。可是,关续清为了显示自己特别重视颁布《中华共和国约法》的仪式,就打破了一般的颁诏仪的规定,亲自登上了天安门楼,端坐在设置于九龙华盖和日月龙凤扇之下的宝座之上,与文武官员们一起聆听宣诏官朗诵《中华共和国约法》。
  
      天安门外桥南,按序向北而立的文武官员们依照礼仪一起跪下,墨压压地铺了一地……
  
      静鞭响后,全场悄然……
  
      一名朝服炫然的宣诏官登上了高台,他先向北而立,朝正端坐在天安门楼上的关续清恭恭敬敬、一丝不苟地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然后,他站了起来,从黄案上的云盘之内取出《中华共和国约法》,并用双手捧好,再朝西肃立,字正腔圆地将此诏书朗诵起来……
  
      中华缔造之始,而以朕膺极位之任,夙夜戒懼,虑无以副国民之望。夫中国政治之毒,至二百余年来而滋甚,一旦以国民之力,赔而去之,起事不过数十旬,马踏已十馀国家和地区,自有历史以来,成功未有昔是之速也。建设之事,刻不容缓,於是以组织中华共和国之责相属。自推功让能之观念以言,朕年事已高,所不敢任也。是用选举权任溥寅勉从国民之后,能尽扫封建之流毒,确定共和,普利民生,以达鼎盛之宗旨,完国民之志愿,端在今日。敢披肝沥胆,为国民告。”
  
      接下来便是约法的主要内容:“第一条中华共和国由中华人民组织之。第二条中华共和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第三条中华共和国领土为八十二藩国和地区行省。第四条中华共和国以参议院、大总统、国务院、法院行使其统治权。第五条中华共和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第六条人民得享有各项之自由权。人民之身体非依法律,不得逮捕、拘禁、审问、处罚。人民之家宅非依法律不得侵入或搜索。人民有保有财产及营业之自由。人民有言论、著作、刊行及集会结社之自由。人民有书信秘密之自由。人民有居住迁徙之自由。人民有信教之自由。第七条人民有请愿于议会之权。第八条人民有陈诉于行政官署之权。第九条人民有诉讼于法院受其审判之权。第十条人民对于官吏违法损害权利之行为,有陈诉于平政院之权。第十一条人民有应任官考试之权。第十二条人民有选举及被选举之权。第十三条人民依法律有纳税之义务。第十四条人民依法律有服兵之义务。第十五条本章所载民之权利,有认为增进公益、维持治安或非常紧急必要时,得依法律限制之。……”
  
      宣诏官将诏书朗诵完了之后,文武官员们一起恭恭敬敬地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并向皇帝山呼“万岁”……
  
      宣诏官庄重地捧着诏书,一步一步地走上天安门楼,来到那摆放在雉口中的朵云、金凤之前。他将诏书放在五彩朵云之内、衔入七宝金凤之口,再缒以彩绳,让其从天安门楼上缓缓垂下……
  
      胡适像模像样地将那道由衔着朵云的金凤送下天安门楼的《中国共和国约法》接到手中,重新放置在龙亭之内。
  
      八个太监重新抬起龙亭,在热闹的音乐声中,走出了大清门,往礼部衙门而去……
  
      龙亭到达内阁总理衙署的时候,胡适也率领自己属下的官员们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机关。
  
      《中华共和国约法》在第二天就刊颁到了全国的各个地区和省份……
  
      关绪清回到后宫,看到满头白发的静芬正无限感慨的望着宫里熟悉的陈设发呆,他笑了笑,爱抚着妻子的脊背:“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静芬回头说:“不是留恋,毕竟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一草一木都有感情,现在要离开了总有一些不舍。”
  
      关绪清长叹一口气道:“世界万物,此消彼长,繁华也好,富贵也好,总有灰飞烟灭的时候,走吧,时候不早了。”
  
      静芬点了点头,和关绪清一起步出坤宁宫。
  
      外面,王商领头,跪了黑压压一大片人,全都是常在宫里伺候的老人们,王商眼泪婆娑的说道:“主子爷,您要走了,大伙舍不得,都来送行。”
  
      关绪清笑了笑道:“我又不是升天,有什么好难过的,只不过是搬离紫禁城,另寻一处僻静地方颐养天年罢了。”他抬起头,忘了一眼尘封锁钥的宫墙,感叹道:“都散了吧,照我的嘱托,国家都给你们安排好了其他生计,这里热闹了几百年,也被专制统治了几百年,如今也该清静一下了,完整的保留下来给百姓瞻仰不是更好吗?中国专制了几千年,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也该改变改变了,我也是为了国家考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是,这大道理什么的奴才不懂,但奴才就知道主子爷做的决定一定是对的,可是……可是……皇上这么一走,奴才总觉得没了主心骨,全国的百姓也觉得没了主心骨啊。”王商忍不住又老泪纵横。
  
      “好了,好了,国家不能一直由一个人主宰,这样下去迟早会衰败的,我相信以后国家的发展会比现在还要好。我写的旨意都交办好了吗?”
  
      “回主子,都预备好了,很快便会向全国颁布。”
  
      “这就好,这就好,我们走了,有空来我们的新家做客,庐前灶下,咱们煮酒烹茶,必定又是一番唏嘘感慨。哈哈哈……”
  
      说着话,关绪清和静芬携手绕过人群,慢慢消失在红墙绿瓦之后……
  
      第二天早上八点,中华共和国总统溥寅向全国的官员和百姓,亲自宣读了关绪清的最后一道旨意,其文曰:朕,光绪,生于西元1972年,今年80岁,腰板不弯,牙齿不少。朕自四岁登基以来,对内扳倒慈禧,铲除阉人,消除旗人制度,变革官制,严惩腐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使我泱泱中华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对外灭日屠美、荡英猎法、剿除苏联,率领帝国铁骑,会猎于世界,扫荡群夷,马踏处皆为国土!朕亦非完人,曾为一己之私诛杀兄弟,为一己情欲妻室,连年发动对外战争,杀人无数,快意恩仇,逞意气于疆外,施暴戾于寰内,不知多少人为此流离失所,妻离子散。但朕堂堂一生,问心无愧,即便是在帝国最贫弱时,也从未向列强屈服,一身钢筋铁骨换来帝国一百年之和平大业。朕对帝国、对百姓赤诚之心,天日可鉴!忽忽数十载,浮生若梦,几番轮回,朕妻端贤,朕子女孝廉,人生如斯,复有何憾?自即日起,朕辞去中华大联邦宗主和中华帝国永久皇帝头衔,退隐竹林,织网结庐,望诸位共勉之!
  
      中华大联邦宗主、中华帝国永久皇帝,光绪!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