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那个魂牵梦绕的年代  穿越清朝当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敬告读者:明天大结局。
  
  在此次战役之前,苏联军队在总参谋部的策划下已经显露了一些功力。无论是战略意图的欺诈,还是战术上面调动的隐藏,都已经达到了苏联军队在军事史上面的颠峰。除了用相当的力量在大量有作战经验的部队,都加入了第五集团军的战斗序列,这个已经被打残废的一个方面军顿时拥有了二十一个整编师的超级建制。在调动过程中,在5月30日之前,他们已经集中了十四个步兵师,六个骑兵师,七个装甲旅还有二千四百门各种火炮秘密进入了前线阵地。现在,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他们等待着来自最高统帅部指挥官朱可夫的最后一声命令。
  
  凌晨2时20分,朱可夫下达了开始反准备的命令。
  
  2时30分,到处都已开始了反准备,最高统帅绐朱可夫打来了电话,电话里面只有一句话:“开火!”
  
  5月30日2时30分,苏第6近卫集团军首先实施炮击,以阻止龙军消灭苏军警戒分队。当苏联炮弹突然凶猛袭来的时刻,龙军终于明白:进攻企图已经暴露。
  
  苏联人的战线上面掠过了一道将黑夜都几乎变成了白昼的闪光,不少紧张的注视着对面黑沉沉的苏军阵方向的龙军官兵都觉得自己的眼睛一下被耀花了。当脑海里还转着这是苏联人什么新式武器的念头的时候,一片巨大到无法想象的轰鸣声就在耳边响起。苏联人的炮击开始了!是多达两百六十门重型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炮,一千三百七十门野战炮,山炮,三百二十门有较远射程的重迫击炮,在一条并不是很长的战线上面,同时发出怒吼!
  
  炮弹的弹道顿时在天空中交织出一道道火光构成的巨网。仅仅几秒时间,一群群炮弹就已经落在了远征军的阵地上面,大地顿时为之颤抖,就象一座巨大的火山就要在人们的脚下爆发一样!这的确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残酷的一场战争!数千门大炮的齐声轰鸣,终于揭开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最惨烈战役的序幕。
  
  5月30日凌晨,苏军又进行了第二次持续时间30分钟的轰击:先对龙军出发阵地实施5分钟急袭射击,接着是对炮兵阵地的15分钟等速直瞄射击,最后对坦克可能的集结地进行炮火急袭10分钟。按照惯例,炮击的开始和结束都伴随着一阵异常猛烈的火箭炮齐射。
  
  凌晨3时,第7步兵集团军的炮兵部队也加入进来,这个集团军以火炮迫击炮696门,47门火箭炮猛轰龙军坦克和步兵集结地,在30分钟内消耗了半个基数的弹药。周围的一切都震动了,响起了惊心动魄的隆隆爆炸声。莫斯科突出部地域最大的交战开始了。
  
  在这可怕的“交响乐”中,重炮的轰击声,炸弹、m31火箭弹、“喀秋莎”的爆炸声,以及飞机马达不停的轰鸣声汇成一片。
  
  一名苏军的炮兵观测员这样描述他当时见到的情景:“那些中国人距离我们炮兵观察哨的那所隐蔽的防御工事的直线距离不超过2公里。此时此刻我们听到和感觉到了这场疾风骤雨般的射击,在我身边的同志们都是张着嘴,捂着耳朵,忍受着巨大的震动,还有刺进人心里的那种炮弹爆炸的巨响。每个人都随着爆炸的震动剧烈地抖动着,好像心肺都要被摇出来一样。硝烟充满了他们的呼吸道和肺,火辣辣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那些龙军炮兵立刻开始了反击。那条分界的小溪此时已经成了弹片飞舞的世界。河水倒映着一道道爆炸闪光,满河流动的,似乎就是血光。”
  
  突出部北方的龙军也暴露了他们的企图,在这里作战的第4集团军,虽然没有像陈济棠那样采取主动的进攻行动,却他也派出了战斗工兵清除雷场。但是由于苏军警戒森严,并有火力掩护,中国人直到6月1日的早晨也未能完成任务。在挖地雷的过程中,龙军第6步兵师的一个工兵还被红军第1集团军米列什尼科中尉指挥的侦察兵给俘获了。这个俘虏随后向苏联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龙军已经进入出发阵地,并将在6月2日凌晨3时发动进攻。
  
  6月1日凌晨2时20分,红军中央方面军第13集团军开始炮击,此时距龙军炮火准备仅有1分钟。片刻之间,方才还沉寂的大地猛烈的起来!一个苏军师长后来描述道:“炮轰越来越凶猛!西部一片昏暗,爆炸的火光划破浓密的灰黑色的烟尘,犹如一座不祥的黑墙升向天空。不朽的但丁尽管有惊人的想象力,也未必能在他的《神曲》中这样来描写地狱。我走到一个离指挥所100米远的炮兵连,由于谁也听不到讲话的声音,人们只得打手势比划。大家都把嘴张开,否则会把鼓膜震破。肌肉发达的士兵身体晒得黑黑的,混身汗水在火炮映照下闪闪发光。”
  
  对于火力反准备的效果,朱可夫和他的参谋团们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计算之后,做出了过如下评估:当苏军实施炮击时,此时大部分的龙军攻击步兵还呆在掩体、掩蔽部和深沟里,他们的坦克也应该隐蔽在待机地域,根本没有出现。所以,朱可夫认为,如果苏联人能够晚3060分钟再射击,效果会更好。朱可夫的观点的确有合理成分,但也必须考虑到,延后射击,就必须冒着龙军首先实施火力准备的风险。总体来看,虽然苏联人的炮击未必给龙军的有生力量和装备造成多么严重的损失,但确实令他们阵脚大乱。中央集团军群的进攻时间为此被迫推迟了两个半小时,而南方集团军群推迟了3个小时。正是这次炮击,彻底拉开了莫斯科大决战的序幕。
  
  在炮声轰鸣的6月1日凌晨2时30分,斯大林给朱可夫打来了电话:“怎么样?开始了吗?”朱可夫刚刚一抓起电话,就听到了斯大林焦急的话语。
  
  “开始了!”朱可夫迅速而又十分坚定的回答道。
  
  6月1日,星期一,国际儿童节,当天凌晨4时38分,莫斯科的地平线上开始破晓。此前的5月31日2021时左右,中国装甲部队开始前往集结地域,并在大约24时左右到达。由于从5月31日3时开始,莫斯科南部下起了大雨,使得地面有些泥泞,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6月1日。
  
  对中国空军来说,6月1日这一天却是一个晴朗的好日子。龙军各机场迎来了一个拥挤忙碌的清晨。经过一番紧张的准备,震天轰鸣声中,大群水平轰炸首先起飞并在机场上空集结,等待与随后起飞的战斗机汇合。在苏军炮击后硝烟未尽的前线,随着阳光一同降临在莫斯科上空的,将不再是持续了近100天的沉寂,而是轰鸣的炮火和燃烧的烈焰!
  
  …………
  
  1929年7月的一天,关绪清刚刚听过了中俄战况的奏报,他的表情有些沉重而复杂,总是有点心不在的样子,忽然向赵秉钧问道:“玛塔哈丽一号真的难以修复了吗?”
  
  这件事还要回溯到去年年底的时候,玛塔哈丽一号进行第三次传送实验时,忽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次实验即将取得成功时,参与实验的一个师兵力和装备没有按预定计划到达目标地区,相反,这个师的通讯联络忽然中断,从此便如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一点踪迹。
  
  爱因斯坦在向皇帝的报告中说,这也许是由于时空轨道的矢量计算失误造成的,但具体原因还不清楚。
  
  关绪清进一步询问:“这些士兵到底去了哪里?还有没可能找到?”
  
  爱因斯坦很痛苦的说:“也许……也许时空机器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完美,相反地,在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这个实验决不能继续进行下去,因为那一个师的官兵极有可能是被运送到了另外一个时空。”
  
  “另外一个时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可以回到任何一个历史的结点吗?”
  
  “理论上是这样,但我们无法真正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无法控制目标时空,也就是说我们无法把人或物传送到预定的时空,而且正如我过去所说的,时空传送技术有一个巨大的悖论,在时间发生变化的时候,空间内的所有物体也会发生变化,所以那个师的士兵也有可能已经时空的忽然变化而冰消玉解了。”
  
  “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没有,至少对于我来说,再也没有这个能力了。玛塔哈丽一号从产生那一天起就是一个错误,是一个根本无法拯救的错误。”
  
  如果说曾经,关绪清对时空穿梭还抱有一点点幻想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幻想如同泡沫一样被打破了,也许,也许这一生当中,他再也无法回到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年代,对于现在拥有至高权力,至高荣誉的他来说,不知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遗憾。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