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号角已吹响  穿越清朝当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些记者纷纷的岔开话题,有的记者向他询问是不是中国陆军炸毁了伊斯特拉水库?
  
  对于这个问题溥寅的回答更加简单:“如果我说陆军没有炸毁水库,现在谁都不相信。毕竟所有的证据看上去都对我们不利,但是我想说的是,炸这个水库对我们有好处么?难道说我们的机械化部队喜欢在泥泞的道路上行走?还是我们的士兵喜欢在水里洗澡?按照犯罪学中谁受益最大谁是凶手的原则,我想现在说我们是凶手有些言之过早了。事情的真相也许很快就会出现,时间会证明一切。”说道这里他戴上了军帽,然后微笑挥了挥手:“各位,答案很快就将揭晓了!”
  
  他所说的话让在场的所有记者都感到神秘莫测,他们实在不知道这位年轻的指挥官口中所说的揭晓答案究竟是什么。溥寅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在大批护卫的保护下匆匆离开,留下了一大堆问号给那些记者。
  
  很快,世界各个大大小小的报纸上都出现了这样一句话:“答案即将揭晓!中苏战争龙军最高指挥官溥寅成竹在胸……”很显然,那些记者对于溥寅着力解释的卓娅事件和伊斯特拉水库事件并没有放在心上。或者说,他们即使放在了心上,也碍于某个国家的压力而不敢公布。对于这点,溥寅深表理解。他深深的知道所谓的正义和公理,在国家的利益面前全部都是狗屁。正义和道义只是在要利用的时候才拿出来用一下,而在平时他只是一种愚民的工具。但是他仍然要那么说,虽然并没有多少人会听他的。他所表达的只是帝国的一个立场,最后还是要靠战斗,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实力的体现。别的问题都不是非常的重要,唯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对方才会怕你。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率领部队取得对苏联作战的胜利。
  
  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并不是十分乐观,最主要的就是前线的情况还很糟糕。
  
  伊斯特拉水库这场大水不但在莫斯科前面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将龙军的前进线路严严实实的挡住了,同时也将龙军前突到伊斯特拉的部队团团围住。这些龙军由于后路被切断所以只能停止了前进。说句老实话,虽然在这之前溥寅早就对伊斯特拉水库可能会被对方炸毁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实际上,下面的部队还是重视得不够。龙军很多军官都认为,苏联人不会做出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以至于大水真的淹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准备很不充分,前线的部队一下子陷入了汪洋之中。前锋部队的后路都被断绝。不过,实际上他们的损失并不是很大,主要原因是大水来的突然却并不猛烈。因为整个莫斯科地区都是平缓的平原地带,伊斯特拉水库的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几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所以龙军并没有出现整个部队被洪水卷走的情况。当然,伤亡也是有的。从一线部队反馈回来的报告。在这次突如其来的洪水中,一线的部队总共损失了大约315人,其中死亡73人,受伤130人,失踪112人。和一线部队数十万的伤亡比起来,他们的损失可谓小得多。但是龙军还是面临很多问题。
  
  首先就是装备的损失问题,这场大水让大部分的土地变成了泽国。同时也让陷在里面的龙军机械化部队彻底的丧失了机动能力,他们的坦克、载重开车和半履带运兵车都深深的陷在泥地里面动弹不得。根据前线得出的情报,那些重型的武器根本没有办法从厚厚的烂泥地里面弄出来,只能呆在那里发霉生锈。
  
  除了装甲部队的装备损失之外,损失最大的还有龙军的后勤补给体系。由于苏联的高速公路网十分有限,并不能够支撑起龙军前线作战的需要,这里的空运能力也很弱,对于龙军的大部队而言只是杯水车薪。所以,龙军的补给大部分依靠铁路线,等到火车将物资运到前线的指定车站之后,再通过汽车加以中转。为此,龙军的许多部队,特别是他们装甲部队的后勤兵站都设在距离前线比较近的地区。这次大水一来,很多堆放物资的火车站遭了殃,大水不但冲垮了铁路的路基,使得铁轨移位,火车暂时停运。同时还冲进了那些临时堆放弹药物资的货场。为了方便运输。许多的货场都设置在比较低的位置。这次洪水的到来使得那些地势较低的货场全部被水淹没。放在金属罐中的饼干和香肠还算好,只是放在板条箱中的炮弹和机器零件的问题就大了,特别是那些炮弹的发射药。
  
  面对这样的情况溥寅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只有在一边通过言论对抗苏联人的同时,一边也在加紧的调集部队。摆在面前最首要的问题就是重新的整编部队。为了不让那些已经陷入泥潭中的部队遭到被歼灭的命运。溥寅只能将这些部队全部撤出原来的战线,到后面没有泥沼的地方重新组织新的防线。在他的亲自干预之下,原先一线的已经陷入泥沼之中的6个装甲师和3个步兵师的部队开始退了出来,然后向后方转移。
  
  除了凑齐一线部队的装备之外,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那些已经受潮的后勤补给。龙军中央集团军群的补给出现了一个很危险的数字,特别是弹药的缺口十分严重,很多龙军的火炮只有半个基数的弹药。为了挽救这个局势,溥寅不得已先向南方和北方集团军群调运了一批弹药,来满足一线部队的需要,同时命令在后方的龙军工程兵部队尽快恢复中央的几条铁路线,特别是从列宁格勒到莫斯科,斯摩棱斯克到莫斯科的铁路,一定要在5月25日彻底恢复。在他的严令直下,龙军工程部队的效率很高,很快他们就搞定了从斯摩棱斯克通往莫斯科的铁路。
  
  与此同时,在北京奥体中心,正在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军事总结会议。
  
  而参加这次会议的不仅仅有来自帝国各个地区党政军代表,还包括帝国东西南北四条战线,包括陆海空三个军种的所有高级军官,这是自从中苏开战以来,帝国召开的最大规模的军事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帝国皇帝关绪清亲自出席。就在同一天的莫斯科,苏维埃最高代表大会也在克里姆林宫召开,更为巧合的是,在此前一直未曾露面的斯大林也将出席这次会议。
  
  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场,首先发言的是帝国文化宣传部长杨锐,甫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提出了一个新的战争命题:消耗战。
  
  这次大会的每个细节都跟演戏一样,为了取得直观效果,听众不穿制服而穿便服,他们或唱歌,或高喊同意,或同声称颂,都配合得非常出色。讲台上的杨锐,更像是在演戏而不是在讲演,他讲的内容并没有他的技巧重要,使出了蛊惑人心的演讲绝技,把听众的情绪调动到最高点。当他问道:“你们要不要全面战争?如果有必要,你们是否要打一场比今天能想象得到的更全面、更彻底的战争时,”在场的听众异口同声的喊道:“是的!”当他问到:“你们是否接受这个事实,就是说,凡损害战争努力者便会掉脑袋”时,听众喊声雷动,全部表示同意。
  
  “我们的目的不外乎是互相支持,在皇帝周围建立一个坚强的领导集团。例如做一件事情,如果这件事从各个角度向皇上提出,在作决定时,皇帝有时候就会摇摆不定。有时候他对别人作出反应的方式也不尽一致。这个事业比我们任何人都伟大,这是不言而喻的。曾帮助皇帝取得改革胜利的人们,现在应该帮助他取得战争的胜利。”
  
  “现在让我们欢迎帝国皇帝陛下来给我们讲话!”
  
  在如同雷鸣一般的掌声中,关绪清出现在了奥林匹克运动场。他穿着一件特级荣誉元帅的礼服,左手紧紧的握着一柄金黄色短剑,右手扶着武装带。很快,他就来到了会场的正中央,那个临时搭建的演讲台前面。
  
  “诸位爱卿,将军,女士们,先生们!”关绪清的开场白十分简单,和德皇威廉二世富有煽动性的开场白完全不同。
  
  “诸位,相信各位已经知道了我们在苏联的一系列行动了。在去年的冬季作战中,我们遭遇到了一定的损失。但是,我们很快的就从那次残酷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我们的军队很快的就稳定住了不利的局势,抵挡住了敌人疯狂的反击,并且将战线继续向前延伸了100公里,一直打到了莫斯科的城下……”
  
  在克里姆林宫,斯大林也在如雷的掌声中走到了发言台的前面,他缓慢的开口道:“去年我们遭到了中国的突然进攻,以光绪为首的军国主义分子背信弃义般的对我们展开了突然性的猛烈进攻。在前一段的时间之内,我们损失巨大。不过,很快我们就稳定住了局势。在通过一系列的反击之后,敌人的部队发生了动摇,并且在去年冬季遭到了巨大的失败。100多万龙军在莫斯科军民的攻击下彻底的失败。不过,这些中国人并不甘心,他们想尽办法的想将我们这个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扼杀在这里。为此,他们甚至灭绝人性的炸毁了伊斯特拉水库的大坝,从而造成了我们无辜平民的严重伤亡。但是,这样一来也给中国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因为无情的河水不但上伤害了我们的平民,也堵塞的他们前进的道路,那些不甘心失败的中国人在这里只有一条道路可以选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