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恶有恶报  穿越清朝当皇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月10日,莫斯科出版的《真理报》以及《共青团真理报》等大小报纸,纷纷刊出了骇人听闻的消息:前线大雨,伊斯特拉水库决口。真理报莫斯科上午9时电。中国军队于9日猛攻沃洛克拉姆斯科和伊斯特拉水库附近我军阵地时,因我军左翼依据伊斯特拉水库坚强抵抗,敌军见防线难以突破,便使用重型轰炸机和大炮猛烈轰炸,伊斯特拉水库大坝地段轰毁一段,致成决口,水势泛滥,形势严重。伊斯特拉水库南岸大堤披暴敌决口后,洪水由伊斯特拉河、卡卢加间向西南防线泛滥,洪水已经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是这样的洪水并不能够冲垮我们伟大的苏联人民必胜的信念。我们必将联合起来和中国独裁者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
  
  1月10日下午,俄通社塔斯社又发电讯:中国派出飞机30余架,与1月9日清晨飞赴伊斯特拉水库南岸伊斯特拉高地一带,大肆轰炸,共投掷炸弹炸弹数十枚,炸毁村庄数座。更在伊斯特拉水库决口处扩大轰炸,至水势愈猛,无法挽救。
  
  同一天,苏联外交委员会主席莫洛托夫在莫斯科举行了大型的的记者招持会,在这个招待会中,他通报了中国重型轰炸机轰炸伊斯特拉河堤经过后说:“历来各种各样的水患,均出于天灾,但是狂暴的中国人,竟然以文明的利器,以人力决口伊斯特拉水库,企图淹没我前线无数的红军将士和战区居民,如此惨无人道之行为,真可算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实为全世界人类之公敌!”
  
  美联社记者问道:“中国方面虽然还没有得出结论,但是有中国官员宣称,决口是苏联政府自已炮制的恶作剧,对此,主席先生有何评论?”
  
  “这实在是太无耻了!”莫洛托夫吼道:“中国人惯用欺骗宣传,不但不知悔忏,反而血口喷人,把毁堤罪行移解到我们身上。令人无比的愤慨!此种诬陷,根本不值得我们辩驳。”
  
  “对已决堤口,俄国政府是否准备堵塞吗?”法新社记者问。
  
  “据前线消息,由于上游连日大雨,伊斯特拉水库的水流暴涨,加之敌机在决口处扩大轰炸,以至于决口越来越大,水势愈猛,所以一时无法挽救。”莫洛托夫语调变得低沉下来,“我战区居民被淹者日多一日,无家可归,在死亡线上挣扎,政府岂能撒手不管?政府将不惜代价,尽早堵塞决口,以减少战区居民痛苦,此刻,前线将士正着手进行救灾。”
  
  《华盛顿邮报》的记者问道:“报载伊斯特拉水库附近已汇集了数万灾民,他们正处于一个很困难的境地,没有食物和水。面对如此的情况,贵国政府有没有救援的措施?”
  
  莫洛托夫答道:“苏维埃最高会议、赈灾委员会施以急救的同时,正在制定更有力的方案,可能在最近几天之内就有所行动。”
  
  “中国人掘开堤坝,最大的受害者应该是当地的居民。但也有国外军事专家评论,由于大水泛滥,龙军也必遭严重损失,于苏联可谓因祸得福,不知道外交委员会莫洛托夫主席的看法呢?”发问的是香港《南华日报》的记者。
  
  莫洛托夫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于敌,属罪有应得,于我,属天助神辅。”
  
  “有一点小小的要求,希望能在伊斯特拉现场采访,以便把中国人的暴行进一步公诸于世界。”英国记者一经提议,众记者齐表赞同。
  
  “这个嘛……可以考虑。”莫洛托夫沉吟着说,“只是最近中国机常去伊斯特拉轰炸扫射,我想应该等目前的局势待稍平静后再去,以保各位安全。”
  
  1月10日下午,就在莫洛托夫召开完记者招待会不到半个小时。溥寅正待在他的司令部,那是一个在姆岑斯克通往波多里斯克的高速公路旁边的坡地上,用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和通讯车再加上帐篷所临时搭建的临时建筑。
  
  此时的他正在午睡。由于这几天一直忙于不停的指挥战斗,所以他休息的时间很少。于是在目前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他赶紧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此时的他睡得十分的香甜。
  
  忽然感觉身体被人重重的晃了晃,“谁?发生了什么事情?”
  
  溥寅坐起来,警惕的扫了一眼四周,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副官张学思正恭恭敬敬的站在面前。
  
  “有什么事么?”
  
  “出事了。刚刚接到了情报,参谋长希望你尽快赶过去!”
  
  “知道了!”溥寅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然后伸了伸懒腰,“给我准备一杯咖啡。”说道这里,他站了起来,拿起军服披在身上,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来到司令部里,里面已经混乱一团,大声的呵斥声,叫骂声和命令声混杂在一起。当溥寅推门而入的时候,所有声音都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在场的众人,溥寅微笑道。在他看来,目前整个苏军的主力部队已经被击垮,他们的预备部队的集结还需要一定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完全可以冲到莫斯科。当然,这其中也许会遭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但是这点挫折对于龙军而言并不算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张学思端着咖啡走了过来,溥寅端起咖啡:“说吧,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的前进部队在途中遇到了一点点的阻碍!”一个参谋小声的回答。
  
  “哦?是遇到了苏军部队的阻击,还是遇到了游击队?或者后勤补给跟不上了?”
  
  “不是!”那个参谋小声说道:“我们刚刚接到了前锋部队的通讯,他们都说,前面的道路被洪水给冲垮了!”
  
  “洪水?”溥寅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不用那么担心。这个时候是苏联的雨季,那些堤坝由于受到了战争的影响而没有办法休整所以才会产生一些崩塌。最多只是让土地变得泥泞起来。只要天气一晴朗,就没问题了。”
  
  “可是洪水非常猛烈。除此之外,根据我们监听苏俄电台所得知的情况,好像对方的一个大型水库被炸了!”那个参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什么水库!”听了对方这么一说,溥寅的心里猛地一紧。
  
  “好像是伊斯特拉水库!”
  
  “啊!”他的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些苏联人肯定是疯了。虽然在此之前,还特别讨论了一下苏联彻底毁坏伊斯特拉水库的可能性。当然。当时溥寅认为,苏联人并不会主动的开闸放水。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对于苏联而言,将是一场灾难。可是现在,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斯大林竟然真的那么狠,他的决心真的那么强,为了能够阻挡龙军进入莫斯科,他竟然真的敢开闸放水。想到这里,溥寅就直冒冷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参谋官快步的来到他面前:“总司令,冯公要和您通话。”说道这里,他将那个话筒递给了溥寅。
  
  “我是溥寅。”
  
  “我想问你一下,你的部队有没有到达伊斯特拉水库?”冯相华在电话里问道。
  
  “没有啊?”溥寅下意识的回答道,“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到达那里,我们在那里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苏联人……”
  
  “你们的火炮有没有向伊斯特拉方向开火?”还没有等溥寅说完,冯相华就继续问道。
  
  “当然没有!”溥寅立刻反问道:“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到达那里,我的火炮怎么可能向那边开火呢?冯公,现在通往伊斯特拉地区的道路已经全部被洪水冲断了。我的前锋部队现在正在水里面泡着。你想一想他们怎么可能到达伊斯特拉?火炮怎么可能架设起来?冯公,你是不是拿我开玩笑。”
  
  “我不是拿你开玩笑!你应该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
  
  “我知道,这也是我正准备向您汇报的,刚刚我从先锋部队那里得到了消息,我们的前锋部队遭遇了洪水的袭击,而通过监听苏联广播电台的消息,好像是伊斯特拉水库被炸了!”在略微的停顿了几秒钟之后,他继续说道:“我想斯大林是发疯了!”
  
  “斯大林没有发疯!”冯相华在电话里面大声说道:“现在你可能不知道后面的情况,苏联人现在已经把炸毁大坝的事情全部都推到了我们头上,说我们为了攻击莫斯科最大限度的杀伤他们,所以丧心病狂的将大坝炸毁了。”冯相华将“丧心病狂”这四个字说的非常重。
  
  “什么?是我们炸毁的?”溥寅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苏联人真的这么说?”
  
  “这还能有假?”冯相华在电话的另一段气鼓鼓的说道:“那些苏联人不但在电台里面这么宣称,同时还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那个苏联的外长莫洛托夫对这各国的记者说,是我们中国人破坏了水库,从而造成了这个灾难。皇上直接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派出部队破坏了大坝,所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了。要知道,如果真的是我们干的话,那么事情就被动了。我想问你一下,你真的确定你的手下没有动过大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