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8章  掌中之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牵起她的手往外走,没走几步,她在后面忽然停下了。他回过头去,见她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又流满了泪水。停在那里看他,颤声说道:“傅慎行,他手上你有你在西班牙的整形记录,田甜曾替我去陈家取走了你那份指纹档案,这两样东西我都交给你,你放过他们两个,可以吗?”
  
      她说的这两样东西他都清楚,他只是想不到她会向他坦白。
  
      他把她拉到身边,用手抬起她的脸庞,低声问她:“阿妍。你很害怕?”
  
      何妍的确很害怕,怕傅慎行会报复梁远泽和田甜,怕他转过身去就向他们两个痛下杀手,尤其是梁远泽,傅慎行这样记仇的人,怎么可能会容他再活下去。有那么一瞬,她忍不住都想屈服了,不要再去想什么复仇,不要再去想逃脱,就这样陪着他地狱里活下去。只要她在意的那些人安全,只要他们能活在光亮下面。
  
      她真的累了,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每日里都是在惊疑不定中度过,睁开了眼。不是算计就是防备,食不知味,夜不安寝。认输了又怎样?屈服了又能怎样?管他到底做过多少恶,忘了他对她曾做过什么,不再计较善恶对错。人生短短几十年,怎样活着不是活着?等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不是还有一死了之吗?
  
      情感的大起大落几乎要击溃了何妍,再坚硬的外壳也承受不住她所承受的重压,开始有了一丝裂痕。她双肩一点点塌下去,头慢慢地抵上傅慎行的肩膀,涩声回答他的问题,“傅慎行,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认输了,我向你举手投降,把之前藏着掖着瞒着的事情都告诉你。只求你放过他们,放过梁远泽,放过田甜,放过所有和我有关系的人。”
  
      傅慎行有些惊诧,面上却不动声色,只轻声问她:“你还瞒了我什么?”
  
      何妍正欲开口回答,傅慎行的却突然响了起来,她被惊得一跳,只当是他的手下捉住了梁远泽,吓得忙用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颤声央求:“放过梁远泽,别再去伤害他了。我求求你了。”
  
      她的反应叫傅慎行心中又酸又涩,他掏出来扫了一眼来电号码,嘲弄地笑笑,解释给她听,“是小五,和你的梁远泽没关系。”
  
      何妍一愣,怔了片刻,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傅慎行讥诮地扯了下唇角,这才摁下了接听键,微微侧过身去听电话,不知小五在里面讲了些什么,他只不轻不重地“嗯”了几声,然后说道:“那就先回来吧。”
  
      他收了电话回身,见何妍还默默站在原地,低垂着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傅慎行想了想,淡淡说道:“你放心,我这回不动梁远泽。但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一次,我就把他剁碎了丢进江里去喂鱼。”
  
      她仍低垂着眼,轻声说道:“谢谢。”
  
      他抿了抿薄唇,又道:“你还瞒了我什么。”
  
      何妍沉默不语,软弱的心一点点重新变得强硬,她咬了咬唇瓣,低声答道:“还有光盘,你以前录下的那段视频,我一直留着,想着到婚礼上去放。”
  
      傅慎行僵了一下,面色瞬间铁青。他万万想不到何妍为了报复他竟然准备做这样的事情,她这是不惜把自己身上最痛的疤揭开了,好去叫他难堪。可她却不知道,他不怕难堪,只是心疼她,宁肯她往他身上捅刀子,也不想拿了刀去伤她自己。
  
      傅慎行薄唇抿成了一条线,额头青筋跳个不停,好一会儿才能控制住情绪,问她:“光盘藏哪里了?”
  
      光盘就藏在公寓里,明目张胆地塞在起居室的cd架上。何妍把碟片拿出来递给傅慎行,他一言不发地接过去,“啪”的一声掰成了两半,然后还不算完,一直把那光盘掰成了碎片,又丢进烟灰缸里点燃了,这才抬眼看她。
  
      何妍也在看他,问他:“确定都销毁干净了吗?当初拷贝了多少份,心里有数吗?”
  
      他被她这句话噎得差点吐血,偏这的确是他做过的混蛋事,连解释都没得解释,只能打落了牙和血吞。他伸手拉住欲要离开的她,说道:“以后想报复我,就直接对我下手,就算你想要我死,我也会给你递刀子。可别伤害自己,我心疼。”
  
      明知道这都是骗人的鬼话,可她还是忍不住鼻腔发酸,努力翘了翘嘴角,应他:“好啊。”
  
      三天后小五从东南亚回来,傅慎行因为白天有会腾不出身,叫阿江去机场接得他,晚上才去醉今朝给他接风洗尘。小五比之前黑了不少,见了他只是嘿嘿笑,趁着无人的时候小声问傅慎行:“哥,何姐那里彻底搞定了?”
  
      如果真能彻底搞定,她也就不叫何妍了。不过因着梁远泽这事,何妍这两日倒是看着乖顺了许多。傅慎行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淡淡道:“一步步往前走吧,等生了孩子,也许心就能一点点软下来了。”夹坑见圾。
  
      “女人嘛,只要哄着宠着,早晚有一天被你收服了。”小五咧嘴笑笑,又道:“对了,我在南边得了个翡翠镯子,瞧着挺不错的,何姐戴着一定好看。明儿给何姐送过去,也算是给你们的新婚贺礼吧。”
  
      傅慎行没往心里去,随口客气道:“有心了。”
  
      小五却是表情夸张,道:“吓!我敢不有心吗?当初可是我带着光头去把那小子的指头剁下来的。何姐心里指不定多么恨我呢,我再不赶紧巴结巴结,哪天她给你吹吹枕头风,小弟我受得住吗?”
  
      这话倒是把傅慎行说笑了,弹了根烟给他,笑骂道:“滚,我是那样的人吗?”
  
      小五接住烟叼进嘴里,不说话,嘿嘿直笑,过了一会儿才又正经下来,道:“行哥,那边政府换了新的头头,要搞什么民族团结运动,几个大佬都私底下和政府去谈判了,只丹约将军还硬扛着。我这么看着,他将来的日子也不好过。咱们的人还是能往回撤就往回撤吧。”
  
      傅慎行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正赶上有别人知道小五回来了,特意过来敬酒,小五也就打住不说了,只和这些狐朋狗友灌酒。捎带着,傅慎行也跟着喝了两杯,就有那想攀高的女人往他跟前凑,不等他说什么呢,小五却先往外赶人,道:“滚滚滚!少过来祸害我哥,沾了香水味回去,嫂子要罚他跪搓板的!”
  
      众人听得哄笑,傅慎行竟也不恼,只轻笑着骂小五道:“你先滚一边去。”
  
      一伙子人闹到深夜才散,傅慎行回来没敢上去扰何妍,先在楼下洗过了澡,这才轻手轻脚地去卧室看她。不想何妍竟还没睡,人靠在床头正在看书,瞧见他推门进来,视线在他还湿着的头发上打了转,没说话。
  
      傅慎行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不觉有些心虚,忽又想起小五说的那句玩笑话,心情竟是极好,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解释道:“怕吵着你才在下面冲了澡,不是在外面做了坏事。”这样说着,他若无其事地坐到床边,轻笑着俯身往她身边凑,“不信你闻闻,除了香皂味再没别的了。”
  
      何妍知道他是去给小五接风了,她想得太多,怎么也睡不到,这才爬起来看书凝神,不料却叫他误会了,以为她是在等他。他这样往她身边凑,她很反感,下意识地往一旁避闪,口中低声斥道:“你离我远点。”
  
      傅慎行怎肯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借着酒意倾身欺压了过去,厚着脸皮叫她的名字,“阿妍。”
  
      她怕他胡来,却用双手撑住了他,心中灵机一动,忙急声喝道:“你别压着孩子!”
  
      他果然立刻就停了下来,也怕真得压到她,稍稍移开了身体,用手肘撑在她的体侧。他只虚虚地罩着她,另只手落在她依旧纤细的腰肢上,恋恋不舍地抚摸。他昨日里才陪她去试的婚纱,她腰肢还是那样盈盈不堪一握,哪里像是怀了近三个月身孕的人!他的手轻轻覆上她的小腹,停了片刻,一脸认真地问她:“小家伙藏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显怀?”
  
      何妍正一心一意地戒备着他,不料他突然问出这话来,僵了一僵,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好一会儿这才答道:“我不知道。”
  
      傅慎行只是笑,低下身去仔细去打量她尚还平坦的小腹,看着看着就低头吻了下去。何妍赶紧伸手去推他,斥道:“你别胡闹!”
  
      “我没闹。”他挡开她的手,抬着脸看她,唇角上含着笑,“我就亲亲我儿子。”
  
      他的唇隔着薄薄的睡裙落在她的身上,烫得炽人,她像是突然被烫到了,身体一颤,骤然间就绷紧了。他立时就觉察到了,心中更觉窃喜,那吻就越发轻柔密实,沿着她的身前慢慢往上而来。
  
      何妍整个身体僵硬的像块石头,心中满是厌恶,不只是对傅慎行,还有她自己。她从未有过像这一刻,如此的厌恶自己,厌恶胸膛里因他这个温存的吻而悸动的心,厌恶这一具已与他熟识的身体。
  
      傅慎行还毫无察觉,他的唇一点点往上,在她的颈侧流连片刻后,又缓缓攀上她精致的脸庞,低声叫她的名字,“阿妍。”可就在他要吻上她的唇时,何妍猛地抬手,挡住了他。“够了!”她恶狠狠地把他推向一边,不顾他的惊愕,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来,避得远远的,冷声说道:“你要发情找别人发去,别来祸害我!”
  
      傅慎行抬起头来,有些不解地看她。
  
      她眼中尽是恶毒的挑衅,问他:“怎么?又要用强吗?”
  
      他不觉苦笑,别说她现在怀着孩子,就是没有,他又怎么会再对她用强。他看她两眼,爬起身来,问她:“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又发什么脾气?”
  
      何妍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发脾气,可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她翻过身去,把整个脑袋都埋进枕头里,胡乱找了个借口,闷声回答:“你别碰我,你一碰我,我就想起陈禾果来,我恶心。”
  
      傅慎行僵了一僵,一时竟有些无措,有些事情做过了就是做过了,再后悔也没办法。他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低声说道:“我也挺后悔的,真的,阿妍,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那样做。”
  
      只可惜这世上从来就不存在如果,她闭目,强自压抑着厌恶,道:“你今天去楼下睡吧,我想一个人呆着。”她停了一停,又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尽量调整自己。”
  
      他能说些什么?只能应她一个“好”字,然后又道:“我等你。”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小五竟然真的来公寓给何妍送镯子,还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特意登门拜访的模样。傅慎行人去了公司,阿江也正好不在,公寓里只何妍与保姆刘嫂两人。何妍表现得不冷不热,等刘嫂去厨房泡茶的时候,这才轻声讥诮道:“你胆儿也是够肥的。”
  
      “没办法,你给的那个号码怎么也打不通。”小五不以为意,眼睛扫一眼厨房方向,把那个装着翡翠玉镯的锦盒往她面前推了推,又压低了声音,快速地说道:“他是二月二十六日回国的,盒子夹层里有个小东西,你找到u盘后,直接把插到接口里,内容会自动拷贝过来。”
  
      何妍没理会那盒子,只是打量小五,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五笑笑,回答:“可以帮你砍倒傅氏这棵大树的人。”
  
      何妍不再多问,只又问他:“拿到了怎么交给你?”
  
      “我这几天会帮忙筹备婚礼,你拿到了东西,随便找个婚礼上的岔,我就明白了。尽可能的快一些,会有很多人过来参加婚礼,如果能及时收网,效果会比较好。”他说着,又看她两眼,玩笑着问道:“不会哪一天变了主意,突然反水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