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6章  掌中之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话几乎是被立刻接了起来,可是听筒里却没有声音传来,一片寂静。何妍声线紧得几乎无法发声,只小心地、干涩地发出一声:“喂?”
  
      “妍妍!”梁远泽急切叫她。
  
      在打这个电话钱。何妍已经无数次提醒自己必要冷静,绝不能哭,可所有的准备都毫无用处,只才刚刚听到这两个字,她的眼泪就已经决堤一般流了下来。她声音里不受控制地带着哽咽,颤声问道:“远泽,是你吗?”
  
      “别哭,妍妍。”梁远泽强自按捺着情绪安抚她,语速却是不自觉地加快,“事情很快就要结束了。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要想法子见一面。”
  
      何妍也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用力地抹了抹两侧脸颊,把眼泪拭去,尽快使自己冷静下来。没有时间和他互诉衷肠,没有时间问他她离开后他曾遭受过什么,也不敢向他诉说她曾经受过什么。没有时间,他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她谨慎地瞥一眼紧闭的卧室房门,握着进了浴室,小声问梁远泽:“你从罗陪那里得到了沈知节整形的资料?”
  
      这是她的猜测,梁远泽明明没有失忆,却假装失忆留在阿里坎特,自然是要想寻找傅慎行就是沈知节的证据。他曾托田甜传话给她。叫她耐心等待他归来。现在他既然回来,那就应该是已经取得了想要的东西。
  
      梁远泽答道:“拿到一份完整的就诊记录,包括他整形前的各项数据,以及整形前后的五官细节对比照片。罗陪是个很狡猾的家伙,他把所有的就诊记录都偷偷备份了,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稳。可其下暗藏着激动压也压不住,又道:“你说过陈家有沈知节之前在北陵的犯罪记录,我现在就在找那个,等把这些东西凑在一起,就足以可以证明傅慎行就是沈知节!”
  
      一切都和何妍预想的一样,她也曾试图走这个途径将傅慎行绳之以法,可后来才知道,这条路根本不通!就如小五所说的那样,砍树没有从梢上砍得,傅氏这棵大树不倒。他们根本不能把傅慎行绳之以法,因为傅氏会罩住他,会把他罩得严严实实!
  
      这也是她铤而走险要和小五合作的原因!
  
      “远泽,你仔细听我说。”何妍沉声说道,她习惯性地抿唇角,想把语言组织得尽量凝练,“千万不要去陈家,会惊动傅慎行。那份档案我已经得到了,你把你手上的资料拷贝一份,偷偷放到爸妈房子里,然后你就赶紧离开——”
  
      “妍妍!”梁远泽打断她的话,“是你要离开。你把那份档案交给我。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做,你先想法逃离他身边!”
  
      梁远泽的想法不算错,他只是想得太简单,一如那次的贸然报警。
  
      “远泽,只这些东西还不能把傅慎行怎么样!你听我的,我还有别的安排。你把东西留下,赶快离开。不要再去联系田甜,我们会连累她!”何妍说道。
  
      “不,我不会离开。”梁远泽倔脾气也上来了,坚持道:“我不会留你一个人在这。”
  
      何妍心急,正欲再说,却忽听得傅慎行的声音从外传了进来,“阿妍?”
  
      卧室门竟不知什么时候被推开了,他在外叫她的名字,声音伴着脚步声往浴室这边而来。何妍先是一惊,心脏顿时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慌乱中,她左右扫了一眼,一时竟不知能把藏到那里。眼看着傅慎行就要走到浴室门口,何妍一狠心把丢进了马桶里,人也顺势坐了上去。
  
      几乎就是下一秒,浴室门就被傅慎行打开了,他站在门口看她,似是暗松了口气,道:“怎么也不应一声?吓我一跳。”
  
      何妍紧张得手都在隐隐哆嗦,声音勉强镇定着,佯装恼怒地瞪他一眼,“傅慎行,你有病吧?上个厕所也要来看一眼?出去,关上门!”
  
      傅慎行愣了一愣,这才注意到她是坐在马桶上的,这样尴尬的场景,不怪她要恼怒。他笑笑,道了一声“抱歉”,刚想要退出浴室,却又发现她面颊上有残余泪痕,脚下不觉微顿,问她:问:“出什么事了?”
  
      何妍赶紧抬手擦了擦脸,遮掩道:“没什么,你赶紧出去!”
  
      他狐疑地看她两眼,不过还是退了出去。
  
      何妍的心还在狂跳不止,她转头看向浴室那面磨砂玻璃墙,许是因为离得远,并不能看见外面傅慎行的身影。她小心地移开身体,把已经被水泡坏的捞了出来。傅慎行就在外面,所以是不能把带出浴室的,何妍紧张地四下张望了片刻,悄悄起身打开了洗手台旁的储物柜,把塞进了最里面。
  
      浴室的房门并没有锁,傅慎行随时可能会在进来,她的心脏几乎一直提在嗓子眼里,直等关好了储物柜,打开水龙头假作洗手的时候,她那疾如擂?般的心跳才渐渐平息下来。何妍抬头,默默打量镜中的自己,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转身出了浴室。
  
      傅慎行并未离开,人就在床前的沙发里坐着,听见她的动静抬眼看过来,目光直愣愣地落到她的脸上。她已经洗过了脸,可那还有些发红的眼睛却告诉他,她刚刚有哭过。他抿了抿薄唇,问她:“怎么了?为什么哭?”
  
      她漫不经心地答道:“没怎么,心血来潮就哭一场。”
  
      这分明是应付的话,他不信,探究地打量她。她神色淡然自若,再瞧不出什么异样来,随意地扫了他一眼,问他:“怎么回来这么早?”
  
      他是有点不放心她这才回来,却不好和她说,只道:“公司里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来了。对了,晚上吃什么?是在家里吃还是出去吃?”
  
      刘嫂已经在楼下开始准备晚饭了,他问这话纯属是没话找话。她明明看出来了,却也不揭穿他,淡淡说道:“累了,哪里也不想去,就在家吃吧。”她说着,随手从床头拾起本书来,在飘窗的软垫上一窝,团着身体看起书来。
  
      他看她两眼,忽地说道:“明天去把证领了吧?”
  
      她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他:“什么证?”
  
      傅慎行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她,反问:“你说呢?你能和我领什么证?”
  
      何妍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暗惊,可面上却不动声色,复又低下头去翻书,浑不在意地答道:“这个有什么好着急的。”
  
      “我着急。”他打断她的话,笑了笑,再一次强调道:“阿妍,我着急。”
  
      她抬眼默默看他,过得片刻,这才无所谓地点头,“好啊,依着你,你去翻黄历挑出个好日子来吧,咱们去领证。”
  
      他哪里会翻什么黄历,可她既然这样说了,加之他自己也想着图个吉利,就真的专门去寻了个颇有名气的业内高人,定下了最近的那个宜婚宜嫁的黄道吉日。许是那高人真有几分道行,一连几日的阴雨天气,偏偏就到那天放了晴。
  
      既是难得的好日子,来领证的情侣自然极多,民政局门外竟就排出去老长的队伍。傅慎行也没托关系,就牵着何妍的手在那里跟着众人一起排队。他两个都是外貌都极出色的人物,站在那里十分抢眼,免不得要被人看,还有人偷偷地拿了出来拍照。
  
      傅慎行难得的好性子,明明察觉了也不予计较,甚至还给了那偷拍的人一个笑脸。他人本就长得俊美,便只是这样淡淡一笑,也极诱人,竟是把那拍照的姑娘晃闪了神,愣愣地瞅着他,半天回不过神来。姑娘的男友就在旁边站着,瞧着既恼怒又无奈,恨恨地扳过女友的头来,用脑门重重地撞了过去。
  
      众人被逗得哄笑,傅慎行更是不由翘了唇角,唯有何妍面容淡漠,看客一般,无动于衷地看着这一切。
  
      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办完手续,等两个小红本领到手中,两人再从民政局出来时,已是到了中午时分。下午还要去婚纱店试礼服,再回公寓吃饭就有些折腾了,可傅慎行又担心何妍的身体,瞥一眼她的脸色,问:“累吗?觉得累了我们就先回家,改天再去试礼服。”
  
      何妍觉得身体累,她只是心里疲乏。不是因为和傅慎行领证这事,她其实并不怎么在乎这事。她是个很能看得开的人,很少会纠结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更不会用这个来为难自己。她所忧愁的,是梁远泽有没有如她说的那般离开南昭,还有,小五有没有查到她要找的那个日期,并把它发送到陈禾果的上。
  
      陈禾果留给她的彻底坏掉了,她有心把卡换到自己的上来用,可到底是怕傅慎行在她那上做过手脚,不敢这样冒险。而出来另买却又寻不到机会,傅慎行看得她太严,只要她出门,身边总有人跟着。
  
      就算这样,她还是能想出办法的,比如说请田甜买了偷偷给她。这是最简单可行的法子,可是她不能用,因为会连累田甜。何妍很清楚,傅慎行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样松懈平和,他其实也一直在防备着她,从未放松过一丝一毫。
  
      他站在那里,还在等着她的答复。
  
      何妍摇摇头,神色平常的回答:“有点累,礼服改天再去试吧。”
  
      傅慎行就没再说什么,开了车载她回公寓。
  
      待吃过了午饭,何妍与往常一样,独自去二楼休息,不想刚躺下还没睡着,却就接到了田甜的电话。她有些意外,迟疑了片刻这才把电话接了起来,不想田甜又是要约她出去逛街见面。
  
      何妍隐约猜到了些什么,一时心意颇动,可转念一想此事极可能连累田甜,便就直接拒绝道:“不去了,这几天发懒,天气又热,我哪里也不想去。”她说完,怕田甜听不懂,又拿话点她,“别说是你请我吃饭,就是天王老子请我,我也不去。”
  
      “少矫情,出来吃个饭,又不是要你去卖苦力。”田甜说话毫不客气,倒是与她平常的风格相同,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我美国读书时候的导师要结婚了,给我发了请柬,正好我这阵子也想着出去散散心,就打算飞过去玩些日子。没准就能在外面遇到这辈子的真爱,再不回来了。”
  
      田甜都这样说了,何妍若是再坚持不去反而更惹人生疑,她只得应下,挂掉电话默默坐了片刻,这才起身去敲傅慎行书房的门。很少见地,他正坐在书桌前吸烟,瞧她进门,目光愣愣地落在她的脸上,看了好一会儿,这才似突然反应过来,忙掐灭了烟,问她:“什么事?”
  
      何妍抿了抿唇瓣,答道:“田甜晚上约我出去吃饭,她可能要出国了,你要去吗?”
  
      他似是有些意外,微微扬眉,问她:“我去合适吗?”
  
      以他们三人的关系,坐在一起吃饭的确是挺怪异的,可为了松懈傅慎行的防备,何妍只能这样做。她浅浅地扯了下唇角,反问他:“有什么不合适的?因为你们之前也曾做过男女朋友?可以我和田甜的关系,除非是彻底绝交,否则以后不可能断了联系,你总不能一辈子都躲着她不见吧?”夹坑见血。
  
      他闻言就笑了笑,应她:“那好,我去。”
  
      何妍没在说什么,看他两眼,转身回了卧室继续午睡。
  
      傅慎行坐在书桌前,重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过不多一会儿,眼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道:“田小姐给何姐打过电话后,又用办公室座机打出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很短。对方的号码我已经查到了,为了避免引起他的怀疑,暂时没有拨打这个号码。”
  
      傅慎行什么也没说,沉默地挂掉了电话。他坐在那里怔怔出神,直等手中的烟烫到了指尖,这才似突然觉醒,自嘲地笑了笑。她一向是胆大,心理素质又这样地好,明明约了个男人见面,却故意要带着他去,好消除他的戒心。傅慎行不禁失笑,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就这样安静坐着,等着下一个电话的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