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3章  掌中之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就是真的暗杀成功,半点把柄没有留下,难道傅慎行就不会怀疑他了吗?不管是明着杀。暗着杀,最后这事还是要落到他身上的。傅老爷子微微冷笑,就算到时候把自己这条老命陪给那个混小子,也总比看着他毁了傅氏的好!
  
      他挂断了电话,拄着拐棍颤巍巍地起身,吩咐人去给他备车。说来也是凑巧,傅老爷子刚要上车的时候,正好遇到傅随之开车回来。瞧见祖父竟要出门,他不免有些意外。笑嘻嘻地走上前来,问道:“爷爷,您老这是要去哪儿啊?”
  
      傅老爷子横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照例训他道:“你少跟野狗一样整天在外面疯跑,也去做点正经事!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也没个正行,我看你是存心想要气死我!”
  
      傅随之早被他骂得疲了,嘻嘻哈哈的应着,又替自己辩解:“爷爷,我做事很努力的。”
  
      傅老爷子没理会他,瞪他一眼。沉着脸钻进了车里。冬状尽号。
  
      傅随之一直在路边站着,只等那车子开远了,这才转身往院子里走,可走了没几步,却又觉得那里不太对劲。傅老爷子是有午睡的习惯的,这习惯无论初夏秋冬,雷打不动,这个时间点正是他午休的时间,而他却穿戴整?了出门,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而且,还是不想告诉他的事情。他不过随口问了一句,老爷子却是故意岔开了话题。
  
      傅随之停下步子,稍稍犹豫了一下,转身又回到了自己车上,开车在后面追了上去。幸好傅老爷子的车开得不快,快要进入市区时,傅随之已是追上了他,却不敢离得太近。只在后面远远地跟着。出人预料的,傅老爷子的车子在市区内左转右转,在一个高档小区外接上了个陌生男人,然后就进了那个小区。
  
      傅随之虽没来过这里,却知道傅慎行日常是住在这里的。他有些疑惑,脑子里一连转过了几个念头,想着也在后面跟过去,不料却被门卫拦下了,问他的身份。傅随之胡乱编了个名字,只说是来找人的,那门卫目光里已是露了怀疑之色,摇头道:“您说的这个人不是我们这里的业主。”
  
      傅随之怕露馅,便道:“那可能是我记错地址了,抱歉。”
  
      他说着便就把车倒了出来,也没走远,找了个门卫看不到的地方暂时停下。犹豫了一会儿,拿出拨打傅慎行的办公室电话。电话很快就被秘书小姐接了起来,听闻他要找傅慎行,忙道:“您稍等一下,我请示一下傅先生。”
  
      傅随之打这个电话只是查证,听闻秘书小姐这样说,便已确定傅慎行此刻人在公司,既然这样,祖父找到他公寓里来做什么?他正疑惑着呢,电话已经被接到了傅慎行那里,就听得他淡淡问道:“找我什么事?”
  
      傅随之反应了一下,一时寻不到什么好由头,只好说道:“我最近手上有点紧,能不能借我点钱?”
  
      “多少?”傅慎行问。
  
      “一千万吧。”傅随之随口要了一个数,正想着编个借口出来搪塞他,不想傅慎行那里已经简单地应了一个“好”字。他停了一停,又冷声说道:“别去沾毒和赌,玩女人可以,小心一点,不要得病。”
  
      傅随之不想他竟会嘱咐自己这个,不觉愣住。不知怎地,他忽想起两人一同在西班牙时的情形。那时沈知节刚刚变成“傅慎行”,什么都要从头学起,磕磕绊绊。而他既怨祖父的不公,又恨沈知节霸占了自己大哥的身份,对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傅慎行”处处为难。沈知节不是个好惹得人,曾狠揍过他两次,不过,当他被黑帮追杀时,却又是沈知节冒死救了自己。
  
      “大哥。”傅随之突然叫道。
  
      傅慎行本来已经准备挂电话,却忽听他叫自己大哥,动作不觉微顿。傅随之在电话里默了片刻,这才又说道:“爷爷刚刚带人去了你公寓,我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电话里静了一静,随即就又响起了椅子猛然被挪动的刺耳声音。傅慎行匆匆起身,脸色铁青地往外疾冲,又在电话里和傅随之说道:“你立刻赶过去,不管老爷子要做什么,都必须拦下他!”
  
      他不等傅随之应,便就挂断了电话,又拨打阿江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却无人接听,傅慎行脸色便就愈加难看,果断地挂掉了电话,改拨何妍的。万幸,她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声音有些低,不等他说话,就先说道:“傅慎行,你爷爷找过来了。”
  
      “别激怒他!”傅慎行沉声说道,又嘱咐:“不论他说什么,你都先答应。”
  
      何妍默了一下,“我没见他,阿江叫我躲到了书房里,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傅慎行心中略略一松,那书房极结实,房门都是可以防弹的,如果何妍躲进那里,傅老爷子暂时也拿她没有办法。“那就没事了,你等着我,我这就赶回去。”傅慎行明明自己都极为紧张,却仍是沉声安慰她。电话一直没有挂断,他刚坐进车内,就又听得听筒里传来沉闷的枪声,他一惊,急声叫她的名字,“阿妍!”
  
      “傅慎行,”何妍声音虽还平稳,可已经有些发紧,“他们在用枪打门,应该是门锁的位置。”
  
      虽然房门是防弹的,可要存心破坏也不是百分百安全。傅慎行连司机都没顾上叫,自己开车直冲出车库,口中却是仔细地交代何妍,“你去书架那里,右面第三个格,从上面数第四格,书后的有个按钮。你摁下去,然后再去左一、上三那格里,书下有另外一个按钮,也用力按下去。记住,顺序别错,会有一道门露出来。”
  
      房门外枪声不断,弹孔都集中在门锁附近。何妍不敢耽误,一手握着,一手去摸索傅慎行所说的那个按钮。很隐蔽的一个按钮,如果不是他说,便是她看到了,许得都要错过去。那按钮按下去后,四下里并无反应,直等她把第二个按钮按下去了,那整面墙一般的书架后才发出几声机械的轻响,随即,看着似是固定在墙面上的书架往内缩去,然后再从中间往两侧分开,露出一道金属窄门和旁侧一个内嵌式的保险箱来。
  
      不论是金属门还是保险箱上都有电子密码锁,傅慎行继续在电话里指挥着何妍,“门的密码是0329。”
  
      这个数字何妍有印象,那是“沈知节”行刑的那一天。她微微抿唇,目光却在那保险箱上流连。难怪她找遍了书房都找不到那个u盘,现在看来应该是藏在这里了。房门的密码是沈知节被换出狱的日子,金属门则是他被执行死刑的日子,那么保险箱的密码呢,又会是什么?
  
      傅慎行在电话里听不到她的反应,有些焦急地叫她:“阿妍?”
  
      何妍轻轻应了一声,这才快速在金属门门上输入了这四个数字,那道金属门便就无声地打开了。叫她预想不到的是,里面竟是一部仅能容两人容身的电梯,控制板上只有两个数字,除了顶层,便就是标记着“1”的那一层。
  
      “快些进去。”傅慎行催促她,又道:“电梯到底后,出来顺着甬道一直往前就可以出去了。会没信号,不要怕,我会去接你。”
  
      何妍万万想不到傅慎行的书房里竟然藏了一部电梯,她顾不上多想,一切照着傅慎行说的做,果然,在她摁下电梯关门键后,外面的书架与那扇金属窄门一同自动闭合,随后,电梯轿厢就无声地往下迅速下降。果然就没了信号,她只把它当做手电筒用,沿着那黑暗狭窄的甬道七拐八拐地跑了好一会儿,这才在甬道尽头看到了盘旋着上升的楼梯。
  
      再爬上去就是一道没有锁着的木门,她先贴过去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见并无异样,这才小心地拉开了那门,外面依旧是黑漆漆的,她用照了照,才发现这是一个衣柜的内部。何妍愣了一愣,顿时明白过来这出口是做在了哪里。
  
      钻出衣柜,外面是个杂房,堆了不少破旧的家具,而作为密道出口的那个衣柜,挤在当中毫不起眼。屋子里没有灯,她只能继续用来做照明,沿着家具间狭窄的过道小心往外摸索,终于找到了出口。房门上有暗锁,钥匙就挂在门把手上,她打开了房门出去,这才终于知道了自己身在何处。这是一栋居民楼的地下储物间内,往前走不几步,再拐个弯就看到了往上的楼梯。
  
      等她从居民楼的单元门内走出去,转头四下里看了看,赫然发现傅慎行公寓所在的那栋楼竟在百米开外,与这栋毫不起眼的居民楼都不是一个小区。终于有了信号,那一直没有挂断的通话终于可以继续,傅慎行还在电话里叫着她的名字,声音中难掩焦急,“阿妍?怎样?出来了吗?”
  
      “出来了。”何妍应他,气息里微带喘息,她又往左右看看,问傅慎行:“从哪里出去?”
  
      傅慎行松了口气,告诉她出那小区的路径。这小区和他公寓所在的那个高档小区背对背地靠着,出口在截然相反的两个方向。若非亲历,何妍怎么也想不到一新一旧两个小区,底下竟还有这样的勾连。难怪傅慎行舍弃了那些独栋的别墅不去住,却要一直住在顶层公寓,如果真遇到什么事情,怕是任谁也想不到他能这样逃脱。
  
      何妍怕那些人从后面追上来,不敢多做停留,只快步往外走。小区的出口开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道路两旁俱都是怀抱粗的树木,枝高叶茂,撑起的树荫几乎要把整条街道都罩住了。正是午后,街上行人很少,何妍一路出来也没遇到什么人,她在路边刚站了站,正迟疑着接下来怎么办,傅慎行的车子就从街一头冲了过来。
  
      他从内打开车门,向她低喝:“上车!”
  
      她没迟疑,利落地坐进了车内。车子又箭一样地飞出去,驰出小街混入车流。傅慎行面色这才略缓,伸出右手去握她的手,沉声安慰她:“没事了。”
  
      很反常的,他的手竟有些凉,掌心里潮乎乎的,像是刚出过不少汗。何妍不觉怔了一怔,这才把手抽走,岔开了话,问他:“那密道谁建的?”
  
      在一栋高层建筑内部藏着部电梯,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不可能是后面偷偷改装的,只能是在这栋楼设计的时候就有布局。而那个小区早已经建成了几年,时间是在沈知节变成傅慎行之前。本书醉快更新{半}[^浮^}{^生]
  
      果然,就听得傅慎行答道:“以前的那位傅慎行。”
  
      “阿江也不知道这条密道的存在吗?”何妍又问。
  
      傅慎行一笑,转头瞥了她一眼,回答:“这是条救命的退路,是傅慎行留给自己的。他死后,就只有我知道了。不过现在,有我们两个知道。”
  
      好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何妍不禁暗叹,幸亏那人死得早,如果她的对手换成了他,她真是没有半分胜算。可转念一想,如果那人不死,被执行死刑的人就会是沈知节,他既死,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再发生,她还是受人尊重的大学教师,和梁远泽过着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又怎么会和傅氏总裁有交集?
  
      一时之间,何妍有些失神,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傅慎行又转头瞥她,瞧她神色怔怔,忍不住问:“刚才有没有吓到?”
  
      讲心里话,她的确是被吓到了,尤其是外面的人用枪打书房门锁的时候。傅老爷子既然能叫人明目张胆地动枪,那绝对是不会留她性命的。怕死吗?逼到劲头上不怕,可但凡有一分生的希望,她就还不想着死。况且,她的仇都还没报,就这样死了太不甘心。何妍的心重又一点点冷硬起来,她转头去瞄傅慎行,忽地问道:“如果我刚才真被你爷爷杀了,你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