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2章  掌中之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派人跟踪我?”田甜忍不住愤怒,可对上傅慎行冰冷冷的视线,却不敢随意发作。她默默坐了片刻,瞧他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咬了咬牙,用钥匙打开桌侧的一个抽屉,从内掏出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出来,隔着桌子扔过去,“给你。”
  
      文件袋有些破旧,看外面毫不起眼,封口处用胶水牢牢地封了起来,还用笔做了标记,看起来是防备着有人打开。傅慎行扫了两眼。抬眼看田甜,问道:“你没好奇心吗?怎么没拆开看看?”
  
      田甜冷着脸,回答:“何妍嘱咐了我不要看里面的东西。”
  
      “她还说了什么?”傅慎行盯着她,举了举手里的文件袋向她示意,又问:“有没有说这个东西怎么处理?”
  
      何妍是真没再说什么,田甜摇了摇头,神色自然,“只是说先放在我这里,让我替她保存。”
  
      傅慎行瞧她说话不像作伪,略略点头,拿着那文件袋站起身来,向着她淡淡一笑。说道:“东西我拿走,过两天再给你送回来。我来找你的事不要和阿妍说,这对大家都有好处,相信我。”
  
      “傅慎行!”田甜喝住他,?了?勇气,这才色厉内荏地说道:“你不准伤害何妍,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傅慎行听了这话微微一怔,可很快就又笑了,像是并不恼怒,眼中竟似露出了一丝友善,“她是我孩子的母亲。很快将会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再伤害她。”他顿了下,又道:“我替她谢谢你。”
  
      阿江一直在车里等着傅慎行,瞧见他拿了个档案袋出来,不由松了口气,赶紧下车来给他开车门,又问:“真的是北陵档案的影印件?”
  
      沈知节早年曾在北陵留下过案底,里面有他的犯罪记录以及身份资料。最重要的,里面还有他的指纹记录。这些东西被陈老太太托一位张姓警官找到了,拍了照片下来。后来傅慎行通过陈禾果知道了此事,曾专门派人去北陵盯了张警官好多天,终于把存着档案照片的偷了过来,毁掉了。不过,他们一直怀疑陈老太太手上也该有些东西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
  
      傅慎行坐进了车里,把档案袋启了封,翻看了一下里面的文件,确认和张警官里的照片是同一版,淡淡说道:“是那些东西。”
  
      阿江忍不住长松了口气,“总算找到了。”
  
      傅慎行却是面无表情,不见喜怒。他把文件重新塞进档案袋里,递给阿江,吩咐道:“把里面和我相关的东西撤出来。仿造着做一份假的,再塞进去还给田甜。”
  
      阿江不解,却又不敢问为什么,只点头应下了。
  
      傅慎行不再说话,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过得片刻,才突然又出声说道:“不去公司了,直接回家吧。”
  
      现在还不到中午,公司里又积攒了那样多的事情,突然回公寓真是有点怪怪的。阿江通过后视镜偷偷瞄了傅慎行一眼,问道:“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叫刘嫂准备您的午饭吗?”
  
      “不用了,有什么吃什么吧。”傅慎行淡淡说道,声音中带出些倦意来。他闭了眼,放下了座椅靠背仰倒下去,“我眯一会儿,到了你叫我。”
  
      阿江应了一声,把车子开得越发平稳。路上正是高峰时期,田甜公司离着傅慎行的公寓又远,路上足足耗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到了公寓楼下。车子刚一停下,不等阿江叫,傅慎行就自己坐起了身,双手用力揉了揉面颊,这才下车。
  
      公寓在顶层,电梯一路升上去,他们进家门的时候,保姆刘嫂正在厨房里做菜,阿江先高声喊了一句她,叫道:“傅先生回来了,多做几个菜。”
  
      傅慎行没理会他们,换下了鞋子就往里走,穿过楼下客厅,径直往二楼去。不想刚走到楼梯口,一抬眼却看到何妍正站在楼上围栏那里,猛一看去,倒像是有意过来迎接他一般。他不觉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只抬头看她。
  
      何妍面上也似有些不自然,垂了垂眼帘,低着头往楼下走,口中淡淡说道:“我去厨房拿水喝。”
  
      这样解释给他听,真有点此地无银的意思。傅慎行不由扯了扯唇角,在她从自己身边经过时,突然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唇角上勾起了坏笑,问她:“你要喝什么?我帮你去拿。”二楼起居室里就有冰箱的,她还特意下来去厨房拿水,他倒是要看一看,有什么水是二楼没有,非要她到二楼去拿的。
  
      何妍瞥他一眼,神色镇定,答道:“我要喝鲜榨的橙汁。”
  
      这可真是个狡猾的女人,明明是在撒谎,却叫人丝毫寻不到破绽。他笑了笑,松开了她,“你到旁边坐着,我去帮你弄。”说着,他竟就真的脱了西装外套,连衬衣都没去换,只把两只袖口卷了起来,转身去厨房给她榨新鲜的橙汁。
  
      刘嫂正在灶前忙活着,回头看见他进来,吓了一大跳,忙道:“您要什么?我帮你拿。”
  
      傅慎行淡淡一笑,“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他先洗过了手,去冰箱里取了橙子出来亲手给何妍弄橙汁,足足榨了满满一大杯,这才端出去给她。她老实不客气地坐在餐厅里等着,慢慢地喝了两口橙汁,抬眼看了看他,漫不经心地问:“你今天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他当然不能把田甜的事情告诉她,只笑了笑,答道:“去外面参加了一个会议,顺道回来陪着你吃顿饭。”
  
      何妍也不信他的话,他的日程表是早几日就安排好了的,排得满满当当,极少会出现顺道去做什么的情况。她笑笑,也不打算再追问下去,只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地啜着橙汁,心里暗暗回忆,刚才自己是否露出了什么破绽。
  
      其实,她刚才既不是出来迎接傅慎行,也不是要下楼来榨什么橙汁,她趁着刘嫂做饭的空当偷偷去了傅慎行的书房寻找小五说的那u盘,听到阿江的声音后急忙往外跑,人刚刚出了书房门,还来不及回去起居室,就被傅慎行看到了。
  
      真是惊险,她只要再慢上一步,傅慎行就要把她堵在书房里了。
  
      何妍现在回想起刚才的情形,还不禁有些后怕。她下意识地抬眼去瞥傅慎行,不想他也正在看她,眸光微闪,看不透心思。见她看自己,傅慎行弯唇笑了笑,问她:“身体觉得怎么样?万医生建议我们去做个检查。”
  
      她知道这个时候要去做第一次孕检,闻言并不反对,点头,“好啊。”冬状尽弟。
  
      傅慎行就又笑笑,电话联系了万医生,叫他给安排何妍的孕检。时间就预约在翌日上午,早上起床后傅慎行没去公司,亲自陪了何妍过去。许是怕她想起之前的事情,这一次特意安排在另外一家医院,依旧是家不大的私人医院,坐诊的医生却是业界有名的妇产专家。
  
      明明是完全不同的环境,可当那个连“胎儿”都称不上的小东西出现在屏幕上时,何妍心中没有任何喜悦,只有浓浓的恨意。是啊,只有恨,就在几个月之前,她肚子里还有着另外一条小生命,那是她和梁远泽的孩子,那才是她想要的孩子。可惜,她没能保住那孩子,她被迫清空了子宫,给现在的这个孽种腾地方。杀子之仇,怎能不恨?
  
      傅慎行就站在诊床旁边,惊喜地盯着那屏幕上小小一点,一时竟忽略了何妍,只微带紧张地问医生道:“就是这样吗?才这么大?竟然就有心跳了吗?”
  
      医生见多了这种初为人父,激动得只知傻笑的男人,可瞧着傅慎行这样冷峻严肃的青年才俊,竟也露出这般模样,不觉有些好笑,特意把胎心调出来给他看,笑道:“小家伙发育很好。”
  
      傅慎行眼睛里快要能冒出光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显示屏幕,唇角不受控制地向上翘起,“阿妍,你看,小家伙的心跳有多快!”他叫她,忍不住伸手去握何妍的手,可待触到她的指尖,却是不由一怔。
  
      她的手很凉,像是在冰水里泡得久了,从内到外地透出丝丝的寒意。
  
      他转过头看她,见她轻轻合着眼,面无表情躺在那里,没什么反应。凉意从她的手上传过来,穿透了他的掌心,然后攀上手臂,一点点的往他的心脏蔓延。一旁的医生似是也察觉到了奇怪,诧异地看了眼何妍,又抬头去看傅慎行。
  
      傅慎行已从怔忪中回神,眼中再没了之前的喜悦,只稍稍用力握了下何妍的手,轻声说道:“阿妍,看看我们的孩子。”
  
      他声音不大,却透着异常的坚定,手掌紧攥着她的手,力气渐大,握得她指端隐隐作痛。她不得不睁开了眼睛,应付地扫一眼那显示在屏幕上的胚胎,然后又看向他,淡淡道:“我看到了,嗯,很好。”
  
      傅慎行没说话,只向她笑了笑,缓缓松开了她的手。
  
      两个人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都有些沉默,楼门外是几节轻缓的台阶,他步子顿了下,伸过手去牵她的手。不想她却下意识地把胳膊藏向身后,避开了他。他手上落空,在半空中停了片刻,这才收了回去。
  
      傅慎行扯起唇角轻轻一哂,却是毫不在意。他开车载何妍去吃饭,神色如常地询问她有关婚礼的意见。待到后来,她都被他问得烦了,连与他虚与委蛇的耐性都没了,索性扔了筷子,冷声问他:“傅慎行,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有啊。”他答,颇有些泼皮无赖的劲头,道:“好容易举行一次婚礼,一辈子的大事,总要认真点才行。”
  
      这话说出来就像是反讽,她挑了挑眉,讥诮地笑了笑,不甘示弱地反击:“真是抱歉,我已经举行过一次了,没你这种新鲜感了。”
  
      不想他却不恼,瞥她一眼,又问:“那有什么遗憾吗?可以在这一次弥补回来。”
  
      何妍被他问得一噎,恨恨地闭了嘴。她不再搭理他,只低下头专心的吃饭,食欲很好的样子。他很欣赏她这一点,不论遇到什么事情,境况有多糟糕,她都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但凡有一点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不会坐以待毙。
  
      这是个异常坚强而又柔韧的女人,可以至刚,也可以至柔。就算她不爱他,就算她一直恨着他,那又怎样呢?她将是他孩子母亲,她的血脉将和他的融合在一起,孕育生长,再也无法分裂开来。傅慎行看着她,不知不觉间翘起了唇角,替她夹菜,道:“多吃点,为了我儿子,你也要把身体养得壮壮的。”
  
      何妍动作一僵,抬眼看他。就在他都以为她要翻脸的时候,不想她却又低下了头去,把他夹给她的菜塞入了口中,不紧不慢地吃着。每一口的咀嚼都十分用力,带着几分愤愤之意,不像是在咬食物,倒像是在咬他。
  
      傅慎行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
  
      他先送了她回家,这才又去公司上班,人刚离开公寓,就有一个电话打去了傅老爷子那里,道:“傅先生已经离开了,阿江先生没有跟着,应是留在了公寓里。看这种情形,我们很难有机会接近那个女人,如果强行冲击公寓,阵势会很大,而且,不见得能成功。公寓的戒备很严,明显着傅先生已经有所防备。”
  
      傅老爷子脸色难看,问:“那女人没有单独出来过?”
  
      那人答道:“起码从这两天的观察看,没有。她极少出门,出入都有傅先生相伴。”
  
      傅老爷子不由沉默,一时竟生无可奈何之感。傅慎行显然是入了魔,非要娶那么一个女人,他既然无法阻拦,索性就想着暗中除掉那个女人,不料傅慎行看着不显山不露水,暗中却把她护得这样严实,竟是叫专业的杀手都寻不到机会下手。傅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思忖良久,这才沉声说道:“咱们直接去公寓,动手除了这个祸害。”
  
      由他亲自出面,那公寓自然容易进,只是这样明目张胆地上门杀人,别的暂且不说,傅慎行那里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杀手很有职业道德,善意地提醒道:“傅老先生,这样虽然对我来说更简单一些,但是傅先生那里却瞒不过去,对你们祖孙的关系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