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四章:居然被她说圆了……  盗梦宗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告别光明神术?”
  
      对于银霜的这句话,许多人感到无法理解,尤其神官们更是惶恐不安。
  
      这是什么意思,神明要收回对子民的恩赐?不再赐予神术?那,那是开玩笑吧!?
  
      没有神术,教会如何延续,如何存在?没有神术,这些神官……吃什么啊!?
  
      而片刻之后,就连那些无缘修行神术的普通信徒也泛起了嘀咕。
  
      神圣帝国的神术普及实在太广泛,神官以神术治愈病患、催长作物,改造气候……种种神术早已经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剥离不开了。如果失去了神术,别的不说,光是粮食危机就足够让人头疼!
  
      然后银霜就说了:“神术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注定不是久远之计,神明赐予子民神术,就如同母亲为孩子哺乳,但是再怎么溺爱孩子,终归也有断奶的那一天。神明悲天悯人,已经强行将这一过程延长了许多许多年,直至今日,也该做个了断。”
  
      此时,大陆不知多少人呐喊:求继续哺乳,求健康奶粉!
  
      可惜那注定只是奢望。
  
      “这一次混沌的反扑如此强烈,多少也与光明神对人间的纵容有关。神术的运用固然令生活变得更轻松,但也因此滋生了人类心底的懈怠、懒惰、不思进取。比如我刚刚说出大陆危机的时候,你们又有几人考虑过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度过难关?却是将希望都寄托在神明身上,自己只知道祈祷了啊!长此以往,或许连肚子饿,找不到老婆都要祈祷神明的帮助,届时,我们将连劳动的双手,思考的大脑也一道退化,沦为神明圈养的牲畜!”
  
      “所以,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神明的帮助,我们也该**成长了。”
  
      这话说出口。王五简直五体投地了。
  
      明明是要剥夺神术,独占信仰之力,居然给说成扶持子民**成长……银霜,你到底是怎么把一件极端无耻的事说得如此伟光正的?简直连我都自愧不如了!啧啧,真不愧是老夫相中的正宫人选,果然够威武够霸气!
  
      银霜看了王五一眼,没多理会,而是继续对着掠影长廊说道。
  
      “光明存赐予我们的真正财富。并不是强大的神术,而是对光明的信仰。这份信仰就存在于我们每个人心中,受用无穷。我知道有人会问,信仰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
  
      “信主以后才知道,唯有信仰能令人坚强,令人高贵。历代教会的圣者、圣女为国家,为神的子民披荆斩棘,抛头颅洒热血,是信仰支撑着他们不断前进。”
  
      “信主以后才知道。是光明的信仰带来大陆的富足,试想千年前的世界,人类信仰迷失。异端宗教层出不穷,大陆战乱不断,人民水深火热。而千年之后,神圣帝国的人口百倍于昔日,人民安居乐业,谁能说这不是信仰使然?”
  
      所有人陷入深思,神官们更是虔诚祈祷起来,感谢光明神赐予他们的一切。
  
      王五在旁边盘膝而坐,单手撑着下巴:“神圣帝国这边的智商真是没救了……社会的发展当然是劳动人民的功劳。和神、信仰有个蛋的关系?”
  
      银霜根本就不理王五,继续自己的布道。
  
      “一个拥有信仰的国家,距离神国更近,拥有纯净的心灵。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在于坚船利炮,而在于是否拥有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信仰。现在很多人说。神圣帝国衰落了,已经被蓬莱人的国家取而代之了,我并不这么认为。自由联盟的富强只在表面,他们仍欠缺帝国这般坚强深厚的文化底蕴。”
  
      这番话引起了无数帝国人的共鸣,近些年自由联盟崛起势不可挡。将帝国压抑得暗淡无光,半年战争的大翻盘更是让无数帝国人感到迷茫无措。人们不禁会问,难道神圣帝国真的要衰落不起了吗?
  
      然后银霜就非常贴心得告诉大家,虽然你们比联盟穷,比联盟落后,甚至没联盟人能打,但你们有信仰,这就足够了。
  
      然后帝国人就真信了。
  
      而银霜则趁热打铁,继续积累自己的人气值:“我出身北地,后来曾去自由联盟留学,战争期间,以志愿军的身份参与了半年战争,与帝国刀兵相见……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残酷历史,战争的双方都经历了极大的痛苦……然而我最终却被这个国家的信仰所吸引,加入了光明教会,后来承蒙神明不弃,提升为教皇统领教会,进一步深刻体会光明的信仰,我来到这个国家的时间不长,却也亲眼见证了这个信仰和这个国家的伟大。”
  
      说到这里,掠影长廊的听众们简直感激涕零,甚至原先质疑银霜在半年战争中残杀帝国同胞的人们,也放下了对她的仇恨。
  
      这就是银霜超强人格魅力的威力所在,任何荒谬的言论经过她的嘴说出来,都会带有不可思议的说服力。
  
      “这种伟大,唯有拥有最虔诚的信仰才能理解,我曾听到很多经历战争的信徒如此质疑,为什么在国家最需要神明的时候,光明神却没有赐下神术?如果说这是考验,难道不是太残酷了吗?”
  
      而这也是信徒们心中的最后一个疑问,半年战争是帝国数百年来最为惨痛的一次经历,如果说几百年前自由联盟建国,帝国惨遭分裂,还可以说是帝国内乱所致,那么经历了几十代人的休养生息,多为帝皇的励精图治,半年战争前的帝国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却依然惨败敌手……
  
      这真的是光明神的安排吗?
  
      “是的,半年战争的失败,正是神明对我们的警示,当我们过于迷信力量而失去信仰的时候,失败随之而来。光明神赐予我们神术,并不是为了让我们以此争强好胜,但我们却自以为是地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那场战争我们并不是输给了联盟,而是输给了自己,输给了心中的傲慢和迷茫,输在了我们对信仰的漠视,神明教导我们宽容,仁慈,我们却将神明的力量用于杀戮,如此,焉能不败?自由联盟就如同光明神给我们的一面镜子。”
  
      “然而我们无需为一时的挫折而气馁,光明神并没有抛弃我们,相反,那其实是神明为现在的难关所布置的预热,也是改革必经的阵痛。只有大家真正认识到对力量的迷信是错的,我们才能更好地抛弃力量的负担,回归真正的信仰。我知道那场战争为帝国带来的伤痛,但那只是改革的阵痛,是我们大踏步前进所毕竟的磨难。”
  
      王五目瞪口呆:“改革阵痛……银霜,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块,让我看看你头上的地图在哪里?”
  
      银霜微笑不语。
  
      这既不是背叛也不是人格崩坏更不是节操灭绝。
  
      作为暴风城主的女儿,标准的官二代,银霜怎能不知政治为何物?
  
      如果理想主义能够拯救世界,她依然会是阳成学院的完美少女,但现在的情况,单靠理想主义已经不够,那么她也可以变身为一个合格的政客,依靠谎言和扇动来达到目的。
  
      “接下来,我们将在痛苦中成长,依靠自己纯净的信仰度过难关,然后……我与你们同在,永远!”
  
      话音刚落,掠影长廊的镜砖几乎放出光来,大陆千万信徒的信仰之力如同沸腾的熔岩喷薄汹涌。
  
      银霜立于这股力量的正中心,仿佛一座巨大的漩涡,风卷残云吞噬着剪刀差剪出来的庞大信仰之力。
  
      而她的力量也在疯狂飙升。如果用神明的标准而言,演讲前的银霜只是刚刚走上封神路,勉强算个微弱神,但此时大肆收割信仰,神力指数倍增,境界接连突破!
  
      当力量增幅渐渐平稳之时,银霜赫然达到了主神级别,或许比起最巅峰时期的光明神还略有不如,但是她的作战技巧足以弥补。
  
      而演讲的效果还不止于此。
  
      大陆千千万万人,银霜的口活儿再精妙,也不可能说服所有人都相信,毕竟还是有不少人看穿了真相,心中涌起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光明教会的信徒虽然激发了更多的信仰之力,却也有不少人选择了堕落。
  
      然后王五这边迅速做好接盘工作,本着不浪费的精神,王五将这些负面情绪提炼为黑暗的信仰,而后再纳入自己的赤色国度。
  
      这个转化过程如此自然,以至于银霜在一旁都有些不可思议:“你还真是会捡便宜哦,这都能让你沾到好处!?”
  
      王五哼笑道:“根据革命理论,社会主义可以建立在帝国主义最薄弱的环节,那么赤色神国当然也能建立在光明最薄弱的信仰之中。”
  
      “你这算什么理论……”
  
      至此,王五和银霜终于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值,将等级刷到当前版本的极限值。
  
      而时间,也只剩下最后一天。(未完待续。。)
  
      s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