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二章:应对王五的正确方法  盗梦宗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计划经济?剪刀差?
  
  王五的用词水准是越发高端,但阿卡莎琢磨了一下,就觉得这孙子纯粹是自我贴金,什么计划经济剪刀差,说穿了不就是恢复奴隶制么!
  
  不过,在特别困难的特殊时期,的确不能简单套用和平时期的规则,王五的想法虽然惊世骇俗,但结合实际一点也没有错。阿卡莎还记得太古时代的资料中显示,那个时代的赤色国度,就是用这一招从积贫积弱中快速发展,最终崛起。
  
  而且,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并非不具可行性,现实位面中的光明神教会的确有这份动员能力。在此之前不久,教会才刚刚牺牲了一大批神圣大祭司,为银霜传功升级,光明教会就算有再多的不是,大是大非面前还有他的担当。
  
  而这也是唯一的办法,阿卡莎在虚空中的最后一招,只能拖延混沌神三天时间。三天时间不够王五推广赤色信仰,但却足够神圣帝国最后一次压榨潜力。
  
  而这也是自由都市所不能及之处,尽管综合国力更强,但较为松散的组织虽然能创造更多的财富,却难以在大难临头的时候凝结所有人的力量。例如先前那场半年战争,自由联盟几乎被神圣帝国杀到首都了,国内的那些山谷大侠依然不愿现身,八大蓝血家族也各自隐藏实力,难以统一作战。
  
  在自由联盟人看来,神圣帝国的人死板愚昧,不知变通,但如今世界末日在即,却只有神圣帝国这样的“落后国家”才能拯救世界。
  
  “啊,让我想起了造大船的故事。”
  
  阿卡莎不太清楚大船的典故,但是王五的意思却领会到了,思忖片刻之后,便承认王五的想法或许是如今唯一的路。
  
  “不过这种改造教会整体的事,虽然强行执行只是神明一念之间。但稍有不慎便可能激起信徒的对抗意识,操作不当的话,宗教崩溃也大有可能。而想要安抚信仰,平稳过渡,这就与拳头大小无关,靠的是声望和煽动能力,这我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毕竟按照官方说法。教会圣女已经死去几十年,当年号召天下的名头已经没用了。”
  
  阿卡莎说着,认真等待王五的回应。
  
  王五显得信心十足。
  
  “放心,怎能事事都要莎莎姐你来出手?这种小事交给我和银霜妹子就足够了。”
  
  ——
  
  王五的行动效率很高,半小时后,他便成功说服了银霜,并与她一道回到帝国首都,进入了光明教会的大本营。
  
  昔日的光明圣堂群英荟萃,神圣议会十二名神圣大祭司中。超过一半常年驻守此地,加上在圣堂后方潜修的老古董们,圣堂的实力之强足以睥睨当世。
  
  直到半年战争。夏洛特带走了大部分教会精锐,才显得冷清起来。而不久前银霜在此地接受了光明教会高层自我牺牲一般的灌顶之术,更是令此地凋零破败,富丽堂皇的建筑中只留下凄凉的气息。
  
  王五和银霜是撕开空间,直接打穿通道降临此地,而几分钟后,就有几名硕果仅存的大祭司走了过来。
  
  见到银霜,他们恭恭敬敬地施礼,询问来意。
  
  银霜没有说太多。
  
  “我要去掠影长廊。”
  
  几名大祭司互相对视了一下。目光中流露不解之意。
  
  掠影长廊是教会监视天下的机构,长廊的每一块砖石都是一面明镜,可以看到光明信仰所及的每一寸土地,当然,使用所需的神力对一般祭司来说是天文数字。只有资历较深的神圣大祭司才能运用自如。
  
  难道银霜想通过掠影长廊寻找什么东西?
  
  “并非如此,我只是有些话想说,想让更多人听到。”
  
  几名神殿祭司更是疑惑,这跟掠影长廊有什么关系?
  
  直到一名年迈的大祭司从旁走来解释道:“掠影长廊如果逆转来用,就能将长廊中的景象散播到信仰所及的每一寸土地。不过这种用法的消耗非常惊人,只有寥寥数人才能做得到。而且,大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通过教会神官代为传播您的意志,无需在这个时候浪费宝贵的力量。”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光明教会的内部管理体系已经非常完善,上层对神官们的控制能力非常强,来自首都的意志,传递到最基层的教堂,最多也只有三四天的时间。
  
  只可惜,现在的世界已经等不到三四天了。
  
  银霜摇了摇头,没有跟老祭司多解释什么,而老祭司也恪守自己的本分,不再多问。
  
  现在的银霜是教会之主,她的意志高于一切。
  
  ——
  
  来到掠影长廊,望着四周光彩流转的镜面,银霜沉默了片刻,在心中最后整理了一遍思路。
  
  接下来,她将通过这条长廊,对帝国乃至大陆境内的每一个光明信徒发表讲话。
  
  在教会历史上,这种由首脑面向普罗大众的讲话并不多见,大部分时候,为了保持神秘感,教会高层的意志都是由上到下层层传达,期间还要经过各教区结合实际情况进行的修改……所以,虽然教会的信息渠道保证一道指令最快三天时间就能传遍大江南北,但实际上一纸公文从神圣议会签发出来,直到最终被张贴在大陆每一个角落,怕是一两个月的时间都不够用。
  
  而现在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面向神圣帝国千万信徒的讲话,内容要颠覆过去上千年的传统,生效时间必须在几天之内,银霜的压力可想而知,这番讲话的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惊人的分量,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站在长廊正中,银霜沉默良久,竟不能开口。
  
  还好在银霜身边,还站着一个解压专家。
  
  “唉唉,你可真是墨迹!”
  
  银霜眉头轻蹙,转头看了王五一眼,被他刚才那么一打岔,方才在心中酝酿的一段台词就此烟消云散了。
  
  王五却毫不知情继续说道:“妹子,你要是没灵感就算了,这种事我比较在行,我来吧。”
  
  银霜倒吸口凉气:“你来?……别开玩笑了。”
  
  王五眨了眨眼:“我当然是认真的,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玩笑?”
  
  银霜有些纠结:“都这个时候了,你的玩闹心就收敛一下吧,你也知道这次演讲关系着什么,不要闹了好不好?”
  
  于是王五也不开心了:“谁和你闹了?你就这么信不过我?”
  
  银霜默然,或者说默认,良久之后,才说:“总之,这次演讲由我来做,不要和我争了。”
  
  “啧,妹子你这就不厚道了,整个计划都是咱的原创,你不能这么独占胜利果实啊。”
  
  银霜认真辩解道:“正因为尊重你的原创精神,才不能眼睁睁看这你将这个绝佳的计划给糟蹋了。”
  
  “日,你才糟蹋了!”王五勃然大怒,“反正咱这次就是要演讲,求中单,不给就送!”
  
  遇到这种无耻战术,银霜彻底败下阵来。
  
  “你要讲也可以……但咱们要约法三章。”
  
  王五猛拍胸脯:“行啊,别说三章,四十二章也无所谓。”
  
  “喂……你这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分明是打一开始就没打算守约吧!?”
  
  王五立刻解释:“妹子,你要相信为夫的品德。”
  
  “相信你的品德……亏你好意思说出口,我能相信的只有你的厚颜无耻吧?唉,无论如何,咱们事先说好,你要讲话的话,第一不能爆粗口,第二不能开群嘲,第三不能走下三路。”
  
  王五瞠目结舌:“那你让我说什么呢?你这约法三章不如简化一下变成两条: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
  
  银霜耐心说道:“我的限定范围并不过分,你……”
  
  王五打断:“不过分个毛啊,群众喜闻乐见的段子你全给否了!你是不是还想追加一条,讲话必须有教育意义?!”
  
  银霜也有些生气了:“教育意义有什么不好吗?非得走下三路才能感化人心吗?你的想法未免也太狭隘了!”
  
  “切,你……”
  
  “王五,你若是不服气,就看我表演,若是我的讲话效果不好,你再来救场啊,你不是自诩天下第一无所不能么,区区救场的小事不在话下吧?莫非你大言不惭,其实已经心虚了?”
  
  “你竟敢说我肾虚!?你要不要亲自试试我的帝王神功!?少于三天三夜算我无能!”王五被气得浑身发抖。
  
  “不好意思,咱们没有三天三夜时间,想要证明自己不心虚,你得拿出别的招数来。”
  
  “别的招数不就是让你讲话么!?妹子,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你当我看不出来你这拙劣的激将法?”
  
  “嗯,就是激将法,你接不接招吧?”
  
  王五愤怒了许久:“妈的,你这激将法居然还附带必中效果……我接招了,你来吧!”
  
  银霜微微一笑:“这才是我认识的王五。”
  
  笑完之后,银霜才发现,方才困扰自己的压力早就不翼而飞了。
  
  虽然同样不翼而飞的还有酝酿很久的台词,不过有一身轻松,就胜过千言万语。
  
  很多话,无需多想,台词已经停在唇边上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