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一章:革命的事,怎算的上是剥削……?  盗梦宗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很久很久之前,阿卡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判断。
  
  在这个位面之中,想要获得至高无上的力量,正常的道路是行不通的。
  
  凡人的境界,极限就是筑梦师的宗师境界,神官们的神圣大祭司等级,在此之上便是神域,需要借助他人的信仰之力成就自身,单凭个人之力,再怎样也无法与神明之力相较量,这一点,阿卡莎在将人间之路走尽之前便已经推演出来。
  
  所以,就算她放弃光明的信仰,也是立刻转投黑暗的怀抱,至于筑梦师?哈哈那只是兼职谢谢!
  
  个人之力不足为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关键在于信仰之力的运用,然而圣女的经历,让阿卡莎深刻地体会到了信仰的局限。
  
  在光明教会的宗教体系中,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阿卡莎享受着身为圣女的诸多特权,同样就要承担身为圣女的义务,比如某一方妖魔横行,当地教会无能为力,那么阿卡莎作为教会花大力气扶持的天才,就必须要出手斩妖除魔。
  
  当然,这个问题只是小意思,真正让阿卡莎感到无法接受,最终选择堕落的另有原因。
  
  那个原因,一部分是阿卡莎那个时候对信仰还有虔诚之心,不愿随意跨过人神的分界,另一部分却是看到了成神之后,恐怕人格便不能独立自主。
  
  享受千万人的供奉,就要被千万人的思维束缚。越是在封神路上不断前进。身上的枷锁就会越套越多。
  
  如果是黑暗教会那种趋于式微的教会倒也罢了,神明的意志能够轻易碾压信徒的意志,但是对于光明教会这种雄踞大陆一方,拥有千年传承,已经形成深厚文化底蕴的宗教来说,就算是神明本人也难以动摇信仰。
  
  当然,如阿卡莎这般资质的,或许有逆天的可能,但阿卡莎一直以来并不相信什么奇迹和逆天,作为圣女。很清楚所谓奇迹,更多的只是舆论包装,轮不到自己身上,于是思忖良久。终归不愿做千万人的傀儡,毅然决定堕落。
  
  反正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也是要叛的,长痛不如短痛么~
  
  背叛之后,阿卡莎于是兴高采烈地奔行在自己前途无量的成长之路上,脱离了光明教会的束缚,下一步就是毫不客气地占据黑暗神的神座。
  
  与光明教会那种已经成型,难以动摇的庞然大物不同,全面转入地下的黑暗教会在阿卡莎看来还有足够的可塑性,她可以更容易地左右教徒的思维,减少信仰之力对自己的束缚。更可贵的是黑暗神当年也是和光明神并列的主神,未来发展前景远大,正是一只被人忽视的潜力股。
  
  然而在打入黑暗教会内部之后不久,阿卡莎便发现自己这一步简直糟透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实力进一步提高,接近神域,而在靠近神的位置上,她终于看到了混沌神的庞大阴影。
  
  封神,就意味着要和这种妖魔鬼怪作殊死斗争,阿卡莎反复掂量自己的分量。觉得虽然自己身材丰满性感,分量却远远不能和混沌神这种逆天邪物相提并论。封神之路算是彻底告吹。
  
  但是这等坎坷还阻止不了阿卡莎,既然在力量上已经走到尽头,那就换个思路,利用有限的力量来完成无限的伟业。对于阿卡莎那个境界的高手来说。力量的利用效率是非常重要的衡量实力的指标,同等境界同等修为。同等数量的梦境之力,能战善战的猛将总是能发挥更强的战力。
  
  阿卡莎在成为圣女的时候,已经是此道高手,之后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几乎将自身的潜质发挥到了极限。那个时候的阿卡莎还没有找到盗用神力的技巧,但除此之外,能走的路几乎都被她走尽了。
  
  也是在这个基础上,又经历了血色空间的一场磨砺,阿卡莎才能够突破神与人的界限,盗用黑暗神的力量,实现千万年来未曾有过的奇迹。
  
  阿卡莎的传奇经历和资质,如画卷一般在王五面前缓缓展开,随着紫火的火势越发旺盛,王五的梦境空间轰然打开,也只有那无边无际的赤色神国,才能容纳得下魅魔女王数十年的积累。
  
  而在神国之中,黑暗神啧啧称奇。
  
  “这家伙真是好厉害哦!如果生在我那个年代,毫无疑问将成为大陆数一数二的神明,不,或许将是独一无二的神明,根本没有我和光明什么事了!”
  
  黑暗神一边感叹一边解释:“我见过的所谓天才可谓数不胜数,但再怎么出色,始终有个极限。而这个极限,在阿卡莎身上根本看不到,她虽然是凡俗之躯,但资质已经超越凡间,这种人的成就,已经不单单是她个人的成就,而是整个大陆世事变迁的结果。你们蓬莱人不是经常说时势造英雄?阿卡莎正是应时势而生。如果说你这个人造人是穿越者,阿卡莎就是位面之子。”
  
  在王五的印象中,黑暗神始终是个傲气十足的神明,哪怕都被光明神压迫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大陆主神的架子还是拿捏地稳稳当当。但如今却对阿卡莎不吝赞美之词,可见阿卡莎的逆天指数。
  
  传功的过程并不长,一小时后,王五睁开眼睛,原先漆黑的眸子已经染上一层紫雾,透过紫雾,眼前的世界又是一番全新景象。
  
  王五叹了口气,恭恭敬敬对阿卡莎说道:“莎莎姐,谢了。”
  
  “何必这么客气?灭世的危机关系到每一个人,我这只是自救罢了……以我的本事,再怎么折腾也奈何不了混沌神,终归不是神明,没办法和至高神抗衡。而大陆上没被吞噬的神明也只有你和银霜两人,我的这些经验技巧正合适由你们来用不是么?”
  
  说着,阿卡莎又摇了摇头:“只可惜银霜已经选定了光明神道路,我的这些战法却都是堕落之后才渐渐创立出来,跟她的光明体系格格不入,而圣女时代的那些技巧又跟不上时代了。”
  
  王五说道:“银霜的问题倒是不难解决,我刚才想了一个办法,能够让她再次开起挂来,实力突飞猛进。”
  
  “哦?”阿卡莎吃惊地看了看王五,然后踌躇问道,“你不会想说让她和你拼命双修,然后共享成长吧?”
  
  “……莎莎姐,你真是天才。”王五眼前一亮,显然思维开始往双修的方向发展。
  
  阿卡莎心中叫苦,自己一时嘴欠,怕是要惹大祸,连忙纠正回来:“先说说你的办法吧。”
  
  王五兴致不错:“我的想法,就是计划经济!剪刀差!”
  
  “……”阿卡莎愣了一会儿,菜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两个生僻词,也亏得她当初几度深入太古遗迹,看了不少太古时代的资料,对这两个词才有所了解。
  
  但她却难以将这两个词和银霜修为突飞猛进联系起来。
  
  王五解释道:“莎莎姐,你当初是教会圣女,对光明教会的力量体系应该不陌生——信徒积累信仰,宗教管理信仰,而神明则是信仰的拥有者和代言人。”
  
  阿卡莎点头认可。
  
  “对于神明来说,宗教的存在就如同自己雇佣的经理人,为自己妥善经营信仰,积累实力。然而雇佣不是免费的,越是优秀的经理人,需要的薪水也就越是丰厚,至于经理人以下的员工同样如此。为了维持宗教,需要大量神职人员,这些神职人员同样会分享到信仰之力,结合自身的信仰,便能凝塑神术。虽然单一的神官的消耗不大,但是整个教会体系数十万人累积起来,就是相当庞大的一笔开支,我记得银霜妹子以前曾经测算过,大约有七成以上的信仰之力,实际上是给教会开了工资,剩余部分还要克扣一些必须保留的类似注册资本的部分,她本人能够自由支配的就非常有限。”
  
  “当然,这套体系也有其道理,因为只有给教会足够的神力用以经营,他们才能吸纳更多信徒来提供信仰之力,理论上这套体系应该能够实现三方的最佳均衡,但可惜我并不怎么相信这套理论,相较而言,我更喜欢将一切变化都掌握在手中。”
  
  听到这里,阿卡莎隐约猜到了王五的想法,先是震惊,而后便无奈地笑了起来。
  
  “真是,也只有你才想得出这种办法。”
  
  “唔,虽然乍看上去显得很惊世骇俗,但效果是毋庸置疑的,我的办法就是将整个光明教会的信仰之力统筹规划起来,禁止一切自作主张的神术使用,只为教会保留最基本的使用量,其他一切收归神明所有,在短时间内聚集最大限度的信仰之力。”
  
  王五说着,目光中闪动着伟大导师的智慧光芒,令阿卡莎瞠目结舌。
  
  只有信仰的付出而没有神明的回馈,这就犹如天天加班而连基本工资都不给开,岂止是令人发指,简直是令人发指!
  
  不过,效果么,不用说也知道,一定好得不得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