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6章 段非寒这脸当道侣,还真够了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星野尴尬了,“三,三叔。”
  
  “老四为什么没有去饭堂用膳?”
  
  段星野想了想道:“三叔,您要是心念红尘家人呢,咱们就别出家了。”
  
  “您要是执意出家呢,也就别管这些事了……”
  
  段修齐喉结微动,一阵语塞。
  
  白初薇觉得房内气氛略显微妙,她咳嗽了一声,道:“寒寒,我是为了让你清醒过来。”
  
  “我知道。”段非寒从床上下来,在镜子面前整理着自己的衣着,轻描淡写地道,“你说让我做你道侣而已。”
  
  “噗——”白初薇差点喷出来,“你梦里的事情你还记得?我那是口嗨。”
  
  白初薇瞥了一眼,看到段非寒眉眼微冷,无所谓地道:“对,就是我说的,可有个前提啊,你要是能跟我一样,做道侣就做道侣,我不亏!”
  
  可惜了,全世界就剩她一个神了,没人能跟她一样。
  
  道侣和普通人的结婚是有差距的,普通人结婚了还能离婚,然而绝大多数的修行者此生仅有一位道侣。
  
  道侣不仅是身体的灵修交l融,还有深达灵魂的契合。
  
  段非寒唇角弯了弯,低沉的嗓音带着初醒时的些许沙哑:“那你记住今天的话。”
  
  白初薇看得稍稍晃了晃神,他一向冷清,突然浅浅一笑就好像冬日里突然化开了冰,有春水潺潺流动。
  
  长这么好看,难怪她刚才舍不得扇他。
  
  这脸当道侣,还真够了。
  
  白初薇看着段非寒静静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着,安静地洗漱,秀眉蹙成一团问道:“寒寒在想什么?”
  
  “我母亲手腕上的那个图纹。”
  
  昨天他看到白初薇拿出来的那个图纹,隐隐便觉得在哪里见过,刚才一场梦彻底想了个透彻。
  
  白初薇摸着下颌,轻笑道:“我之前就一直很奇怪,寒寒的母亲很爱你,为什么你妈妈让你看着她跳楼,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一个爱自己儿子的母亲,应该知道亲眼看着自己跳楼的儿子会有多大的心理阴影。
  
  白初薇舌l尖抵在上颚轻轻打了一个圈,慵懒地轻嘲:“魔域。”
  
  又是那群魔修。
  
  有意思。
  
  *
  
  方沁家住在离帝都不远的位置,她和保姆带着哭闹不止的弟弟坐着车朝家的方向赶。
  
  “手疼,手疼。”
  
  方沁沉下脸:“别喊了!”
  
  接骨的医生说了,耽误了时间可能以后手臂活动不会有那么灵活了。
  
  方沁心里有些不安,生怕父亲知道了弟弟的手出了毛病。
  
  三个人从车上下来,看着面前的别墅当场就傻了!
  
  方家的别墅并不大,一共两层。
  
  一棵大树直接穿破了别墅的房顶伸了出来,翠绿新发的绿芽在风中摇曳。
  
  方沁:“……”她没见过这种树。
  
  明明走之前还只是一只发了芽的树枝,这才几天啊就成了大树?吃生长激素都没这么快。
  
  方沁领着弟弟和保姆,小心翼翼地推门朝里面走,一眼就看了在那棵树下的中年男人。
  
  方父转过头,对着女儿哈哈大笑起来:“沁沁,咱们家发了,从天上掉下了灵宝珍树!你闻,这空气是不是好多了?你妈的皮肤都好了!”
  
  方沁看着别墅中的那棵大树,瞠目结舌。
  
  方父一张脸激动得通红,犹如中了六合彩一般:“发财了,咱们家真的发了。”
  
  他眼神一变,忽然有些怒气冲冲起来,冷哼了一声道:“帝都变天,刘家登位。我呸,刘家以前只能排在我们身后,这一次宴请帝都名流,竟然连我们家都没有请?”
  
  方父气得直喘气:“我听说他们请了什么破仙姑都没请我方家。等着,等我们靠着这棵宝树东山再起。”
  
  帝都周家之流这些也就罢了,毕竟是真·帝都豪门。
  
  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什么仙姑也请了,却不请他们方家,刘家这是特意在打他们方家的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