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29章 花钰的秘密  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花钰姐已经失踪一整个星期了?”白荒略带惊讶,他直到现在才知晓这件事情。
  
      “其实也不能算是失踪吧,你应该知道老板的性格,绝大多数时间她确实很喜欢一个人呆在房间,不过偶尔也是会出去到处转悠转悠,失联一个星期还挺正常的,毕竟老板又不是什么弱女子,应该不可能会碰到什么危险吧。”兔女郎女子说。
  
      再度喝了一口莫吉托,白荒的神色显得相对凝重。
  
      虽然花钰有时候确实会去外面解解闷,但也不至于连续一整个星期都杳无音信,这不符合花钰的作风,除非花钰是有什么重要的私事要做,所以才会瞒了周围所有人。
  
      使用自己的感知能力探查了一下,白荒也确实没有发现花钰的踪迹,至少花钰确实不在方圆十里之内。
  
      “白荒弟弟,要是你实在放心不下的话,那你可以直接打电话联系一下老板,她总不至于连你的电话都不接。”兔女郎女子讲了。
  
      闻言,白荒也没迟疑什么,当即将自己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并给花钰拨去通话。
  
      “嘟!嘟!嘟!”
  
      数十秒过去,通话始终都是一阵又一阵的嘟嘟声响,不知出于什么缘故,电话另一边的花钰确实是联系不上。
  
      “奇怪,老板竟然没有接你的电话,我想老板应该是在忙着什么事情吧,你晚点再试着打给老板好了。”兔女郎女子建议。
  
      “我想问一下,花钰姐最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反常的举动,你们一直都呆在酒吧这里,应该知道花钰姐最近的情况吧。”白荒开口。
  
      “从实际的情况而言,老板最近一直都挺正常的,吃糖牙棒吃嘛嘛香,不存在任何反常的举动。”一名调酒师说道。
  
      听了这些,白荒心里不免诧异了起来,既然花钰没什么反常举动,那为什么又会连续一整个星期失联。
  
      白荒只希望自己是单纯想多了,大家都不希望花钰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呀,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就在老板离开酒吧的前一天晚上,我去老板房间给她送酒的时候,老板一边看着月亮一边在那轻声嘀咕了几句,具体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好像是说着什么时间到了,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老板就突然不辞而别,我们大家都以为她是去外面散心了。”兔女郎女子阐述。
  
      “时间到了?”白荒仔细琢磨着这个词汇,但仍旧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究竟是什么时间到了?
  
      花钰该不会真的离家出走了吧?
  
      “白荒弟弟,老板该不会是真的碰到什么事情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必须一起去把老板找回来才行,要是没了她的坐镇,酒吧就不在是以前的酒吧了,大家都是因为老板聚集在一起的,绝不能对老板坐视不管。”兔女郎女子紧张了起来。
  
      同样,周围其它工作人员一个个也是尤为认真,比起维持酒吧的正常营业,大伙自然是更加担心花钰的安全。
  
      只是目前大家都没有真正的头绪,谁也不清楚花钰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一时之间也不好贸然胡来,只能等着白荒给个最终的结果。
  
      别看白荒跟大家比起来是年纪最小的那个,但若轮到最能猜透花钰心思的人,那白荒绝对是处于第一名的位置。
  
      所有人都很清楚,白荒和花钰之间的姐弟关系,当真是比亲姐弟还亲。
  
      “这样吧,晚些时候我再试着联系一下花钰姐,如果明天中午之前还是没办法联系到她,那大家就一起帮忙找找,依我看,情况应该不会演变成特别糟糕的地步。”白荒说。
  
      “嗯,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暂时按你的意思来办。”兔女郎女子回复。
  
      随后,兔女郎女子等人全都从白荒身旁走开,周围还有很多客人需要酒水,大家只能陪白荒稍微聊上那么一会。
  
      喝着杯里剩余的莫吉托,白荒的神色显得特别平淡,虽然有一点担心花钰的处境,但从直觉来说,他确实不认为花钰会在外面吃亏。
  
      一杯莫吉托喝完之后,白荒起身跟一些工作人员打了打招呼,接着就准备离开了。
  
      原本白荒今晚是打算跟花钰简简单单聊一聊,不成想碰到了不好的时机,暂时只能先回京都那边再说。
  
      “等一下,白荒弟弟,在离开之前,我建议你先去老板的房间看一看,也许会找到什么线索那也说不定。”兔女郎女子在不远处说。
  
      “哈?别闹了,花钰姐的房间可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要是让花钰姐知道我偷偷进了她的房间,那我恐怕会死得很惨,你这是要我万劫不复啊。”白荒哭笑不得。
  
      “非常时候就要使用非常手段,你放心进去吧,不会有人私底下揭发你的,无论怎么样,早点找到老板才是最为稳妥的做法,你跟老板的关系比较特殊,只能拜托你了。”兔女郎女子接着说。
  
      “去吧去吧,今晚的事情老板绝对不会知道。”
  
      “弟弟,我们的信用你完全不需要质疑,你尽管大大方方进入老板的房间,一切都有我们顶着。”
  
      “快点去看看吧,老板以前最照顾的员工就是你了,你可不能在这种时候打退堂鼓,男人就要勇敢一点才行。”
  
      周围其它工作人员纷纷发言,大家已经有了统一的想法。
  
      比起无头无脑地去追查花钰的下落,倒不如先行检查一下花钰的房间,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那也说不定。
  
      这是所谓的直觉!
  
      无奈泛起几分苦笑,白荒真是服了酒吧的大伙,一个个表面看着那么淡定,其实内心都很担忧花钰的情况,只是没有特别表现出来而已。
  
      转过身迈开步伐,白荒这就往酒吧后台走去,在这种时候也不需要矫情什么了,早点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才是最为重要的。
  
      稍过片刻,止步在花钰房间门口,白荒暂时愣住了神,他的视线正在看着旁边的墙面。
  
      墙面并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只是有一副很丑的兔子涂鸦而已。
  
      这兔子涂鸦是白荒很早之前留下的,因为花钰当初总是欺负自己,出于实在是气不过,自己当时就产生了一丢丢的报复心理。
  
      花钰最为喜欢的布置风格是简约,所以不管是房门还是房内的一切,那都是简简单单毫不花俏.
  
      而白荒那个时候也恰恰很清楚这点,这才会拿着画笔在房间门外的墙边胡乱涂鸦,并且也已经做好了被花钰痛揍一顿的准备。
  
      很神奇的在于,也不晓得是出于什么原因,花钰那一次竟然没有揍他,导致他整个人都是懵懵的,根本不敢相信花钰会忍住自己的脾气。
  
      大概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花钰揍他的次数也就变得逐渐减少,让他短时间内别提有多不适应,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阳光明媚了。
  
      想到昔日的种种,白荒嘴角已是下意识扬起些许弧度,都是一些痛苦当中掺杂着幸福的回忆,当真是无比珍贵。
  
      轻轻推开房门,白荒走进花钰的房间当中。
  
      迎面而来的,那就是一股无比好闻的香味,这股香味跟花钰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是玫瑰花和栀子花之间的混合香味。
  
      往房间各处看出,白荒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值得发现的东西,也许花钰离开之前会留下什么线索。
  
      怎奈很可惜的是,在经过白荒的多方位扫查之后,他仍旧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除了衣柜之外,房间各处都已经被他查遍了,想来花钰这次消失得确实很干脆,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至于白荒为什么不翻开衣柜,其原因也是特别简单,衣柜里面肯定都是花钰的私人衣物,作为一个男孩子,他不太方便做这种事情,更别说还是偷偷摸摸的,不能搞得像个痴汉一样。
  
      沉默数秒,白荒已经打算离开花钰的房间,继续待在这里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意义。
  
      恰逢此时,在白荒往外走去的期间,他的视线刚好扫视了一眼梳妆台的位置。
  
      梳妆台那边白荒刚才已经看过了,除了化妆品就是化妆品,以及一个不起眼的玩具小熊,但这仅仅只是出于刚才的正面视角,如今从侧脸视角一看,他则是发现了一丝丝猫腻。
  
      “那个是......”
  
      嘴里嘀咕一声,白荒走到梳妆台旁边将玩具小熊拿了起来。
  
      白荒刚才看出的猫腻,其实是玩具小熊后面的一部分凸起绒毛,如果没有仔细观察的话,这个细节是很难被人发现的。
  
      退一万步来讲,即便这个细节真的被发现,那往往也是不会被人所在意,玩具熊有凸起绒毛确实很正常,毫无违和感。
  
      在玩具小熊背后摸索了一会,白荒顺利找到了一条裂缝口,随即将手伸了进去,想知道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
  
      同时白荒也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道歉,在花钰不在的时间偷偷摸摸做着这种事情,多多少少也是有罪的,他之后一定会主动向花钰坦白这件事情。
  
      所以,就让他暂时任性一下吧。
  
      摸索了摸索,白荒最终从玩具小熊体内掏出一堆照片,估摸着有个二三十张。
  
      起初刚开始,在白荒还没看照片的时候,他下意识觉得自己手里的照片应该是花钰的私房照,就是那种比较隐秘的照片,否则也不会被花钰刻意藏到玩具小熊体内,这摆明是不想被人发现。
  
      “嗯?这...这是......”
  
      然而,当白荒看到第一张照片之后,他毫无疑问是当场征住了神。
  
      只因事情跟他预想当中的完全不一样,照片哪里是什么花钰的私房照,实际上根本就无关花钰的事情!
  
      带着相对复杂的心情,白荒看着后面一张又一张的照片,直至看完为止,他仍旧是没有看到任何花钰的照片。
  
      照片里面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白荒自己!
  
      嗯,是啊,隐藏在玩具小熊体内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白荒的形象,跟花钰自己完全不沾边。
  
      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只能讲这些照片都是花钰私自藏起来的,并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如果不是白荒这次偶然进来,那恐怕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发现这件事。
  
      在稀里糊涂的情况当中,他似乎是发现了花钰很大的一个秘密。
  
      必须要提及的是,白荒本人确实对这些照片不知情,同时他自己也没有这些照片的备份,从角度来看,所有照片都是花钰偷偷拍下的,并且跨越了很多年的时间段。
  
      第一张照片是白荒刚来酒吧的时候,最后一张照片是白荒离开酒吧的时候,在这两者当中,白荒的年龄和身高全都增长了许多。
  
      说真的,白荒没想到花钰会对自己关心到这种程度,有一种姐姐看着弟弟长大的感觉,并且将一切全都记录在了照片里面。
  
      发了一会呆,白荒将所有照片全都放回玩具小熊体内,也许这些照片对花钰很重要,他可不能把这些照片给损毁了。
  
      按着原来的位置,白荒将玩具小熊摆在梳妆台。
  
      “小熊啊小熊,要好好藏着这些照片哦,千万别把这些重要的照片弄丢了,否则的话,花钰姐一定会生气的。”白荒摸着玩具小熊的脑袋。
  
      “......”
  
      唯一回应白荒的,那自然就只有房内无穷无尽的尴尬,总不至于玩具小熊会突然开口。
  
      “咳咳!”
  
      咳嗽两声,单人表演的白荒稍微缓和了一下气氛。
  
      肯定是因为平时跟楚璃待久了,所以才在无形当中被楚璃传染了傻气,他刚才竟然在跟一只玩具小熊对话,光是想想那都觉得特别羞耻。
  
      幸好自己的女朋友慕千怜不在这里,不然慕千怜一定是会乐疯,到了那时候,白荒在慕千怜心里的威严那就荡然无存了。
  
      缓过神,白荒静悄悄退出花钰的房间,这次过来也不是没有收获,算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吧。
  
      站在空阔的走廊,白荒凭空唤出任意门,随即步入任意门当中,
  
      下一刻,白荒所出现的位置,是位于京都境内的湖边别墅大厅,他已经回来了。
  
      “来来来,喝茶喝茶,姐姐好久没来了,这次可不能太早离开哦。”
  
      沙发区域,楚璃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她和慕千怜正在招待客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