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28章 特殊日子  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切,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老实交代吧,你是跟哪个女孩子学习的撩妹技巧。”慕千怜嗔了白荒一眼。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问好吧,我的撩妹当然是从你那里学的。”白荒说。
  
      “乱讲,我什么时候教过你撩妹了。”慕千怜讲道。
  
      “你写的小说涵盖了各种各样的撩妹技巧,我最近一直在看你的小说,撩妹技巧有所提升很正常。”白荒讲着。
  
      一听白荒是通过自己小说学习的撩妹技巧,慕千怜赶忙说道:“用我写出来的撩妹技巧撩我,你可真是有够厉害的呢,怎么不干脆直接上天呢。”
  
      “有一说一,怜儿,自从看完你的小说之后,我确实是得到了很多有关于恋爱的经验,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偷偷摸摸成为了恋爱大师。”白荒笑言。
  
      “什么恋爱大师啊,我只是在小说里面简单论述了自己的恋爱观点而已,才不是什么大师呢。”慕千怜开口反驳。
  
      “好吧,暂时先不说这个,我现在就想问一问,你那部小说的最终季打算在什么时候发布。”白荒带着很大的好奇,他很早就已经成了慕千怜的忠实读者。
  
      “最终季还早得很呢,艺术来源于生活,最终季的内容是有关于夫妻之间的,所以要等我们两个结婚之后,我才打算发布小说最终季的内容。”慕千怜讲道。
  
      这话一听,白荒立刻聚精会神看着慕千怜,意味深长问着:“怜儿,你这是在暗示我们两个要早点结婚吧?”
  
      “什...什么啊,你不要乱想好不好,我才没有暗示什么呢!”慕千怜红着脸反驳。
  
      见着慕千怜突然泛起几分羞涩,白荒心里自然是很懂,但也没有再去戳破慕千怜的小心思,以免慕千怜的脸蛋红得跟苹果一样。
  
      无论怎么样,白荒和慕千怜绑定夫妻姻缘这已经是事实,不管以后发生怎样的事情,他们两个之间的夫妻姻缘是绝对不会发生变化的。
  
      结婚只是时间的问题。
  
      为了避免被白荒继续调戏,慕千怜夹了一些饭菜立刻从厨房跑开,去了大厅那里跟楚璃一起作伴。
  
      每当谈到有关于结婚的话题,慕千怜都很容易变得不知所措,白荒和慕千怜也已经彻底捅破了窗户纸,一切的一切全都特别玄妙。
  
      晚上八点多,白荒在厨房洗完碗筷,接着走回大厅当中,随便拿了一串葡萄吃着。
  
      慕千怜和楚璃全都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同时各自拿着一盘饭后水果,一个个别提有多享受。
  
      “荒宝宝,别在旁边傻站着了,坐下来一起看电影吧,反正晚上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即便有,那也是你和怜儿半夜的事情,现在还早着呢。”楚璃说道。
  
      “咳咳!”慕千怜故意干咳两声,以此缓解相对有些暧昧的气氛。
  
      偷偷笑了一下,楚璃真是服了慕千怜,明明都已经白荒坦诚相待了,但谈到那种事情的时候却还是这么羞涩。
  
      慕千怜的境界还不够啊!
  
      “怜儿,有件事情跟你说一下,等会我打算回问天市一趟。”白荒吃着葡萄说。
  
      闻言,慕千怜带着讶异模样看向白荒,“嗯?你回问天市做什么?”
  
      “找个人。”白荒讲道。
  
      “谁啊谁啊,荒宝宝,你该不会是想回问天市找别的女孩子吧,我告诉你哦,你现在已经和怜儿生米煮成熟饭了,可不能在外面乱来。”楚璃说。
  
      “我是去找花钰姐。”白荒接着讲。
  
      “哦,原来你是要去找花钰姐姐啊,我还以为你想找谁呢,找花钰姐姐那就没事了。”楚璃自顾说着。
  
      在她看来,花钰有魅力归有魅力,但白荒和花钰之间一直都是很纯粹的关系,这点大家都很清楚,一点问题都不存在。
  
      “既然你是要去找花钰姐,那你就安心去吧,不用着急回来。”慕千怜柔声讲。
  
      “你不问一问我是去找花钰姐做什么吗?”白荒开口。
  
      摇了摇头,慕千怜面带淡笑回复:“没什么好问的,你只是出去串个门而已,我又有什么好多问的呢,我可不是那种一定要随时随地掌握男朋友行踪的女孩子,这样的关系并不是爱情,而是一种过度的掌控欲。”
  
      慕千怜如此通情达理的回应,让白荒心里怪感动的。
  
      有些时候慕千怜确实是一副醋王本醋的状态,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慕千怜一直都是特别通情达理的形象,就跟一个女天使似的,身上散发着难以形容的人性光辉。
  
      慕千怜都已经坦诚到这种地步,白荒也不再卖什么破关子,当即解释道:
  
      “关于我从小就失去父母的事情,你和楚璃都是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从小就过得特别清贫,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过着有一天算一天的生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某一天晚上我碰到了花钰姐,她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我带到了她那里,让我有了一个特别稳定的工作。”
  
      “不仅如此,花钰姐每个月给我的工资都是按三倍算的,酒吧的大伙全都知道花钰姐对我的特殊照顾,但大伙从来都不会觉得不高兴,始终都是特别特别照顾我,这让我感激不尽。”
  
      “很多时候我都会特别怀念那阵子的生活,虽然总是被花钰姐欺负得很惨,但她对我确实没得说,我很尊敬她,也很感谢她。”
  
      白荒说出的一番话,慕千怜和楚璃全都认认真真听了,她们已经进入了白荒塑造的意境当中。
  
      “花钰姐姐真是一个好人,像荒宝宝这样不懂怜香惜玉的男孩子她竟然也愿意帮助,真是太了不起了。”楚璃带着崇拜之意。
  
      楚璃断定,白荒不懂怜香惜玉的性格绝对是一直都有的,即便这样花钰都愿意照顾白荒,这足以证明花钰是有着何等宽广的胸襟。
  
      身为花钰的头号小迷妹,她果然没有崇拜错人。
  
      “荒荒,让我猜一下,很多年之前的某一天晚上,其实就是指的今晚对吧?”慕千怜说出自己的猜测。
  
      “嗯,就是今晚。”白荒如实回复。
  
      这下子,慕千怜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今晚是一个对白荒而言相对特殊的日子,所以白荒才会想回问天市一趟。
  
      “那你赶紧去吧,不要迟疑了,花钰姐姐平常一直都是一个人呆着,也是时候该热闹一下了,虽然你并不属于会制造热闹的类型,但我想,倘若花钰姐姐今晚突然看到你,那肯定是会很惊喜的吧,你快点去吓花钰姐姐一跳吧。”慕千怜笑着。
  
      “那我走咯?”白荒有些心里没底,一切全都进行得过于顺利。
  
      “你倒是走啊!难不成真把我当成了母老虎吗!”慕千怜质问。
  
      “唰!”
  
      脑海中一道意念闪过,任意门立刻出现在白荒身前。
  
      “你们两个待在家里乖一点,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我,晚点见。”
  
      话音落下之际,白荒已是步入任意门当中,就此消失在慕千怜和楚璃的视线。
  
      “怜儿,你为什么不提出跟荒宝宝一起过去的意愿呢?”楚璃问着。
  
      这话听到耳中,慕千怜先是咬了一口苹果,然后回道:“先不谈我是怎样的想法,以你这丫头喜欢闹腾的性格,正常情况下你一定是会求着荒宝宝带你一起过去,可你这次却什么都没说,这是为什么呢?”
  
      “很简单啊,我闹腾归闹腾,但却很清楚这次并不适合我一起跟过去,所以我什么都没多说,我不想给荒宝宝心里添堵。”楚璃讲。
  
      “那就对咯,连你都能明白的道理,我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傻妞。”慕千怜捏了捏楚璃的脸。
  
      “嘻嘻,怜儿,既然你捏了我的脸,那我就要试试你现在的上围了,听说成为真正的女人之后,上围会有不可思议的变化呢。”楚璃秉着一副色眯眯的眼神,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对慕千怜动手动脚。
  
      “啊!你别乱来!”慕千怜连忙护着自己。
  
      在这之后,楚璃和慕千怜在沙发上展开了一系列的嬉闹,两女全都玩得特别开心,并没有因白荒的暂时离开而感到空荡荡的。
  
      与此同时。
  
      问天市境内,一家酒吧门前,白荒两手插兜站着。
  
      看着眼前极为熟悉的酒吧,白荒不免产生了一阵感慨,稍微一想,他已经有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酒吧今晚是正常营业,站在门口都能听到里面的嘈杂音乐声,叮叮咚咚震耳欲聋。
  
      迈开步伐,白荒独自一人走进了酒吧里面。
  
      来到主厅区域,白荒看到所有位置都已经坐满,酒吧的工作人员来回忙活,因此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白荒回来,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处于中央位置的吧台只有几个调酒师在那坐镇,平常若是运气好的话,客人就能看到酒吧老板花钰在那亲自调酒,不过概率很小就对了,花钰一个月也就只出面几天。
  
      但千万别小看花钰短短几天的出面次数,绝大多数的客人都是为了碰一碰这个运气,以花钰的姿色,客人能够多看几眼那都觉得特别满足。
  
      总之,只要酒吧是处于营业的时间段,那么客人肯定就是络绎不绝,从来没有客流量稀少的时候。
  
      “嘭!”
  
      在白荒回忆往事的关头,有个满身酒气的中年男子直接撞在了他身上,同时,中年男子手里的酒杯摔落在地。
  
      借着酒劲上头,中年男子指着白荒大喊道:“臭小子,你故意找茬是不是,给我去买一瓶上好的伏特加赔罪,否则爷爷今晚要你好看!”
  
      “是你自己不长眼撞上了我,我为什么要给你赔礼道歉?”白荒开口。
  
      “呦呵,你这小白脸还挺嚣张是吧,知不知道爷爷是谁,我可是附近一条街的老大,一句话吩咐下去整条街都要抖三抖,像你这种小白脸,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跪地求饶!”中年男子带着戏谑笑容,丝毫不将白荒当一回事。
  
      “我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在这家酒吧闹事,否则的话后果会很惨的。”白荒默默一笑。
  
      “哈哈哈,后果会很惨?那我倒是要问上一问,你说的后果究竟是有多惨,我可是这里的老顾客,所谓顾客就是上帝,这里有谁敢动我?”中年男子大笑。
  
      “有没有人敢动你,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白荒平淡说。
  
      见着白荒如此嚣张的态度,中年男子心里那是极其不爽,顺势直接拎起旁边的椅子,一出手就准备当场砸向白荒脑袋。
  
      “嘭!”
  
      伴随一道啤酒瓶碎裂的声响,中年男子两眼翻白倒在了地上。
  
      中年男子还没来得及对白荒动手,他自己就被别人弄晕了。
  
      “荒弟弟,你这小子回来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要不是姐姐我眼疾手快,你恐怕就要吃苦头咯。”一位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女子讲道。
  
      这名女子是酒吧最早期的工作人员之一,当初白荒被花钰带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了,平常特别喜欢穿一些比较潮流的服饰,比如兔女郎服装,比如女仆服装,都很潮流。
  
      “我知道这里很安全,所以我一点都不慌。”白荒笑说。
  
      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兔女郎女子示意其它工作人员将中年男子拖走,按照酒吧的规矩,只要有人敢在酒吧里面闹事,那就会被直接砸晕丢到外面,这属于酒吧的经典特色。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周围的其它客人见了这一幕一点都不讶异,酒吧的行为是在保证大家的安全,否则老是有酒鬼闹事的话,这酒可就喝得不畅快。
  
      “白荒,你怎么回来了!”
  
      “哇!稀客啊!臭弟弟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不要喝一杯莫吉托,我这就给你调。”
  
      不一会,酒吧其它工作人员纷纷留意到白荒回来,白荒宛如团宠一样,被大家争先恐后打招呼。
  
      高高兴兴聊着天,白荒坐到吧台前方的位置,由一位调酒师给他弄了一杯莫吉托,薄荷口味的鸡尾酒,喝起来尤为清爽。
  
      尝了一口莫吉托,白荒挑重点问着:“我这次回来是要找一下花钰姐,她应该在房间吧?”
  
      “不在啊,老板出去了,而且连着一整个星期都没回来,我还以为你知道老板的行踪呢。”兔女郎女子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