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四十一章上阵父子兵  我娘子天下第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延玉回过神来,刚想问小妹为何天下只要九十九,另外的其一呢。
  
      尚未来得及开口,攻城的前军忽然传来明亮的金箔声。
  
      呼延玉咽下去想要说的话,朝着城墙张望了过去,小妹呼延筠一直跟自己呆在一起,并未下令收兵停止攻城,既然如此前军为何传出鸣金收兵的号令。
  
      刚刚走到了沙盘前还没有看多久的呼延筠瑶也诧异的朝着前军望去,顺势拿起千里镜朝着云州望去。
  
      只见城墙下那些钩在城墙垛口的攻城云梯已经在烈火的燃烧下化成了灰烬。
  
      固定在不远处的攻城车也在烈火中十不存一了,脑海中回想起那些抱着装有猛火油探子跳下城墙的六卫老卒,呼延筠瑶惆怅的叹息了一声。
  
      “莲露!”
  
      “臣在,请大汗吩咐!”
  
      “传令木卢多带领勇士们抓紧打造新的攻城器械,这些大龙的大龙的老卒本汗佩服他们,可是佩服是佩服,为了我突厥数百万臣民,该攻城还是要攻城的!”
  
      “臣明白,臣告退!”
  
      一炷香功夫,几万进攻云州的突厥步卒撤回了大营,一个灰头土脸的将领跑到了呼延筠瑶面前,依稀可以看出是呼延筠瑶较为倚重的将领之一拔汗那。
  
      “臣拔汗那参见大可汗,臣擅自鸣金收兵请大可汗处罚!”
  
      呼延筠瑶淡淡的望着拔汗那一脸灰的样子朝着云州望了过去。
  
      望着城墙下狼烟四起的惨烈场景,呼延筠瑶淡淡的摆摆手:“你做的很好,恕你无罪!”
  
      “谢大可汗!”
  
      “说说具体战况!”
  
      拔汗那心有余悸的朝着云州看了一眼,喘着粗气擦了一下脸上的灰尘:“大可汗,不是臣攻城不利,而是那些南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咱们的攻城器械十有八九都被那些手脚不全的半百南人抱着猛火油同归于尽了!”
  
      “没有了攻城器械,咱们的勇士仅靠一辆撞门车根本攻不进去云州的城门。”
  
      “猛火油一烧起来根本扑不灭,不少弟兄们也不幸遭受了波及,被烈火活活给........给......”
  
      不知道何时走上来呼延玉轻轻地拍了拍拔汗那的肩膀:“拔汗那,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过错!”
  
      “谢王爷!”
  
      呼延玉脸色复杂的看着沉吟的呼延筠瑶:“大汗,看云州城墙之上人头攒动的模样,少数增加了数万北疆老卒,若是他们继续这样前赴后继的同归于尽,咱们打造多少攻城器械都没用,迟早会化成一片火海。”
  
      “还是得想办法破开云州的城门才行。攻城战对部众们来说实在是个短板!”
  
      呼延筠瑶托着白嫩的下巴思索了片刻眼眸一亮:“将咱们的火炮拉上来一字摆开!”
  
      呼延玉一怔,茫然的望着呼延筠瑶:“火炮?咱们什么时候有火炮这种攻城利器了,你不是没跟金女皇交涉成功吗?”
  
      “你忘了,咱们攻打西王庭的时候,本汗不是找师兄借了一些火炮吗?统一草原之后,师兄安排的那些人手只带了好的火炮回去,那些已经废掉的火炮还留在咱们呼延王庭。”
  
      “这个臣当然知道,可是那些火炮已经不能用了,加而且咱们也没有炮弹使用了!”
  
      呼延筠瑶幽幽一笑,朝着城墙之上努努樱唇:“你知道这些,云州的将领可不知道这些。将那些废弃的火炮一字摆开,做出炮轰城门的举动,你要是云州守兵你会如何?”
  
      “迅速破坏掉咱们的火炮,防止咱们炸开城门。”
  
      呼延筠瑶摊开手轻轻耸耸肩:“让他们炸去呗,反正已经废弃了,能消耗一些他们的炮弹是一些,总比炸咱们的部众要好吧,没有了火炮的威胁,步卒们攻城的压力不会太大了!猛火油的威胁虽大,可是你觉得他们能存多少?”
  
      呼延玉双眸一亮,可是最后又犹豫了起来。
  
      “万一云州守军不上当怎么办?”
  
      “呵呵!风声鹤唳的云州不敢赌的!”
  
      “这倒也是,他们赌不起的。可是那些火炮从后方运来少说也得十五天啊!”
  
      “本汗料到会有这一步,已经让部众们跟粮草一起运来了,你去安排一下吧,本帅思索一下对付猛火油烧咱们攻城器械的办法。”
  
      “臣领命!”
  
      “把汗那!”
  
      “臣在!”
  
      “让勇士们修整,生火造饭!”
  
      “臣领命!”
  
      云州城墙之上云冲眼眶通红的望着城墙之上的惨重。
  
      城楼上插满了箭簇,不少老卒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突厥的箭矢一箭毙命,高大的云州城墙仿佛一个硕大的刺猬一般。
  
      城墙下焦糊的气味刺鼻异常,上次国战免遭厄难的云州难逃满目疮痍的命运。
  
      “冲儿!”
  
      “末将........爹.......大帅,你受伤了!”
  
      云阳被一身甲胄的云家二爷搀扶着,脸色有些发白,右胸膛上面插着一直突厥的箭矢,箭尾已经被利刃整齐截断。
  
      云阳捂着被鲜血浸透的甲胄,扫视着城墙之上的惨烈场景昏暗的双眸隐隐凝聚一丝水雾。
  
      “小伤,被流矢射到了,好在伤口不深,找军医取出来箭头包扎一下就行了,老弟兄们还有多少。”
  
      云冲的语气有些低沉:“粗略估计老前辈们战死了近乎一万多人,具体多少司马尚在统计。”
  
      云阳闻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是老夫害死了他们啊!”
  
      “老帅!”
  
      “老帅!”
  
      云阳望着周围聚集来的北疆老卒缓缓睁开了眼睛,愧疚的看着那些眼神狂热的老弟兄被云家二爷搀扶着行了一礼。
  
      “老弟兄们,云阳对不起你们啊,你们本该颐养天年的,是我亲手又将你们送上了战场啊,云阳对不起你们啊!”
  
      “老帅,千万不要这么说,是弟兄们甘愿赴死的,能战死在这活了大半辈子的北疆,我们死得其所!”
  
      “老吴说的对,老帅,弟兄们死得其所啊!”
  
      “黄土埋半截的老骨头一把,死在哪里不是死啊,能再为大龙效力一次,值了!”
  
      “老弟兄们一个接一个的去了,我们活着早就没什么念想了,今日能跟昔日的老哥哥们,老弟们一起赴死,我等荣耀也!”
  
      “荣耀!”
  
      “荣耀!”
  
      “荣耀!”
  
      上万稚气未消的声音响起,云阳等人下意识的朝着城墙之上张望过去。
  
      只见那些战死老卒身边的少年郎默默的从怀里取出一条白绫系在腰间,深深的凝望了一眼手中的战功牌便揣进了怀里。
  
      有些少年郎则是孤身一人,探着身子朝着城墙下张望了一眼,双膝跪在城垛下磕了几个响头。
  
      上万少年默默的将手中的破旧旌旗插到了城墙之上,弯腰拿起了身边亲人们遗留下的兵刃朝着云阳单膝跪了下去。
  
      他们的动作并不整齐,也毫无纪律可言,在老卒们看来甚至有那么些散乱无章。
  
      完全就是一群狗屁不懂的新兵蛋子。
  
      可是能被老卒们忍痛带着亲赴疆场,他们毫无怨言的跟了过来就说明他们已经不再是一群新兵蛋子了!
  
      可是见到这些少年稚嫩的样子,城墙之上的所有人都眼红了起来。
  
      “爷爷!”
  
      “爹爹!”
  
      “他们说了,他们战死了,就该我们上战场了!”
  
      “参见大帅!”
  
      “参见大帅!”
  
      “参见大帅!”
  
      云阳深深的凝视着那些少年郎,深吸几口气轻轻地拍了拍云冲的肩膀。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云冲听令,为儿郎们拟造军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