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五十七冲我来的  神秘复苏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来了?
  刻墓碑的声音响起,众人刚松下的一口气再次提了起来,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太快了。
  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刚刚死掉了一位灵异论坛的成员,这才过了多久,十几秒,还是二十几秒?
  顶多一分钟吧。
  鬼的袭击接踵而至,从第一次罗素一的死开始,这应该是第四次袭击了。
  杨间听到这声音之后脸色一沉。
  按照他的计划,是在第三次袭击之后,第四次袭击开始之前结束掉送信的任务,但是没想到78号坟墓的根本没有找到,那个坟墓仿佛消失了似的根本就不存在这片区域,否则的话这么多人去找怎么可能毫无发现。
  “第四个人要死了,这次会是谁?”孙瑞杵着手杖站在原地,脸色也很难看。
  虽然知道鬼的袭击方式是在墓碑上刻名字,但是这种袭击无法抵挡下来,连他都没有信心能在这种袭击下存活。
  “78号墓还没有找到么?再不找到的话我们这样拖下去的话说不定要团灭在这里,你们想活命的就赶紧找,范围扩大一点,不要围在这里,走远一点死不了的。”孙瑞焦急的低喝了一声,命令那些灵异论坛的成员。
  其他人冷汗直汗,自然是很拼命的是在寻找78号墓。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诡异。
  这里七十到八十号的墓都有,唯独少了那78号墓,范围扩大寻找也没有用,因为很快就有人发现远处的坟墓已经变成了一百多号了。
  也就是说,如果有78号墓的话那么一定是在这片区域,绝对不会离的太远。
  “没找到,这里没有。”
  “我也没找到,根本就没有所为的78号墓。”
  “我都已经找到了一百多号的坟墓了,但唯独没有你说的那坟墓。”
  他们这是第二次报告情况了。
  这次寻找的比第一次还要仔细,任何的细节都没有放过,可是六七个人散开来寻找,却还是没有找到那座坟墓。
  “果然是被那鬼邮局耍了么?那鬼地方就不该存在,回去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拆了那栋楼。”孙瑞脸色阴沉,心情很是糟糕。
  “不,有七十八号墓,只是我们找错了而已。”
  杨间这个时候将手中拎着的那条手臂随意丢到了一边。
  落在泥土上的手臂立刻就陷了下去,很快就埋进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怎么说?”孙瑞立刻转而看向了他。
  杨间目光微动道:“我刚才就在思考,这个送信任务按理说只是一楼信使的任务,邮局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让信使更好的完成任务,至于目的是什么先不提,至少送信任务出来是不可能安排一个必死的。”
  “否则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而已目前的情况来看,要在这里顶着厉鬼的袭击,再找到78号墓.....比如说,我们已经找到了,算算时间,从找到,到挖开一座坟,再到将信送到,这期间要死多少人?现在鬼已经在杀第四个人了。”
  “可是一楼的信使算上我们三人,再加上之前没有来的三个人,一共就六人。”
  “六个人,一个个拿命去填,都不够时间完成送信任务的,所以这和现场的情况产生的冲突。”
  一旁的李阳心中估算了一下,的确如此。
  按照这种情况的话,六个人死光了也不可能成功的把信送出去。
  这是一次必死的送信任务。
  但是杨间分析的也是对的,如果是必死的任务那干嘛还要多此一举。
  虽然灵异事件诡异,可毕竟也是有迹可循的,不是毫无章法的那种,哪怕是厉鬼杀人也有所谓的规律可言。
  “所以你的想法是什么?”孙瑞迟疑道。
  杨间说道:“很简单,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们是站在驭鬼者的角度上去看问题的,以为78号墓是在这些老坟当中,实际上很有可能就如信上说的那样,就在原本的福寿园内,也就是我们刚才去过的那地方。”
  “刘老太预留的墓地才是我们要找的78号墓,而死去的刘老太就是送信的目标。”
  “我们被这里发生的灵异事件误导了,不,应该是刘老太尸体的失踪误导了我们,让我们产生了怀疑。”
  孙瑞道:“我懂了,对普通信使而言,想要成功的送信,必定是会安排一个可以完成的任务,而送给刘老太这封信难度是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如果是深入这片鬼域送信的话,普通人必死无疑。”
  “因此,78号墓根本就不存在这里,所以我要回到刚才的地方去了?”
  杨间立刻道:“不,墓地不重要,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刘老太,她才是78号墓地的主人。”
  “可是这么大的一片墓园,去哪找那个失踪的刘老太尸体?”李阳说道。
  这个问题,杨间也不知道。
  他的鬼域在这里受到了影响,无法查探清楚这个墓园的一切,消失的刘老太在这是一个未解之谜。
  一具死去的老人尸体,消失在了这里,本身就透露出一种不寻常的诡异。
  “没时间了,继续找下去的话会死更多的人,杨间,还是先撤吧,我们有七天送信的时间,没必要急于这一时,等回去想清楚之后再来送信也是可以的。”
  听着寂静的墓园里那叮叮的敲击声。
  孙瑞压力甚大,有一种喘不过来气的心悸,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
  杨间目光微动,没有反驳他,因为他的话也有道理。
  这种刻名字杀人的方式太过恐怖,驭鬼者都挡不住,继续待在这里的话的确凶险。
  然而现在众人陷入了一个死局。
  找不到任何头绪。
  既送不了信,处理不了这里的鬼,只能在这里白白的消耗时间。
  “的确得暂时撤走。”杨间心中盘算了一下,觉得孙瑞此刻的提议是对的。
  风险和收益不成比,想清楚了再来也不迟,时间的确还很充裕。
  就在这个时候。
  那个叫刘欣悦的女子拉着自己的弟弟刘浩,脸色煞白,神情惊恐的往这边逃命似的跑了过来,直接就跑到了杨间,孙瑞,李阳三个人的面前。
  “我,我刚才在那边看到我那死去的奶奶了......”
  刘欣悦从恐惧之中恢复了行动,她惊魂稳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本着求救的想法将刚才的情况说出来。
  这话一出。
  三个人的注意力立刻就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你奶奶?你是说刘老太,她在什么地方?”杨间立刻追问道。
  “我,我不知道,刚才我就看见奶奶站在那边的两座坟中间,她看到我了.....后来我奶奶又消失不见了,我刚才吓坏了,没有办法行动,所以在恢复行动之后立马跑过来告诉你们,你们不要怪我。”
  刘欣悦说话有点絮乱,恐惧之中带着哀求之色。
  生怕几个人一言不合就把自己和弟弟杀死在这。
  “方位,给我指出来,你说刘老太在两座坟之间,这里这么多坟,我哪知道在哪两座坟之间。”杨间说道。
  刘欣悦心惊肉跳的指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方向没有错。
  但是那方向正是叮叮的敲击声传来的位置。
  不远,也不近。
  几人心头一跳。
  诡异出现在刘欣悦面前的刘老太,消失的方向是鬼所在的方向。
  这事情听着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鬼,是那死去的刘老太么?
  三个人脑海里冒出了这个想法。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要去确认一下那个鬼的真实身份了,说不定顺着那声音真能找到刘老太。”杨间说道。
  孙瑞道:“太危险了,这第四声敲击声一停,我建议立刻撤退,继续拖下去的话,第五个敲击声响起,又得死一个,抽奖万一抽到我们头上那就完了,我们赌不起。”
  “万一我们走了之后这里的敲击声还在响起呢?”杨间目光一凝道;“那岂不是自己掐断了自己的活路?”
  孙瑞怔了一下,险些忘记了这个可能。
  “那敲击声持续的时间不长,等你找到之后鬼可能又会出现在别的地方,鬼的出现我刚才确认过,是无规律的,有时候近,有时候很远,而在这里我们只能靠跑,想要敢在鬼杀人完成之前找到很有难度。”
  “弄不好会在这里一直兜圈。”
  杨间不想浪费时间,立刻道:“你们把人聚拢,做好准备离开,我去找,再赌一个人,第五声敲击声结束之前我如果没有找到鬼,那么就立刻撤退,如果找到了鬼,我会去阻止鬼继续杀人,这样我们待在这里就不需要承担这种随时被杀死的风险了。”
  “好,那就依你。”孙瑞点头同意了。
  他知道杨间不甘心,他也不甘心,不过再赌一个人的话他还是敢赌的,就怕无止境的拖延下去,那才最致命。
  话一说完。
  杨间二话不说就一个人冲了出去,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直奔那敲击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他鬼影附着在身体上,奔跑起来速度有点非人类,身体机能有点可怕,前面的一座坟头直接就一跃而过,过程之中速度不减。
  这个时候他不需要顾虑了。
  和鬼赌的就是时间,之前杨间行动还担心周围的情况,可是经过一番确认之后现在他可以放开一切行动。
  “这次的敲击声有点长,是被盯上的人姓名比较复杂么?”杨间追了过去。
  这次鬼刻字比前面两次加起来的时间都长,不知道什么原因。
  也许某个人取了一个很复杂的字体,让鬼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将字刻出来,这让杨间争取到了一些机会。
  他知道这次的行动时间不足,但如果能提前确认情况的话,也对后面的行动有着很大的帮助。
  “就一个人过去,会不会有危险?”李阳见到杨间离开莫名的有些担心。
  孙瑞说道:“放心好了,他肯定没事的,该担心的是我们,他能随时离开,我们不行,所以他才会主动承担方向分开行动。”
  “叮,叮叮。”
  可怕的敲击依然回荡在寂静的墓园之中。
  在一座老坟前,一块空碑被立在这里,一根锈迹斑斑,沾着坟土的棺材钉被一只僵硬,枯瘦而又阴冷的手掌握着,机械般的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这石质的墓碑,棺材钉敲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痕迹扭曲,逐渐的形成了一个笔画,像是在书写一个字。
  这个字体没有成形,但在旁边,有一个字已经刻完了,虽然形状奇怪,但依然可以分辨出来,那个字是......杨。
  古怪的是,这个字笔画并不算多,刻字的速度却很慢。
  比刻其他人的名字要慢上许多许多。
  一次敲击,墓碑留下的痕迹不够多,仿佛这块墓碑很硬,无法形成字体,需要不断的敲击,不断雕刻,才能逐渐的将字体完善。
  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东西保护着这个名字的主人。
  随着鬼刻字的继续。
  此时此刻了。
  大汉市,原本杨间在鬼邮局附近入住的一家酒店内。
  这酒店已经被孙瑞安排人封锁了。
  其中一个房间是杨间短暂入住过的。
  这个房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座扭曲人形的诡异瓷器坐落在那里。
  安静的角落里,这座怪异的瓷器上居然无声无息的正在不停的开裂。
  仿佛有一刻看不见的钉子在不停的敲击着这个瓷器。
  裂纹逐渐加剧,密密麻麻的布满人形瓷器的全身,仿佛随时都要彻底的破碎一样,而在这座瓷器最中间的位置,有几道裂痕比其他地方的更深,更明显。
  那些更加明显的裂纹扭曲之间形成了一个字体:杨。
  而在杨字的旁边,新的裂纹加剧,又在不停的蔓延,似乎要形成另外一个字。
  按照这种情况的话。
  在下一个字体成形的瞬间,这座诡异的瓷器就要彻底崩碎,变成满地的碎片。
  一旦鬼瓷器破碎。
  保护杨间的一层屏障就将消失不见。
  亦或许。
  这鬼瓷的存在,才让杨间的名字格外的难成形,某块为他准备的墓碑才格外的坚硬,让鬼难以刻下名字。
  回到福寿园的墓地之中。
  杨间追逐着那个叮叮的敲击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他奔走的速度非常快,马上就能追到了。
  “还没消失,那鬼到底在刻什么人的名字,笔画有那么多么?”杨间心中莫名的有些忐忑。
  这种情况透露出一种不寻常。
  不寻常,就代表着有些事情开始超过原先的预料了,这不是好事,而是危险来临的征兆。
  鬼,起了变化。
  灵异事件当中,杨间不怕鬼固定方式杀人,就怕鬼中途起了这种不可预知的变化,让原本熟悉的规律,骤然发生了改变,正如当初的鬼差一样,饿死鬼一样。
  杨间没有因为心中的迟疑就放慢速度,反而铁了心要去找到那只鬼,证明自己的内心的猜想。
  很快。
  他有些欣喜起来。
  因为杨间似乎能借着这次特殊的情况,赶在这第四声敲击声结束之前找到这只鬼了。
  “找到了。”
  猛地。
  他越上了一座大坟,直接就站在了坟头上,朝着发出叮叮敲击声的方向看去。
  视线没有阻隔。
  鬼还在,敲击声没有停止。
  杨间瞬间眸子一缩,看到了这敲击声的真实源头。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殓服,枯瘦阴冷,满脸皱纹的死人,指关节隆起的褐色尸皮紧贴着手指上,一根锈迹斑斑的棺材钉被其握住,一下下敲击着眼前的一块无字的墓碑。
  这个鬼是.....刘老太?
  “怎么可能。”杨间感到了惊愕。
  普通一个死去的老人,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只鬼。
  他手中还捏着一封红色的信件,准备送出去。
  短暂的惊愕之后,杨间打算先完成了任务再说,不管眼前这东西是真的刘老太还是真的鬼,都不重要。
  然而这一刻。
  敲击声停止了。
  第四个人的名字刻完了。
  “不好。”
  杨间鬼眼窥视,当即惊骇,从这个角度隐约可以看见那个名字的开头第一个字是.....杨。
  “砰!”
  于此同时,远在大汉市酒店房间角落里的那座鬼瓷器,因为上面的裂纹达到了极限,猛地一声炸裂开来了,变成了满地的碎片,诡异的力量同时也荡然无存,消失的干干净净,似乎冥冥之中和某种可怕的诅咒抵消了。
  但也只是抵消了一部分,无法抵消全部。
  “这次的敲击声是冲着我来的?”
  杨间这一刻汗毛直立,脚下所站的坟头泥土瞬间松软下来。
  宛如一个深渊一般要将自己吞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