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六十六章 不纠结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隆广和方太松算是反应快的,但还有那反应慢的。
  范城指着许易厉声道,“你敢诈我们?明明是你说你挨了责罚,我们……”
  话至此处,他终于觉出不对味儿来,隆广和方太松的眼睛都已经快眨得抽筋了。
  “…即便如此,你如何敢殴伤我等,还请判尊大人做主!”
  范城心已经慌了,他手中只剩了许易这一个痛脚,必须牢牢抓死了。
  许易叹息一声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今日有尊客在,虽然尔等苦苦相逼,我也只能息事宁人。判尊,我有一物,还请判尊一人独观。”
  余都使道,“莫非有什么证据,是我这个都使都不好知道的?莫非薛大人也掺和其中了?”
  她知道该自己给许易递刀子。许易能折腾出这等效果,已经出乎他的预料了。
  薛判尊急道,“都使误会了,都使当面,有什么不能说的。”
  余都使摆明了在记录案情,虽然,这事儿出的,让他极为窝火,但说到底,他只是个治下不严。
  可一旦让余都使怀疑,他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当下,许易取出一枚如意珠,催开禁制,光影浮现,显现的正是范城,隆广,方太松,冲进许易房间发生剧烈嘴炮的那一幕幕。
  “三位,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么往死里得罪许某,可想好了后事。”
  “玩你又怎样,这位子本来就是老子的,老子为了这位子,花费多少,你既然敢掺和进来,就该有自寻死路的觉悟。”
  “隆叔,这个档口,还怕跟他说实话?老子就是要跟他说实话,只有这样,才能气死他。我就是要他知道,是咱们弄的他,他又能如何?”
  “不错,老隆,不过一条落水狗,不痛打一番,都对不起他这一身狗皮。姓许的,这回,老子若不将你榨得爪干毛净,老子是小婢养的。”
  “不就是骗老子去送公文么?老子抗得住,有什么烂招,一并使出来吧,老子接的住,眨一下眼睛,我不是你们爷爷。”
  “看来你小子是什么都明白,还敢作死,啧啧,你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我叔祖就是夏院使,怎的,你不服,不服也行,认老子当爷爷,你自然也就可以叫夏院使作祖宗。”
  “………………”
  看到这里时,夏奇杰已觉天旋地转,后面更有公文送达,许易被罢官,范城三人趾高气昂,折辱许易为屎尿官,尔后,许易才暴起发难。
  一切前因后果,俱皆分明。
  范城,隆广,方太松都看傻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许易竟然提前备下了如意珠,影印了这一切。
  可这怎么可能,难道世上真有未卜先知之人?
  “冤枉,冤枉啊……”
  “此事与我无关……”
  隆广,方太松齐声喊冤,倒是范城满面死灰,软倒在地。
  薛判尊恨毒了三人,大手一挥,便有黄巾力士上前,将三人拖了下去。
  “荒唐,荒唐,薛判,你治下的吏员,如此奸邪,你这散仙院可想而知也是藏污纳垢之所,本官巡视多地,还头一次听见如此骇人听闻之事。”
  余都使拍案而起,众人皆拜倒在地,连薛判尊也拜倒请罪,肝胆俱裂。
  许易向余都使一礼道,“都使容禀,此乃三人与我有私仇,故而加害,和判尊何干。千树之山,难免藏枯枝败叶,若因发现枯枝败叶,便要烧毁大山,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薛判尊恨不得站起身来,抱住许易,在他脸上狠狠嘬一口。
  余都使冷声道,“也罢,此事,你薛判自决,夏奇杰身为仙官,徇私枉法,戕害下吏,罪大恶极,着散仙院派员送往治职都论罪。许易,本官如此论断,你可有话说。”
  许易道,“都使论断分明,下吏心服口服。”
  余都使道,“你可有所请?”
  许易面上现出迷惘,忽而,一声叹息,“下吏一心为公,却遭小人嫉恨,若非判尊神明,都使明断,险遭小人所害。事已至此,我已心灰意冷。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渠沟。去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词未罢,许易已行远。
  余都使怔怔立在当场,眼中满是迷惘,这家伙到底是演的,还是真的,若是演的,这演技,这捷才,嘶!
  “想不到,真想不到,我麾下竟有如此人物,名士风流,名士风流,薛某失职,失职啊……”
  薛判尊喃喃语道,他算是弄明白,余都使为何找过来了,就冲这家伙临走时吟诵的这些句子,就当得起名士风流。
  惊叹罢,薛判尊心底已经做好了决定。有些人,该送上路的,绝不能手软,不管他背后站的是谁。
  无他,今日事件,随着许易临去时喷出的那些句子,定然是要闹大,传开的,立时就会聚成舆情。
  他薛某人在舆情中会以什么形象出现,全靠他对范城,隆广,方太松的处置。
  为了自家官声,牺牲些罪人,没什么好纠结的。
  …………
  余都使走了,并没有私下接见许易,倒是小陶来过一次,转达了余都使的意见,说欠许易的人情,这次可算还清了。
  许易当面谢了,虽说余都使并没有费多少辛苦,但她的出现本身,就意义重大,若无余都使,这事儿便是爆开,也必然被按死在散仙院,夏奇杰必定能平安脱身。
  现在好了,夏奇杰被抓走了,范城,方太松,隆广三人直接上了斩仙台,直接被诛杀了。
  这些黏在身上甩都甩不掉的对头们,终于被拔除了,许易自然对余都使心生感激。
  许易将小陶送至门外,小陶说,“我家都使说了,帮你,是为了让你继续口吐芬芳,路很多也很难走,但有天赋的人,必能行稳致远。”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令许易摸不着头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