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六十五章 问案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薛判,你问案吧。本来,此事,本官可以不过问,但既然涉及到许易,为免人说本官徇私,还是由你来公断吧。”
  
  余都使大大方方一推,将主动权推回给薛判尊,隔着面纱,她玩味的目光,投在许易身上。
  
  本来,她是有意来给许易些甜头的,毕竟,连累许易遭了池鱼之殃。
  
  但许易到场后,骨气十足,竟然敢不传递意念向他求救,她索性就不给许易传递意念的机会了,就是要看这家伙最后怎么收场。
  
  现在好了,范城他们掺和了进来,事情越发热闹了,余都使看戏的心情就更重了。
  
  你许易不是敢不抱我大腿哭求么,我就束手不助,倒要看你怎么过这关。
  
  薛判心情压抑,但事已至此,只能问案了,他冷冷扫视全场,目光最后在范城脸上定格,“你叫嚷得最凶,便由你来说,许易因何殴伤你三人?”
  
  范城道,“此人履职不力,被降为黄巾力士,我等前去宽慰,他反不领情,便大发狂性,向我三人痛下辣手,猝不及防之下,我三人便受了重伤。事发之时,丁使恰巧在场,他可作证。”
  
  他不由得庆幸许易的张狂,明明丁使在场,他还要发作,这是现成的把柄,神仙来了,都翻不过来。
  
  薛判尊盯着许易道,“此事当真?不对,许易不是功曹么,怎么成了力士,因何事被降职?”
  
  薛判尊位高权重,散仙院内只手遮天,对下面的功曹都极少照面,除了年头特别久的功曹,他会有印象,像许易这种新晋升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还是余都使到来后,点出有个“许功曹”,他才知道许易是功曹的职位,并认真记下此人。
  
  现在一听,许易又被降成了黄巾力士,他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这不是等于将散仙院的这些糟心事,堆在了余都使面前么?丢人现眼。
  
  夏奇杰上前一步,梗着脖子道,“许易奉命,向通呈院转送呈文,延期不至,于通呈院受罚,鉴于其人办事不力,我和邱院使议定,将其罢为力士,戴罪立功,以观后效。”
  
  薛判尊扫了夏奇杰一眼,后者眼神中流露出哀求之色。
  
  薛判尊虽极少过问下面的事儿,对下面的腌臜事也绝不是一无所知。
  
  适才夏奇杰不顾体统,强行站出来想要喝退方太松三人,他就猜到这里面有夏奇杰的事儿。
  
  此刻,夏奇杰如此一表述,他立时明白了,大概弄清了前因后果。
  
  向通呈院呈文的手段,惩罚下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招数。
  
  此刻,见夏奇杰流露出的哀求之色,想到此人在自己麾下多年,也算是任劳任怨,薛判尊心中就软了。
  
  若真是通呈院定的罪过,他也不好推翻,只能顺水推舟放过。
  
  当然,这还要看余都使如何表态,如果余都使表现出强烈意愿,想要搭救许易,他是不介意向余都使示好,换个人情回来。
  
  倘若余都使没这个意思,那许易只能怨他命不好了。
  
  夏奇杰话音落定,薛判尊含笑朝余都使看来,余都使并无任何表示,他心中纳罕,转念想,莫非双方真的就是普通文友,这位余都使兴之所至,才转过来看看?
  
  薛判尊道,“许易,事实俱明,你有何话说。”
  
  许易道,“夏院使污蔑下吏。我何时在通呈院受罚?又何时呈递公文延期?我的公文早就当面呈交给通呈院的洪院使了,何来延期一说。对了,当时,还有仙林城的名士刘冠岑佐证。夏院使若是不信,可以当场向通呈院去信。”
  
  夏奇杰心中咯噔一下,立时意识到自己可能掉进一个局里了,轻敌啊!
  
  许易归来的消息,是范城禀报的,范城禀报时,还顺带着递交了隆广和方太松弹劾许易的奏本,而这一切,都在夏奇杰预料之中。
  
  是他布的局,许易在通呈院讨不了好那是一定的。
  
  尽管如此,生性谨慎的他,还是给通呈院的陈院使去了消息,确信陈院使没有收到呈文,他才签发了对许易的惩罚公文。
  
  他哪里想到,许易竟有这么大的折腾劲儿,短短几日,竟然打通了通呈院的关节,还布下此局,引自己入彀。
  
  不对,这个余都使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也是被许易引来的,这,这……
  
  夏奇杰心里慌了,如果许易有能力布下这偌大的局,他还扑腾什么劲儿呢?
  
  夏奇杰却是高看许易了,他前面的分析都对,许易故作重伤而回,就是在诱导范城,方太松等人,通呈院那边,当日请洪院使饮酒时,他就特意交代了,让洪院使直接呈走就是。
  
  他要故意卖个破绽,看夏奇杰接不接招。
  
  他却没想到范城等人急着看暗算他的结果,急得都快疯了,他才卖个破绽,这帮人就急吼吼冲了过来,急着帮他走完了免职程序。
  
  夏奇杰也全然没把他当一回事,只是下意识地谨慎了一回,还是被范城等人拐带得入了彀。
  
  布局到此,许易已经拿到了实证,剩下的就是走关系,他准备再去跪舔余都使,希望余都使能卖个面子,这样他的这盘棋就全走活了。
  
  可他没想到,余都使念着连累他被韩霸儿追杀,特意赶过来送他人情。如此,倒是免了他一番折腾。
  
  却说,许易让夏奇杰当场联系通呈院那边,夏奇杰并未行动。
  
  事已至此,他哪里还不明白,许易说的必定是真,再验证只能是自取其辱。当务之急,是要善后。
  
  念头到此,夏奇杰便恨得牙齿痒痒,若不是范城这几个蠢货,非要将事情在此处闹开,他又怎会连一点腾挪的余地都没有。
  
  越想他越觉许易诡诈,明明是这家伙口口声声说,不要把事情在外人面前闹开,实际上,心里巴不得范城等人闹大。
  
  偏偏这帮蠢货却抢着入彀,这帮蠢猪手下,真是害死人啊。
  
  夏奇杰不想动,安道珍却取出如意珠,当场联系了洪院使,得到了肯定答复。
  
  隆广,方太松心中咯噔一下,彻底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