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六十四章 何苦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易道,“都使客气了,在私,我高攀都使,勉强算都使的一个文友。在公,都使是下吏上官,下吏如何敢不敬。”
  
  一番揖让极为得体,薛判尊稍稍舒了口气。
  
  余都使道,“不错,颇识大体,那许功曹就谈谈你们日常工作吧,我这边做个记录,也算我公私两便。”
  
  薛判尊都听懵了,其他几位院使都听傻了,这偌大的散仙院不管怎么排,也轮不着区区一个功曹来向治职都的领导汇报工作。
  
  许易赶忙客气一番,推说薛判尊在此,哪里有他汇报工作的道理。
  
  余都使传意念道,“你是真不知好歹,还是跟我装,当初可是你哭哭啼啼在我面前诉苦,现在又跟我装冰清玉洁,我看你说的那些滑吏,加起来也赶不上你滑,机会递给你了,你自己不接着,可怪不了我。”
  
  当下,她也只能接着许易的话茬,让薛判尊汇报工作。
  
  一下子,薛判尊对许易的观感好到了极点,他还真担心许易仗着余都使的威,目无尊上。
  
  如今看来,他薛某人教化有方,手下的人都很识大体。说不得以后,还真要好生关照此人。
  
  薛判尊正要说话,咚咚咚,外面起了喧哗声,刷的一下,薛判尊沉了脸色,往日里风平浪静,恨不能灰落在地上都听得见。今天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出幺蛾子。
  
  薛判尊正要传递意念,让身边的近侍去料理了,却听余都使道,“何人喧哗?想必是听说本都使来了,有冤要诉,让他们进来吧,”
  
  薛判尊顿时变了脸色,正要说话,余都使挥手道,“行了,薛判,我不是是非不明之人,也非是针对你薛判。但既然闹到我的面前了,我若避而不见,回了都中,都判该找我的不是了。”
  
  说着,她取出了禁珠,冲薛判尊道,“薛判,我只能按规矩办事,还请见谅。”随即,催开禁制,隔绝了场中的意念传递和传音。
  
  隔着纱罩,她扫了许易一眼,心中暗骂,你倒是油滑。
  
  她立时猜到是许易在弄鬼,虽然许易没有传递意念,但她还是敏锐捕捉到了他眼角的讥诮。
  
  暗骂之余,心里也不免赞叹,这家伙的伶俐。她是突然到来的,并没有给许易打招呼,而这家伙能立时折腾出这么个局面,着实了得。
  
  如此折腾,倒比抢薛判尊的活计,更为得体。
  
  余都使都发话了,薛判尊再是不爽,也只能安排人将闹腾的众人带进来了。
  
  不出所料,来的正是范城,隆广,方太松三位。
  
  三人还没进殿,薛判尊脸色就沉了下来,等到三人进殿,整出这副尊容,简直是在拆他的台,他的心火已经压不住了。
  
  “你们三人到底何事,没有重要的事,就以后再说。”
  
  夏奇杰厉声说道。
  
  他何等眼力,已经看出局面不对,既然许易不愿意挑事,这个关头,自己人也千万不要招祸。
  
  薛判尊锋锐的眼神,割了夏奇杰一刀,他最讨厌不懂规矩的人。
  
  这个档口,他和余都使没有发话,夏奇杰一个院使冲出来发号施令,这是要做什么?
  
  莫非夏奇杰知道隐情。
  
  薛判尊心中又是一恼,余都使到前,他可是知会过几位院使,都回禀说太平无事。
  
  现在偏偏弄出事来,姓夏的还想努力遮掩。
  
  遮掩就遮掩吧,他虽然恼火,也不愿在余都使面前,宣扬自家的家丑。
  
  夏奇杰冲出来一嚷,隆广和方少杰心中一惊,便想着要退。
  
  范城却窥见了许易眼神中闪过的惶恐,转念一想,这事儿根本就不是自己不占理,如果这个时候还压不住许易,一旦这家伙靠上了那个什么大人,自己谋划的一切都全完了。
  
  此刻,他的心思格外灵透,连夏奇杰的心理他也揣摩了,他这个便宜叔祖一定是看风向不妙,想让自己这边压下来,保全他自己。
  
  可以想见,此刻一旦压下来,夏奇杰以后未必会再插手,届时,他范某人可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这么多年的辛苦谋划,全作了东流水,他又岂能甘心?
  
  全盘相通之后,他再三鼓励自己,“没问题的,没问题的,拼了。”
  
  便听他慨然道,“启禀判尊,我等身上的伤患,都是许易打的,这点,丁使可以作证,丁使前来宣召时,正见他殴打我等。此人以下犯上,目无上官,简直罪大恶极,罪不可赦。”
  
  范城此话一出,夏奇杰只觉心口被攒了一刀。
  
  其余诸位都使也听懵了,这叫什么事儿,虽然骇人听闻,为何偏偏拿到这里说。这不是嫌热闹不够大么?
  
  最为恼怒的就是薛判尊,治职都的都使当面呢,天下太平不好么,非要折腾出事儿来,这是恨他不死啊。
  
  “许易,你来说,到底是怎么一档子事儿。”
  
  薛判尊隐隐觉得余都使就是许易招来的,转念一想,这不对啊,姓许的如果能使动余都使,要处置几个上不得台面的杂流小吏,犯不着这般兴师动众。
  
  许易道,“判尊容禀,不过是小小误会,实在没必要在此大动干戈,再说,有尊客在此,闹出笑话来,非是待客之道。”
  
  他这一表态,薛判尊心里就熨帖多了,他是最讨厌多事的。
  
  一旦上了余都使的文案,弄不好他这些年的辛苦就白费了,染上这么大污点,抹都抹不掉。
  
  “不可,判尊大人,我等受天大冤枉,实在是不得不禀。”
  
  范城高声喊道,说话间,已经拜倒在地。
  
  隆广和方太松稍稍迟疑,便也拜倒在地。
  
  事情明摆在这里,许易竟然在判尊面前都能说上话了,这事情在拖下去,那就是灭顶之灾。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波若不能将许易钉死,大家全得玩完。
  
  夏奇杰面色惨白,冷汗流个不停,他太后悔了,早知如此,无论如何,他不该掺和进这滩烂泥里。
  
  这三个蠢货摆明了是要将他拖下水,连眼色都不看了。
  
  这一波闹下去,不管结果怎样,可是将判尊得罪死了,何苦来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