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六十二章 去官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的一声,范城几乎要将隆广静竹轩的木门撞成碎片,激得木门上的阵法,都发出一阵阵呜呜鸣叫。
  
  “作甚!”
  
  隆广怒声道,这个范城是越来越没体统了。
  
  一旁的方太松也鼓着腮帮子,瞪圆了眼睛,手里握着一个湿漉漉的茶杯,茶几上还积了一滩水。
  
  “到底何事?”
  
  方太松沉声道,“莫不是那姓许的有消息了。”
  
  自打许易接了任务,他就一直在等许易的消息,也没少往通呈院那边去消息,那边始终回话说,根本没有收到散仙院的公文。
  
  方太松等人的分析是,许易一定看出破绽了,根本不敢去通呈院。
  
  然而,去与不去,结果都差不多,姓许的完蛋是一定的。
  
  范城喜不自胜,“正是。姓许的是被他手下的丁神,背着进来的。面如白纸,气若游丝,定然是汇报失当,受了重刑。”
  
  方太松拍案而起,“好得很,这小子自以为有些奸狡,就敢硬蹚这散仙院的浑水,老子就教他怎么做人。”
  
  范城道,“此诚大快人心,隆叔,方叔,你们该上本了,我叔祖那儿就等着二位发力呢。”
  
  隆广哈哈笑道,“这还要你交待,老夫的奏本早准备好了,这一炮,非轰他个稀碎不可。”
  
  方太松大手一挥,一个折叠的公文本便落在了茶几上,“拿去,早备好了。”
  
  要许易去通呈院送公文,没有院使一级的大佬出手,单靠功曹的力量,是不可能办到的。
  
  至于是谁出的手,方太松心里自然跟明镜一般。
  
  他虽对范城也没什么好感,打心里觉得,这就是个幸进之辈,但他和范城有一点是绝对一致的,那就是对许易的厌憎。
  
  范城收了两本公文,立时奔了出去,不多时,又兴冲冲奔回,喜动颜色,“这回可是彻底妥当了,免职公函立时就下来。二位,这个档口,咱们不去瞧瞧咱们的许功曹?”
  
  “好歹同僚一场,该有的关心和表示,自然不能少了,当去,自然当去。”方太松脸上的笑绝对是从心底里放出来的。
  
  隆广哈哈一笑,“那还等什么呢?”
  
  三人赶到的时候,许易正趴在塌上哼哼,见得三人,他脸色立时垮了下来,“三位,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么往死里得罪许某,可想好了后事。”
  
  范城最受不得激,“玩你又怎样,这位子本来就是老子的,老子为了这位子,花费多少,你既然敢掺和进来,就该有自寻死路的觉悟。”
  
  “范城!”
  
  隆广沉声喝道。
  
  范城挥手哼道,“隆叔,这个档口,还怕跟他说实话?老子就是要跟他说实话,只有这样,才能气死他。我就是要他知道,是咱们弄的他,他又能如何?”
  
  方太松也是恨毒了许易,“不错,老隆,不过一条落水狗,不痛打一番,都对不起他这一身狗皮。姓许的,这回,老子若不将你榨得爪干毛净,老子是小婢养的。”
  
  许易冷声道,“不就是骗老子去送公文么?老子抗得住,有什么烂招,一并使出来吧,老子接的住,眨一下眼睛,我不是你们爷爷。”
  
  “好胆!”
  
  隆广冷声喝道,“既然你自己找死,老子一定成全你。多少年了,没见过你这样的刺头,非将你这刺头磨平了不可。”
  
  许易冷声道,“就凭你们三个臭鱼烂虾?你们除了争权夺利,还能干什么?若没有夏奇杰暗中出手,就凭你们几个,便是想破脑袋,也须害不得老子。”
  
  三人都气炸了,原以为经此一劫,许易怎么也得老实片刻,却没想到,他竟比原来还要嚣张,放肆。
  
  如此一来,三人一点霸凌的快感也没享受到,反倒憋了一肚子气。
  
  范城怒声道,“看来你小子是什么都明白,还敢作死,啧啧,你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我叔祖就是夏院使,怎的,你不服,不服也行,认老子当爷爷,你自然也就可以叫夏院使作祖宗。”
  
  许易冷哼道,“他姓夏,你姓范,你却叫他叔祖,看来你果然是小婢养的,一点不假。”
  
  “我草泥马!”
  
  范城狂怒,架势拉开,便要出手。
  
  “范城!”
  
  隆广死死拉住范城,既然已经将许易的官身剥落了,便有的是办法消遣他,若是动粗,反倒落了下乘。
  
  隐隐他也觉得范城实在是太膨胀了,不管怎样,怎么能将夏院使搬出来,虽然许易已经是死狗了,但官面上的事就是这样,做的说不得,谨慎小心,什么时候也不会错。
  
  方太松却巴不得范城和许易闹得星火四溅,帮腔道,“老隆,一条死狗,往死了整就是,哆嗦什么。”
  
  便在这时,一道身影闯进门来,却是个黄面中年,甲神装束,掌中托着一道公文笺。
  
  “蔡喜,可是批下来了。”
  
  范城精神大震,几乎是吼出来的。
  
  蔡喜点点头,展开公文,便骈四俪六地诵读起来,却是一片论罪的公文,公文中,将许易说得一无是处,到最后,却是点明罚则,剥夺了他功曹的职位,贬为黄巾力士。
  
  文书念罢,蔡喜便要许易交出一应信符,令牌,许易冷笑连连,径直将信符,令牌,丢到了茶几上。
  
  蔡喜收了信符,令牌,也不多待,立时就走了。
  
  有了这一道程序,便意味着许易头顶上的官帽子被摘了个干净,大事彻底底定,再怎么折腾,都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范城脸上的狞笑也化作了畅快大笑,“许易啊许易,你也有今天,现在你便是跪在地上叫我祖宗,我也须放不过你。”
  
  方太松摆手道,“小范这话就说得过了,许易好歹是做过功曹的,如何能这般辱没。这样吧,我门下还缺个侍茅的,你许易不是想当官儿么。我便封你个尿官儿,专司打理本官的净桶如何?”
  
  “哈哈……”
  
  范城狂笑,“方功曹所言极是,不过,他许易是台面上的人物,光靠方功曹提拔,当耽误人家许力士升迁的。这样吧,我也送你场缘法,本官的的粪桶官儿,你也一并兼着,你有生之年,我保你个丁神的前程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