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六十一章 不留行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易传意念道,“行了,你洗了睡吧,剩下的事儿,交给我。”
  
  荒魅急了,“你不会是想偷偷溜进去吧,别做梦了,里面禁制重重,根本探不进去,我也是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摸进去。你还是歇了吧。”
  
  许易不理会荒魅的叭叭,取出一个斗篷在身上罩了,径自行到门前,铛铛,叩响了大门。
  
  门开了,探出一颗老苍头,不耐烦道,“我家主人不在,速速离去。”
  
  许易沉声道,“我有急事见韩霸儿,你若不去通报,当心你的狗头。”
  
  听他语气倨傲,那老苍头嘟囔一句,“等着。”匆匆而去。
  
  等了好一会儿,韩霸儿的身影出现在门厅内,他凝眸在许易身上扫视着,因罩着沉沉斗篷,看不出究竟。
  
  不待他发问,便听许易传意念道,“韩兄,是我,我是许易,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打听到韩兄的下落,我有关于余都使的重要情报禀告。”
  
  韩霸儿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会自己送上门来。
  
  转念一下,他也释然了,世上有的是贱皮子,这姓许的定然是惧了自己,生怕自己还接茬找他麻烦。
  
  如此看来,他和那余都使应该是清白的,不过清白不清白,又有什么关系,关键是他韩某人要业绩,总不能让公子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就是在瞎混吧。
  
  罢了,先听这小子有什么情况禀告,若没有用处,便先拿这小子的人头充业绩再说。
  
  当下,韩霸儿挥退老苍头,引着许易进了内厅。
  
  许易传意念道,“事关重大,还是找个密室再说话。”
  
  韩霸儿冷笑道,“有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你倒是会作妖,就这里说罢。”
  
  许易传意念道,“韩大人容禀,真的是重要情报,若非如此,我怎么敢来搅扰你,须知隔墙有耳,我连斗篷都罩上了,就是怕走漏风声。我可是见识过余都使的能量。什么刘冠岑,吴思,苏香君,宋轻盈,都是一时俊杰,我可招惹不起。”
  
  韩霸儿怔了怔,“没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不错,这几个都不是好相与的。也罢,你随我来。”
  
  许易报出吴思等人的名号,令韩霸儿对他的情报,生出了一些期待。
  
  十余息后,韩霸儿引着许易在一间密室坐定后,许易解下斗篷,郑重其事道,“有人要杀你。”
  
  韩霸儿哈哈大笑,“想杀韩某的多了,这算……不对,姓余的娘们儿真对老子起了杀心?”
  
  若是旁人要杀他,他连震惊都会欠奉,可若是余都使对他动了杀机,还真是麻烦。
  
  他有些后悔,贯彻公子的命令太彻底了,现在彻底把余都使得罪死了。
  
  一旦余都使和公子真成了,枕头风吹起来,以公子薄情寡恩的劲儿,自己的下场堪忧啊。
  
  “不是余都使,韩大人看下去就明白了。”
  
  许易没想到韩霸儿的心神这么容易搅乱,机不可失,说着,他显化出救苦天尊相。
  
  光影浮动,韩霸儿还以为许易在出示什么证据,忽地,有神圣气息流转,救苦天尊低吟一声,“我生无尽苦海,为众生欢喜来。”
  
  韩霸儿顿时感觉自己的命轮转不动了,神图被什么蒙蔽住了,许易大手一挥,如意乾坤圈放出,将韩霸儿死死套住,“孙子哎,要杀你的,就是爷爷我。”
  
  话音方落,如意乾坤圈缩成一团,将韩霸儿头颅拗了下来。
  
  随即,韩霸儿命轮溢出,神图大放光明,救苦天尊伸手一指,神图消失,韩霸儿命轮缩成一团。
  
  无须许易招呼,荒魅扑将出来,将韩霸儿命轮一口吞了。
  
  许易收了满地资源,按照荒魅的指点,催开密室禁制,罩上斗篷,依着来时路,出了大门。
  
  守门的老苍头一改先前态度,对他无比恭敬殷勤。
  
  这回,许易没有急着出仙林城,找了个炼房,歇了下来。
  
  当先要办的一件事,便是清点韩霸儿的资源。他是颇为失望的,除了那根峨眉刺,算得上重宝外。
  
  便只有十枚玄黄精,再就是一些丹药,如此身家,和他的修为,气势,实在不甚匹配。
  
  总之,许易是不怎么满意的。
  
  荒魅却激动了,那天,许易在星空炼房折腾出的动静儿不小,荒魅知道。
  
  可他不知道许易是在修行什么功法,今日一见,如此威能盖世,真个是喜不自胜,催着许易讲究竟。
  
  许易道,“没什么好说的,别看这功法威力极大,短板也不小,发功的时间,稍微长了些,只能偷袭之用。正面迎击,效果可能有限。更有一层,定住韩霸儿命轮时,我已经承受了极大压力,想来,再遇到更高阶的大能,恐怕就控不住场面了。”
  
  韩霸儿身死的消息,当天夜里,余都使就知道了。
  
  韩霸儿是宇文家的家生子,在忠仆祠也立了命牌,他这边才死,命牌就碎了。
  
  余都使立时就收到了消息,没由来,她心中一松。
  
  香闺内,小陶赶忙点燃烛火,凑到近前,先前,如意珠传递消息,余都使并不避她,她也听了个分明。
  
  彤彤烛火映照下,余都使美艳如仙,凤眸中精光闪烁,不知在想写什么。
  
  “韩霸儿多行不义,有此结局,毫不意外。没了这条恶犬,都使也可以喘口气了。”
  
  小陶毫不掩饰对韩霸儿的厌恶,和对其人身死的幸灾乐祸。
  
  余都使道,“话虽如此,但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么?韩霸儿是在仙林城中的宅子里毙命的,来人来拜访他,尔后离开,这是入室杀人,整个现场也没有打斗痕迹,韩霸儿是被瞬杀的,毫无还手的机会。除非宇文拓亲自出手,我不知道谁能做到这等地步,让韩霸儿甘心情愿将之引入密室,被结果了性命。”
  
  小陶灵光一现,“都使你说,会不会是许易?”
  
  余都使道,“这怎么可能?其人说则天下无敌,小胆儿你也见了,他便有这能力,也办不了这等悍事。何况,他的修为你又不是不知道,若不是我,他小命早没了,杀韩霸儿,歇了吧。说到这家伙,不管怎样,也算是因为我遭了池鱼之殃,先给他点甜头尝尝吧,免得成天有人在背后扎本都使的小人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