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五十九章 狗来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故事说完,短暂的一阵沉默后,小陶弯了腰,“哎哟,我的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余都使依旧面罩白纱,身形不动,那纤薄的白纱却悄悄飘起,她在强忍着,粗粗喘气。
  小陶笑了好一阵,才拉着余都使的素手道,“都使,这人,这人,太,太……”
  “粗鄙!”
  余都使好容易倒匀了气息,叱道。
  小陶向许易传意念道,“她就是死鸭子嘴硬,我看她都快憋得不行了,还有没有,赶紧着。”
  小陶也听过不少笑话,但何曾有这么大尺度的,当世风气,哪个女子敢说出这话,还吓得劫匪仓皇而逃,这巨大反差未免也太噎人了。
  连续两次折戟沉沙,许易也被激出了火气,“前些日子,我做功曹,巡视乌孙城时,遇到这么一件奇事。乌孙城勇营的女伙夫吴妈,奋发勇力,赶跑了一位名声赫赫的采花大盗,当时,那采花大盗正在非礼一位少女,吴妈怒喝一声,就扑上去了。那采花大盗惊走。”
  “当时,我就不明白了,就凭一个伙夫吴妈,能迫走一位勇武不凡的采花大盗?我心生好奇,就去了乌孙城,恰逢乌孙城主正因此事,在给吴妈召开表彰大会。便有人问台上的吴妈,当时她是怎么想的。如半截铁塔一样的吴妈用脏兮兮的袖子,一抹油嘴说,这点好事不能全便宜了小骚娘们。”
  “噗!”
  余都使仿佛被戳破的皮球,憋了许久的气全泄了出来,笑得花枝烂颤,勉强扶着栏杆,控稳了身体。
  才憋住笑,忽地,想到吴妈那混不吝的话,又忍不住了,笑得快要趴倒在栏杆上了。
  饶是小陶的本意,不在听笑话,而是为了让自家都使缓一缓精神,开心一刻,这会儿也乐得趴倒在桌上,大喘粗气了。
  男女那点事儿,永远是最容于撩骚人心的,漫说是这个世界,便是在后世,男女之事也贡献了最多的有趣段子。
  余都使和小陶,扛不住正常,抗住了那才怪了。
  一个笑破肚皮的荤段子,彻底打开了气氛,余都使被破了装功,也不好再端着了。
  她倒也信守承诺,取出两坛洞庭春,打赏了许易。
  小陶替二人分了酒水,便闲谈起来,到底相识日浅,没有多少共同语言,聊着便要冷场。
  小陶向余都使传意念道,“都使,许易这小子向来机敏,您的烦心事儿,那没准有解。”
  余都使传意念道,“休得胡言,他能有什么办法?”
  小陶又替许易满上一杯酒,“许易,我有个好朋友,现在被一个贵人纠缠,而那贵人正是我那好友义父的公子。我那好友能有如今的际遇,几乎全看她义父相助。是以,那贵公子终日纠缠,我那好友是拒不得,打不得,好生烦恼。你可有破解之法。”
  小陶这一说,许易便猜到肯定是余都使的麻烦,沉吟片刻道,“这糟心事儿,我见得多了。办法当然有。”
  “是什么!”小陶急声道。
  白色面罩之后,余都使俏丽容颜上也多了几分期许。
  许易道,“那贵公子喜欢你是好友什么,你好友改了,不就结了。”
  蹭地一下,余都使立起身来,高耸的山峰连续起伏,小陶瞠目道,“这是哪门子办法。”
  许易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办法。试想,你那朋友定然是国色天姿,圣洁高雅,人家贵公子喜欢是难免的,倘若唤作那个吴妈,你看那贵公子还喜欢不喜欢,只怕跑还来不及。”
  一提到吴妈,余都使和小陶都又想起那句“这点好事不能全便宜了小骚娘们”,便忍不住又笑起来。
  小陶道,“要我那朋友扮丑,扮怪,扮粗鲁,只怕是办不到,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许易道,“这点牺牲都不肯做,那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传绯闻!”
  “和谁传绯闻?贵公子妒性奇强,他若知道了,那人必死无疑。”小陶连连摆手,“这个办法也不行。”
  许易道,“既然是传绯闻,自然是和那贵公子惹不起的人传绯闻,比如,你那朋友的义父。只须稍稍放出风去,不信那贵公子不望风而逃。”
  “混账!”
  余都使厉声叱道。
  许易丝毫不为所动,“混账是混账,但架不住有效,我只是出思路,用不用是小陶朋友的事儿。既想解决问题,还要春风拂水面,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余都使不说话,被小陶扯着坐了下来,她向余都使传意念道,“办法虽然损,但真有效,你得抓紧了,那贵公子可不是好相与的。这一路,他的那条狗可是都暗暗跟着呢。”
  余都使没有回应,小陶也觉无趣,怎么说着说着,又回到了这沉重话题上。
  她赶忙转移话题,问起许易在散仙院的事儿。
  许易等的就是这个,便将自己在散仙院的遭遇,如实说了,不添油不加醋,连找刘冠岑疏通的事儿都如实说了。
  小陶怒道,“也亏得是许易了,换个人早被他们折腾死了,难怪如今的南天庭吏治日渐败坏,有这帮滑吏,什么好事都办坏了。”
  许易叹声道,“总算是熬过去了,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都使的帮助,我先干为敬。”
  说着,许易抱起一个酒坛,咕嘟咕嘟,牛饮起来。
  洞庭春是仙果佳酿,酒力胜过凡酒千百倍,一坛酒喝完,许易也觉醉意蒙蒙。
  这种感觉,许久不曾有了,就是放松,放肆,他踉跄着脚步行到栏杆边上,仰头看远处星空湖景,只觉星摇湖晃,美不胜收,湖风吹来,说不出的清冷、酣畅,兴之所至,忍不住吟道,“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星梦压清河。”
  小陶忍不住扯了余都使衣袖一下,“即便真是个庸俗名士,这份才情,世上几人能有?”
  余都使已经说不出话来,望着栏外的湖光星空,怔怔出神。
  “好一个满船星梦压清河。我就说,什么人能吸得堂堂余都使连名节都不顾了,跑到这酒肆之中,与人大谈风流?就凭这一句满船星梦压清河,就值了。只是不知都使何以对我家公子?”
  一个身形硬瘦的汉子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厅来,他整个人生得好似一头豹子成精,邪气凛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