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五十八章 你想得美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而,收获最大的却是许易的命轮。
  
  目下,他已是阳鱼三境修士,但距离冲击神图境,少说也需要数年光阴来感悟、积累,以使双命轮内的阴鱼、阳鱼,达到一种平衡状态,以此才拥有超脱的本钱。
  
  然而,这长达数个时辰的天意洗礼,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本来需要长达数年的积累。
  
  一般而言,阴鱼阳鱼流转的速度,达到可感的程度,便拥有了冲击神图境的底气。
  
  此刻,他一双命轮内的阴鱼、阳鱼,完全呈现静止的状态,这就是达到绝对阴阳平衡的征兆。
  
  此种状态,无疑最是适合冲击神图境。
  
  大功告成,许易收了救苦天尊相,三千里外,星空塔中,数百修士倒了一地。
  
  一名身形胖大的红袍中年怒声吼道,“速去查探,到底是谁,好不要脸,不过缴了千把玄黄丹,竟敢来此窃取星空之力,连累我静功堂出动数百人为他护法。本座跟他没完。”
  
  他话音落定,却无一人肯动弹,适才那一阵折腾,所有人都累惨了。
  
  一名白衣秀士叹口气道,“东主,不要折腾了,咱们这就好比开门迎客,撞上大肚汉,也只能自认倒霉。再说,那边已经收工了,数百个炼房,查谁去?查到了又能怎样?能折腾出这等动静儿的,哪里是好相与的。这个哑巴亏,咽下就是了。”
  
  红袍中年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许易丝毫没意识到他的举动是何等的讨人嫌,收了法相后,他开始静坐调息,又两个时辰后,他才神采奕奕地行出炼房,到柜台取了押金,结算账目,便行出静功堂。
  
  这会儿,他心情总算安定了。
  
  他急着在这静功堂修习定灵术,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经历了和祝先生大战,他心里已彻底没了底气。
  
  在这个处处危险的高等修炼世界生存,没有一二保命的手段,那真的是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
  
  更不提,他回了散仙院,还有一帮明里暗里想阴他的同僚要对付。
  
  出了静功堂,许易便朝南行去,他在仙林城已经无所求,盘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干脆返回散仙院便是。
  
  秋风乍起,吹彻无忧江水,许易踏过樱花第四桥时,正倚在窗边看景的小陶发现了他,冲他招了招手,“许易,这边,这边……”
  
  许易回头,发现了小陶,心里咯噔一下,他想装看不见,又觉不合适,只好朝小陶那边行去。
  
  他是真不喜欢和那位余都使打交道,这人太强势了,不是个好相与。
  
  那天,他在汲古斋,也是这位强行摊派任务,他妥善完成任务,还昧着良心对这位余都使好一阵跪舔。
  
  末了,也没得着这位的什么好。
  
  余都使刻薄寡恩的形象,已经在他心里快要根深蒂固了。
  
  这个档口,小陶招呼自己,多半也不会有好事。
  
  “你找他作甚,一个醉心功名的佳名士,没得污了我的眼睛。”
  
  余都使听见小陶的喊声,行到窗边,瞜了许易一眼,立时保持了正襟危坐的姿态。
  
  小陶道,“我这不是看都使心烦么,这个人即便人品堪忧,嘴皮子还算利索,那一句’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都使你不也激赏多时么?”
  
  “胡咧什么,我何时激赏了。”
  
  “那都使,你还亲自书了这两句。”
  
  “真该赶你回雪庐。”
  
  “我回去了,谁为都使分忧,呀,人上来了。”
  
  小陶和余都使结束了对话,许易上前向余都使抱拳道,“幸会幸会,不意在此和都使重逢。”
  
  余都使道,“重逢是真,幸会未必。许功曹恐怕在心里没少嘀咕余某吧。”
  
  许易暗道,“你都知道,还找我作甚,不知道我帮了你么,一点表示也没有。”
  
  口上却道,“都使真会玩笑,若非都使相邀,我岂能识得那诸多俊杰。”
  
  余都使道,“算你还有天良。行了,无他事,你自去吧。”
  
  许易无语,小陶传意念道,“我家都使,闷闷不乐,许道友若能令我家都使换换心情,我必不让许功曹失望。”
  
  最后的称呼,点名“许功曹”,几乎已经是明示了。
  
  许易已经知晓这位余都使,乃是赫赫有名的治职都的都使,乃是正儿八经的七品正仙。
  
  治职都,掌天下仙宫职司事,七品以下仙宫,皆在统摄,端的是位高权重。
  
  若她真肯帮忙,对自己还真是极大助力。
  
  便见他起身行到栏杆边,极目远方,外面天色已晚,行人渐稀,黯淡的天幕上,缀着繁星点点,“都使兴致似乎不高,我虽有诗情,却无雅兴,不如说两个笑话吧。倘若能搏都使一笑,都使容我在此间饮上几杯酒,若我所料不错,此间美酒,必定是都使珍藏,酒香袭人,令某口中生涎。”
  
  余都使心中冷笑,小陶道,“甚好甚好,我最喜欢听笑话。不过,我家都使是出了名的冷面人,若你的笑话,逗不乐我家都使,这名震天下的洞庭春,你可喝不着。”
  
  许易道,“我听过这么一个事儿,说的是,在剑南道北的大山中,有个山民不小心跌进了枯井里,周遭的山民听说了,急忙赶来营救,终于在这帮山民的不懈努力下,该山民适应了枯井下的生活。”
  
  “哈哈,这帮憨憨,这人救的,哈哈……”小陶掩嘴大笑。
  
  余都使面皮忍不住抽抽一下,冷然道,“无聊。”
  
  小陶向许易传意念道,“肯应声就好,证明听进去了,再接再厉。”
  
  许易道,“我游历天下时,东郭城中,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东郭城中的金匮典当行,遭到了悍匪打劫,店中掌柜,侍者皆及时遁走。只一位身材肥硕的女侍贪睡未觉,被擒。悍匪逼迫女侍开启藏宝暗室。女侍怒斥:你杀了我也不从。忽扫了一眼容貌甚是英俊的悍匪一眼,接着叱道,你便是糟蹋了我,我也不从。劫匪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抛下一句’你想得美’,落荒而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