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六百五十六章 欺富  这个修士很危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思道,“还真是这个道理,不管了,速速取宝。如此纯净之原始气息,我真想立刻知道,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宝贝。”
  
  这一转变思路,三大禁法方家的效率,立即大幅度提升。
  
  不过用了小半个月,便破到了最后一个星空宝盒,那纯净的原始气息在殿内弥漫,引得吴思不自觉流露出迷醉来。
  
  三个白胡子老头也惊呆了,他们何曾见过这等阵势,却也猜到这星空宝盒内,必定蕴含有惊天动地的奇珍。
  
  而这星空宝盒明显非是凡品,他们破禁多年,还没遇过这等成色的禁盒。
  
  当下,三人振奋精神,全力施为,终于在这日晚上,禁盒开启,顿时,整个密室内宛若化作了极光圣地,各种颜色的光线,充斥于密室。
  
  圣洁、原始、纯净的气息,令所有人毛孔舒张,心情舒畅,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失神了,只剩了震撼,感动。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直到满室奇光消失一空,众人依旧没立时回过神来。
  
  足足等了十余息,林大掌柜发出一声尖利的啼叫,“东主,宝物,宝物……”
  
  “卧槽!”
  
  吴思仰天嘶吼,一张脸憋成了酱茄子,三个白胡子老头也看呆了。
  
  星空盒打开了,内中空空如也。
  
  “宝贝呢,宝贝呢,一定是你们,是你们拿了我吴思的宝贝,真是胆子包了身了。”
  
  吴思赤红了眼睛,嘶吼一声,手掌一挥,瞬间了结了三个白胡子老头的性命,三人的星空戒爆开,资源撒落,都是些寻常物,哪里有奇珍的影子。
  
  林大掌柜荒忙拜倒在地,将星空戒放在地上,任由吴思点验。
  
  吴思怔怔立在原地,心情败坏到了极点,他想不明白,完全想不明白。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大掌柜宛若被无声地凌迟,直到挨了千刀万剐后,他才壮着声音道,“宝物一定是遁走了,适才开启之时,奇光乱现,满室皆是圣洁气息,那宝物没了宝盒的压制,一定是自己遁走了。”
  
  吴思送目朝四壁望去,根本没有孔洞,禁制也没有被破坏的迹象。
  
  林大掌柜道,“这才合乎情理,试想如此惊世之宝,必然是五行至全,要想遁走,又有什么禁法能够挡住呢?又怎会留下踪迹。我当速速发人去追,此宝一定不曾走远,毕竟封禁无数岁月,便有高深法力,也必将殆尽。”
  
  “那你还愣在这儿作甚。”
  
  吴思怒声喝道。
  
  林大掌柜仓皇而出,直到出了密室,他后背上依旧忍不住汗水直冒。
  
  有一种推测,他一直强忍着没有说,那就是,这场典当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局,里面根本就没有宝物,当然,他也无法解释,那纯净的原始气息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没有将这种推测说出来,除了没有证据外,更多的原因是不敢,因为一旦证明这是个局,又能怎样?人家是典当,你汲古斋开了当票了,就是认可了这典当行为。
  
  打眼了,是自己没本事,难不成还能找客户麻烦?
  
  即便最终证实了,这就是个局,最后一回溯,却是他林大掌柜责任最大。
  
  头一个打眼的是他,在一旁鼓吹的也是他,以吴思的脾气,绝对能将他千刀万剐了。
  
  所以,即便想到这个可能,他也打定主意,闷死在肚子里,即便哪天吴思起了这个想法,他也要竭力劝说。
  
  此后很漫长的一段岁月,林大掌柜都埋头典籍,刻苦钻研,他想弄明白,那星空盒中的纯净的原始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即便他皓首穷经,最终还是没有答案。
  
  因为,除了许易和荒魅,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原来,那日得了仙林会将开启的消息,许易就开始犯愁,从哪里弄玄黄精。
  
  荒魅讥讽他一句,没办法总不能去当了自己的身子。
  
  只这一句,许易顿时茅塞顿开,他觉得典当也许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没有舍得出去的宝物出售,却可以借着典当,做一笔无本的买卖。
  
  星空盒中盛放的不是别的,正是四色印空间中,那些被从物质上分离的各种线条。
  
  这些线条,经过四色印空间的分解,无一不是世上至纯至净之物。
  
  许易将这些线条摄入,带出四色印空间,封禁在星空盒内,那些线条不容于物,依旧是以光线存在着。
  
  其圣洁、纯粹,却是星空盒也无法完全遮掩的,许易这才层层包裹。
  
  这才有了他汲古斋一行。
  
  当然,这手段有些上不得台面,但许易向来是欺富不欺穷,倒是心安理得得狠。
  
  话分两头,却说许易从汲古斋出来,吴思忙着召集三个白胡子老头破禁,许易则去了城东的一家酒肆。
  
  下午的时候,他和刘冠岑用如意珠约好了,在那处共谋一醉。
  
  和吴思将雅集作为交际场不同,刘冠岑是深得其乐,沉迷其中,并为此积极钻研百艺,对许易更是佩服到崇拜。
  
  可惜,许易却是拿这诗词、文章,作了进身之阶。
  
  越是如此,许易倒是越演的深入,一夜饮酒,许易尽出些惆怅之词,刘冠岑赞赏之余,忍不住问许易心有何忧。
  
  被追问再三,许易推辞不过,叹声道,“不瞒刘兄,我现在担着散仙院的功曹,却备受排挤,当日司马家断案,本来就不是我的活计,却被他们硬逼了过去。我虽勉强断明了案子,得罪的人却更多了。被扒了差事不说,如今,他们又丢了个烫手山芋给我。”
  
  “我和刘兄一见如故,刘兄也当知我的为人。若由着自己的心意,我是无论如何不愿做这斗食小吏,和刘兄一般寄情山水,笑傲天地,如此一生,岂不快活。”
  
  “然则,人生总是有这许多的无可奈何,我纵再是不喜,也终归不能违背家族之意。也只能勉强应承。但是如此煎熬,我也不知自己能坚持到何时。罢了,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说着,他抓起一个青花酒坛,也不往碗里倒了,直接抱着酒坛,咕嘟咕嘟,鲸吞牛饮起来,将一副“平生不得意,借酒浇狂愁”的形象,演绎得入木三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